<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奧斯卡里無秘密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幽默笑話 點擊:

               很多人不喜歡《貧民富翁》的理由之一竟然是導演丹尼?鮑爾以前拍出過《猜火車》這樣的經典藝術片,言外之意就是這樣的人怎么能去拍這么濫情(商業化)的電影呢?而我寧愿多出現一些丹尼?鮑爾來拯救商業電影。
            
            第81屆奧斯卡頒獎禮如期而至,太多人猜中了開頭,也猜中了結局,甚至連過程都猜了個八九不離十。真的這么不好玩嗎?
            獲10項提名的《貧民富翁》最終收獲了8項大獎,其中包括分量最重的最佳導演獎和最佳影片獎。它的無限風光背后是《本杰明•巴頓奇事》(《返老還童》)的無比落寞,13項提名中僅僅獲得了藝術指導、化妝和視覺效果獎,反正最后得到肯定的只是包裝和技術。“就像你寫了一篇文章,別人夸你,字寫得真棒”,一個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朋友第一時間作出了評價。在《本杰明•巴頓奇事》里,我看到的是拖沓冗長和不知所云,而她看到的是時間、生命與真愛的不朽經典,這就是電影。
            到底怎樣才能博得奧斯卡評委們的青睞呢?出身演藝世家的凱特•溫斯萊特不缺人緣和“關系”,她演過蕩婦,演過情婦,演過貴婦,演過公主,演過母親,也演過同性戀,三番幾次的提名,就是拿不到獎。聽說是美劇《臨時演員》的編劇提點了她,“只要拍二戰大屠殺的戲,準能得奧斯卡”,現在她如愿以償。
            如果說這條定律一定管用的話,那阿湯哥肯定要疑惑了,自己今年也拍了二戰題材《刺殺希特勒》,公映后的評價也不錯,可怎么還是沒有得到奧斯卡的青睞呢?我一直懷疑他得罪了一眾奧斯卡評委們,因為凡是和他好過又分手的女人后來都得到了奧斯卡的獎勵。2003年妮可•基德曼憑借《時時刻刻》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獎,今年西班牙美女佩內洛普•克魯茲憑借伍迪•艾倫導演的《午夜巴塞羅那》獲得了最佳女配角獎。
            如果還有大牌想親身驗證一下上述定律是否管用的話,那就讓2009年的《無良雜軍》先幫各位探路吧。這部二戰題材的新片已經開拍了,講述一支由囚犯組成的美軍特別部隊深入德軍后方的故事。導演是鬼才昆汀•塔倫蒂諾,主演里有布拉德•皮特和張曼玉。當然我如此確信該片不會被明年的奧斯卡冷落,還因為《無良雜軍》是溫斯坦兄弟影業公司出品的,這對“臭名昭著”的兄弟最擅長的本事就是讓獨立影片在電影節上風生水起。就像10年前他們一手把小成本的《戀愛中的莎士比亞》(擊敗眾望所歸的《拯救大兵瑞恩》)捧上奧斯卡最佳影片寶座一樣,今年的凱特•溫斯萊特和《朗讀者》是他們強大公關能力的又一杰作。
            《無良雜軍》原本陣容更強大,因為導演最初相中和皮特演對手戲的是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可惜他后來因為沒有公開的原因,拒絕出演納粹惡魔漢斯•蘭達一角。如果看到昔日《泰坦尼克號》上女搭檔今天的苦盡甘來,萊昂納多是否會做出新的選擇呢?我一直不贊成萊昂納多以變成肥佬的方式來親近奧斯卡,《飛行家》和《革命之路》這兩部如此“奧斯卡”的影片都沒能給他帶來小金人,奧斯卡評委里肯定也有人和我一樣的想法。人都有向往美好東西的癖好,你把美麗打碎了,也打碎了別人的夢想,這太殘酷了。
            
            其實我從來不相信萊昂納多變肥是為了事業。我見過一個過了40歲的明星,一直以偶像的造型出現,去年主演的一部國產片里明顯能看出嚴重的發福,可他的死忠飯們還是堅持這是導演要求他增肥的。其實這個明星最喜歡吃漢堡包和可樂,而且他自己就是公司老板,上面沒有人能約束他,自然也不會有經紀人來阻止他吃這些垃圾。
            萊昂納多真該學學西恩•潘,向奧斯卡示好也要找對路子。過了憤青時代的西恩•潘開始頻頻向奧斯卡示好,現在的西恩•潘是全世界第二個拿遍奧斯卡、戛納、柏林、威尼斯和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的演員,第一個是2001年因病離世的杰克•萊蒙(享年76歲)。演技這個東西很玄乎,就和球場上的球技一樣沒固定的評價標準,球迷們喜歡以“大滿貫”作為對一個運動員最終的評價標準,現在看來這個標準同樣也適用于表演領域。
            早年的西恩•潘絕對是個憤青,看看上世紀90年代他和麥當娜的婚姻就知道了,他竟然常常將麥姐打得鼻青臉腫的。他們兩夫妻還演過一部叫《上海驚奇》的電影,男的演流氓,女的演修女,修女最終讓流氓改邪歸正,是當年最大的爛片。西恩•潘在1997年遇到了合作的女演員羅賓•萊特(《阿甘正傳》的珍妮),沒想到這段婚姻竟然讓“壞小子”變成了性格才子。不要再說西恩•潘這次獲獎是因為演了一個同志,每年演同志的演員不是一兩個,最后獲得好評的都不是因為他們演得像同志。
            
            當然很多人都欣賞萊昂納多的這種堅持,而且無論是他們還是我,都堅信一點――他遲早會獲得小金人的肯定。但如果有人認為,稍微有點改變就是卑躬屈膝的話,那未免太極端了。很多人不喜歡《貧民富翁》的理由之一竟然是導演丹尼•鮑爾以前拍出過《猜火車》這樣的經典藝術片,言外之意就是這樣的人怎么能去拍這么濫情(商業化)的電影呢?而我寧愿多出現一些丹尼•鮑爾來拯救商業電影。
            其實本屆奧斯卡還是有匹小黑馬的,那就是日本電影《入殮師》獲得了最佳外語片獎。原本被認為無可爭議的獲獎者是以色列的動畫紀錄片《和巴爾什跳華爾茲》,同獲提名的還有西恩•潘一手選出的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獲得者《墻壁之間》。《入殮師》說的是一個失業的音樂家找到了一份給死人化妝的新工作之后的故事,它的國際首映在大連的金雞百花電影節上。當時片名叫《為逝者送行的人》,電影前半部分有翻譯,后半部分沒有。放映途中燒了三四次膠片,除了偶爾路過的記者,沒有一個觀眾。■

          相關熱詞搜索:卡里 奧斯 秘密 奧斯卡里無秘密 秘密花園奧斯卡 秘密花園奧斯卡劇照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