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公共機關“拉動內需”?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幽默笑話 點擊:

               廣州市開政協會,發生委員拒領房卡的小意外。拒領房卡的委員高德良認為,會議要從簡,入住五星級酒店,一人一間房,過于奢侈。   這是一個小意外,因為拒領房卡的委員只是一個人,因為嚴格地說這應該算一個會議之外的新聞,一個花絮,既無損于會議進程的“成功”,也不會成為會議上的題目,只是讓會務籌備顯出一點尷尬,而已。
            其實連尷尬也未必。高德良一人拒領房卡,數量上不到百分之一。報道上說,他的意見引起爭議,我想爭議恐怕是一個放大了的說法。對高德良的意見,肯定有人贊同,有人不贊同,但只是私下的嘀咕,并非政協會上的一個論題。拒領房卡的意外,媒體的興趣超過了會議本身對它的興趣。
            媒體報道中,政協委員中對高德良的意見有反對、中立和贊成三種態度。反對者認為,會議安排集中食宿,休息得好,開會效率高,省下舟車勞頓,“財政收入還不到開不起會的地步吧”。中立意見是,確實有浪費,但可以集中精力開會,拉動內需、刺激消費,酒店利用率高,少裁人,也是保經濟。贊成者認為,市兩會的委員代表絕大多數來自市內,安排住宿,空房很多。
            橫看成嶺側成峰,道理,應該說哪一種觀點都不能說沒有一些,但多少還是有些跑靶。高德良拒領房卡,提出的問題是兩個,一是廣州的兩會是否需要安排住宿,二是即使安排住宿,是否需要安排到五星級酒店,以一人一間房的方式住宿。奢侈不奢侈,浪費不浪費,既在于安排住宿是否必要,也在于住五星級酒店是否必要。
            對反對安排住宿的一方來說,住五星級酒店是否必要已經不是一個問題。對不反對安排住宿的意見來說,就需要進一步回答住什么樣的酒店更加合適,顯然,這個回答并未出現。
            討論有幾個觀點,奇怪到令人啞口無言。一個是“財政收入還不到開不起會的地步”,這個說法是偷換論題,把安排住宿是否浪費的問題,換成了財政是否出得起錢的問題。財政出得起某一筆錢,不表示財政就必須出這一筆錢,財政支付得了某一種浪費,不是應該浪費的理由。討論應鎖定在浪費不浪費上,而不是游離到財政出不出得起錢。
            另一個讓人拍案驚奇的觀點,是“拉動內需,刺激消費”。我知道,這說的簡直是一個真理,不只是經濟危機時期的真理,對于外貿依賴過大的中國來說,這還應該是一個長期的選擇。但是,“拉動內需”,并不表示行政負擔應當上升,“積極財政政策”,不代表社會要積極支持行政成本提高。
            其實,“拉動內需”,永遠不適用于公民為政治和行政支出不必要的費用。公共機關的支出,視必要而定,并必須經過事前審議和事后審查。公共機關的開支水平,根本上講不是受經濟狀況的影響,經濟狀況好了就松一松,經濟狀況好了就緊一緊,而是由人大審議所決定。本質上說,公共機關必須是“節約型”的。公共機關的開支水平,必須經過人大同意。一旦公共機關被納入“拉動內需”的范疇,那就意味著公民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公民的生活質量未必會改進,公民的生存可能更艱難,而權力變身為消費者則必然勢若饕餮,吞噬民財。
            算是一段多余的話吧:我對“拉動內需”這個說法,也不無狐疑。為何是“拉動”而不是“推動”,怎樣算是“拉動”,為什么要“拉動”?“拉動”是類似于商家迎客式的邀請,還是類似于出店拉客式的過度熱情?如果需求已經存在,那為何沒有兌現;如果需求本是不存在,那么怎樣才會產生?任何人都有過更好的生活的愿望,這意味著需求是存在的。但更好的生活并非消費而已,在有的人而言,痛苦在于無力消費,對有的人來說,痛苦在于消費過度。大多數人消費太少,以至成為一個經濟問題,這是事實。但已經存在著的需求是隱埋著的,“拉動內需”,聽起來仿佛是站在外頭的人要把人拉出洞窟,甚至不屑于下到洞窟中去推一把。人們扎緊有限的收入,構筑聊勝于無的保障。與其把他“拉”出來,與其這么直接地盯著他口袋,何如給他更大保障,從而解放他的需求?是的,我想,內需是一個“解放”的問題,而不是一個“拉動”問題。把壓抑內需的因素去掉,需求就被解放了。■

          相關熱詞搜索:內需 拉動 機關 公共機關“拉動內需”? 公共機關拉動內需 公共服務拉動內需研究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