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華爾街薪酬考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幽默笑話 點擊:

               吃光、用光、分光是資本市場的特點。“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雞天下白。” 因為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戲何時會穿幫,所以分起錢來有一種只爭朝夕的感覺。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 金融危機之后,《國際歌》的旋律又開始回蕩。說到底,資本市場的問題是如何分配社會財富。資本市場高薪酬到底憑什么?華爾街高管是吃盡我們血肉的毒蛇猛獸,還是一批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特別有戰斗力的人?這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
            
            猴子與Alpha
            
            華爾街高管有個說法,金融機構20%的人創造了其80%的業務。有人不服,說是金融機構的頭幾把交椅很重要,只要坐上這幾把交椅,即便是只猴子也能拉到很多業務。這話也對也不對。坐上頭幾把交椅之后自然有呼風喚雨的便利,但要想爬上這把交椅,非有過人的本事不行。再有,即便寶座上坐的都是些猴子,猴子與猴子之間也是有差別的。對此資本市場有一個術語,叫作“Alpha回報”。
            資本市場是個裝神弄鬼的地方,常會出現一些貌似高深的術語,有時還會出現數學符號和希臘語字母,Alpha就是希臘語,指某項工作的一流標志。其實,阿爾法(Alpha)的意思很簡單,指投資組合回報高于同類標準而獲取的溢價。用常人的話說,就是資本市場這個地方誰是高手,誰可以多分錢,不是看他有沒有賺錢,而是要看他有沒有比同行多賺錢。
            多好的一個標準啊!但真正做到卻不容易。首先,可比性就不好確定。資本市場是一個打亂仗的地方,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武松與林沖怎么比?一個是八十萬禁軍教頭,上梁山后出陣騎馬使長槍,一個是打虎英雄舞兩把戒刀。即便同為步軍統領,武松與魯智深也難分高低。類比只能產生一個不差上下的群體。比如,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這兩所大學在國際上排名很后,但在國內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但要在清華北大之間再分高低,他們就不答應了。資本市場能有Alpha回報的人才群體,就是金融機構的高管和他們麾下的各路英雄。要想對他們再做分化瓦解比較困難。所以,在資本市場這個地方,金融機構的人薪酬都比較高。
            Alpha回報這條規則還有一個結論,就是即便銀行虧損,但只要虧損小于其他同類銀行的虧損,那么銀行的高管也是勞苦功高,也應該對他們重獎。2008年年底,美林前老總塞恩要求發給他一人獎金數千萬美元,而且非常理直氣壯,那也是有理論基礎的,并非完全是無理取鬧。理由是:經過他的努力,美林雖然虧損很大,但還是大大降低了。如果不是他成功地把美林及時賣給了美國銀行,很可能也是雷曼兄弟的下場。但誰是“同比”呢?是其他銀行的高管,還是可能擔任塞恩的美林高管位子的其他人?說不清。可見,所謂Alpha只是猴子的Alpha,常人很難理解。
            資本市場的高管生活在另一個世界里,與普通人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道。他們與中國古代先哲孔子倒有一點共同之處:也相信“當今欲治理天下,舍我其誰也”。資本市場高管以及那些為他們搖旗吶喊的經濟學家和金融學家感覺都非常好,談起金融、經濟時總是信心百倍,總有萬全之策――盡管其建議總是失敗。當然,塞恩就更是這樣。塞恩被免去其美林CEO的職務之后氣得在辦公室內直打轉,反復自言自語道:“美林沒有我看他們怎么管理?”
            保爾森當過高盛的首席執行官,接著又擔任美國財政部長,應該算得上是資本市場中的宇宙流的人才。但他領導下的高盛大肆炮制和兜售金融有毒產品。當上財政部長之后,他在金融危機中的救災工作中又一錯再錯。開始時是遲遲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后來是讓雷曼公司無序破產,再后來是他的救災計劃成了為華爾街送錢的計劃。
            資本市場還有一個理論,就是高薪是為了延攬人才。塞恩事后表白,他大發獎金是為了留住美林的人才。可是,塞恩數千萬美元的年終獎沒有拿到,但并沒有像條血性漢子一樣掛冠而去,而是直到被人逼下臺才悻悻離場。花旗銀行的首席執行官潘迪表示,在花旗銀行度過難關之前,他將只拿一美元的薪酬。即便是一分錢不拿,金融高管們也還會干下去,因為他們可以享受各種高額補貼和待遇,可以在自己的地盤內享受獨領風騷的猴王感覺,這些已經足以吸引華爾街所認可的最優秀的人才。全世界都是人才過剩。“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有的是。”過去資本家侮辱勞動人民的話,也完全適用于華爾街高管。
            當然,如果說華爾街的人完全沒有才能也不對。比如,他們賣出了不少有毒的金融創新產品。投資者本來不想購買那些有毒的產品,但金融精英們說服他們買下了這些有毒產品,社會本來沒有需要,但金融精英們制造了需要。難道這不是一種很大的才能嗎?
            
            金融劫匪
            
            
            2008年美林虧損約270億美元,美林當年的年終獎金卻發了36億美元。不過,我們必須將美林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員與上面決定政策的人區別開來。美林共有91000人,36億美元平分,每人可拿到91000美元。美林沒有平分,700人平均各拿100萬美元,其中四人共拿了1.21億美元,四人中又有一人拿了3900萬。20個人拿了800萬美元,53人拿了500萬美元。
            美林的行為不是孤立的,吃光、用光、分光是資本市場的特點。“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雞天下白。” 因為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戲何時會穿幫,所以分起錢來有一種只爭朝夕的感覺。華爾街的許多金融機構50%的收入都是當年分給員工和高管,當然主要是分給高管。
            華爾街的金融高管形同金融劫匪――不,應該說就是金融劫匪,索馬里海盜搶錢也沒有這樣快。金融劫匪之惡,勝過索馬里海盜。海盜固然可惡,但各國可以派軍艦去給商船護航;可華爾街的問題,別的國家的人都幫不上忙,美國拒絕外援!英國《經濟學家》是公司高管自己的雜志,通常對他們比較友好。但在塞恩亂發獎金之后,也向華爾街高管開炮了,稱他們為“打劫明星”。
            利令智昏是人的通病,金融高管也不例外,而且將其更加發揚光大。摩根士丹利與花旗銀行旗下的史密斯?巴尼設立合資機構,給員工中經紀人發了一筆數目不小的錢,理由是為了留住人才,結果引起了公憤。摩根士丹利已經從政府處拿了100億美元,而花旗銀行從政府處拿的錢還要多得多,高達500億美元。摩根士丹利的發言人表示,他們沒有拿政府的錢給經紀人,非說獎金是來自運營收入,簡直是一派胡言。如果不發錢或少發錢,就可以有更多的錢來還摩根士丹利欠政府的錢,怎么能說與政府的資金無關呢?或許,資本市場是一個不講常理的地方。
            美國政府的錢都敢黑,那股東的錢金融機構就更敢黑了。有些國家的主權投資基金在摩根士丹利投了許多錢。摩根士丹利的高管不思如何扭虧轉盈,增加股息,卻忙著先給自己分錢,實在是非常卑劣。
            
            
            是誰創造了
            人類財富?
            
            華爾街有句名言,叫“貪婪是個好東西”。就像小說《圍城》里說的那樣,“梅毒在遺傳上產生白癡,瘋狂和殘疾,但據說也能刺激天才”。但即便貪婪有助于創造財富,并不等于貪婪是創造財富的唯一因素或主要因素。即便某些情況下貪婪有助于創造財富,并不意味著其他情況下貪婪不會阻撓財富的創造。即便貪婪是個好東西,并不等于華爾街是個好東西。即便華爾街有時候是個好東西,并不等于華爾街多數時候是個好東西。即便華爾街創造了財富,可這些財富大多落入金融高管兜中,而創造財富的社會成本卻由其他人承擔。
            到2008年年底,壞賬和有毒資產在全球所造成的減記高達1萬億美元。但金融高管沒有創造財富也依然貪婪。
            2007年,雷曼兄弟公司首席執行官里查德?福爾德的薪酬是3340萬美元,貝爾斯登倒閉前其首席執行官杰米?凱恩的薪酬是3210萬美元,AIG的前首席執行官馬丁?索利文下臺前的薪酬是1430萬美元。最可恨的是美林首席執行官斯坦?奧尼爾,被趕下臺的時候還拿到了1.62億美元。
            上表顯示了2007年美國五家銀行高管的收入,公司的損失以及聯邦政府所撥的救助資金額。表中的減記(write-down)指降低資產的賬面價值。減記與銷記不同。銷記(write-off)指將一項資產的價值金額記入開支或損失項下。金融機構所炮制的金融創新產品經常有價無市。可明明賣不出去的產品,金融機構卻不肯降價出售或銷記,至多是減記,以減少銀行的虧損,等待政府的最后收購這些金融產品。與此同時,金融高管仍然給自己大發獎金。
            上面的高管是這樣,下面的操盤手也一樣。35歲的博爾茲?溫斯坦是德意志銀行的明星操盤手。此兄是位奇才,16歲便成為國際象棋“終身大師”。2006年和2007年溫斯坦分別為德意志銀行賺得9億美元和6億美元,但2008年便賠了18億美元。2008年德意志銀行共虧損50億美元,溫斯坦一人所造成的損失就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一。正如德意志銀行首席執行官約瑟夫?阿克曼先生時候痛定思痛:如果靠豪賭掙得15億美元的利潤,必須以數倍于15億美元的資金承擔風險。
            溫斯坦這樣的人并沒有為銀行創造財富,也沒有給社會創造財富,至少是創造的財富有限,但銀行卻又是社會所必不可少的,也正是基于這一原因,一旦銀行出現危機,政府一定會全力援手。公司高管正是利用了這一點,雇用溫斯坦這樣的人豪賭,贏了錢他們自己分,輸了則通過政府將納稅人的錢輸入銀行。簡單地說,金融危機就是這樣形成的。
            我們必須承認,溫斯坦確實超天才。但如果溫斯坦這樣的人才徹底離開了金融行業,那也沒有什么不好。在大搞資本市場的地方,在金融高管為王的地方,有志青年就會過多地流入資本市場。美國已經出現了這種情況。美國共有普通外科醫生17000人,其中850人是臨時合同工,報酬低,工作強度大。如此對待、使用醫生,手術質量自然下降,手術的風險也隨之增大。但2008年年底,僅花旗一家就有14000個經紀人。美國的金融從業人員太多,造成了極大的人才浪費,并且會降低我們的生活質量。
            “是誰創造了人類財富,是我們勞動群眾。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蟲?”《國際歌》歌詞并沒有完全過時。資本市場的報酬太高,而工人、農民、士兵醫生和教師卻不能得到足夠的報酬。既然金融老大們一切向錢看,全社會也會一切向錢看,而且遲早會與他們理論的,把顛倒的歷史再重新顛倒過來。
            
            不能下不為例
            
            迫于民眾的壓力,奧巴馬總統宣布,凡是接受政府資金的銀行,在其完全歸還欠款之前,其高管每年的薪酬不得超過50萬美元。還有人提出,金融機構不能以總盈利的多少來決定獎金,應以根據公司的利潤來決定獎金額。總盈利與利潤不同。總盈利減去開支之后才是利潤(或稱開支)。有的提出金融機構每年的薪酬不能一次性發給,而要緩發三至五年。甚至有人提出將有毒金融產品的股權作為薪酬。建議都非常好。資本市場從來不缺智叟,尤其不缺事后諸葛亮。
            但上述建議的都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下不為例,金融高管不用退出他們已經拿回家的薪酬。奧巴馬的意思也是下不為例。但華爾街的騙局游戲都是下不為例的。必須讓金融高管吐出他們已經拿回家去的獎金。《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也有此呼聲。金融高管自然是不退。那么如何迫使金融高管退出獎金呢?
            依靠獨立董事行不行?美國和中國都曾把獨立董事吹得神乎其神。但如果獨立董事管用,華爾街的金融高管就不可能大規模地胡作非為。獨立董事形同虛設,徒然增加了上市公司的成本。
            依靠美國的議員如何?美國的參議院已經舉行過聽證會,傳華爾街金融高管回答問題。可惜,聽證會上參議員們所關心的主要問題是銀行是否會放貸。對于高管薪酬的問題,他們反倒是輕輕帶過。不是議員們心太軟,而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也不少,所以無法理直氣壯地興師問罪。奧巴馬提名的兩位部長候選人都因為漏稅問題退出了審查程序。其中一位在國會當議員的時候還得過金融機構的不少好處。其他議員們保不定也有漏稅問題。再者,議員們與華爾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菲爾?格拉姆曾經長期擔任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一職。這是一個權高位重的位置,而老主席在位的時候極力推進放松監管,退下來以后又進了UBS銀行直接從事投資銀行業務。利益相同,相煎何急?
            總統也靠不住。奧巴馬真要與華爾街的金融劫匪做斗爭,完全可以效仿紐約州檢察長的做法,由美國司法部調查華爾街。可以指定特別檢察官專門調查此事。克林頓總統與萊溫斯基小姐的婚外戀都接受了特別檢察官的調查,華爾街的人就更沒有理由躲避調查了。法律方面也沒有問題。紐約有《非法轉款法》,債權人可以據此對索回公司高管的不當報酬。英國可以根據反恐怖法凍結冰島銀行在英國的資產。再者,即便國家不能最后勝訴,只要奧巴馬下令對華爾街立案調查,那些金融高管多半會被嚇得半死,主動退出獎金。金融高管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他們是害怕陽光的。
            奧巴馬若是真心要與華爾街的老大們吐出薪酬,不用法律就可以讓他們就范。2008年底,吃政府救濟款的花旗銀行以500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公司專機。財政部的一位官員去找花旗銀行的頭頭談了一下,他們便把專機給退回去了。其實,只要政府出面,賊人還是膽怯的――畢竟是做賊心虛。但奧巴馬沒有這樣做,不知是否政治捐款在作祟。
            金融騙局敗露之后,金融高管仍然非常囂張。華爾街之所以為所欲為、肆無忌憚,金融高管之所以能夠戰無不勝,甚至是反敗為勝,就是因為政府至少是大部分時間站在他們一邊。有錢可以收買政客,從而控制政府為其所用、改變權力配置。華爾街老大亂拿錢的問題,可能需要等到美國重唱《國際歌》的時候,才會真正得到解決。
            
            環球同此涼熱
            
            資本市場的高薪酬問題是全球性的。韓國媒體強烈批評韓國交易所的高薪問題,并稱其高薪是因壟斷而形成。最后鬧得不可開交,政府不得不將交易所國有化。2008年,歐洲投資銀行所發的獎金平均減少50%。德意志銀行所發的獎金減少了60%,而其當年虧損達39億英鎊。而國泰君安也被曝去年薪酬及福利高達32億元。
            美國資本市場的經驗教訓對許多國家都有警示作用。華爾街高管與其他國家的金融高管之間有很大的共性,許多國家的金融高管就是華爾街高管手把手教出來的。華爾街金融機構與其他國家金融機構之間的合資企業,也是傳授華爾街高薪的好工具。凡有華爾街金融機構落腳的國家,金融機構高管的薪酬都很高。
            好在金融危機暴露了問題,引起了一些國家的重視。比如,2009年2月9日,中國財政部印發《金融類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按照該《征求意見稿》,金融國企高管年薪最高280萬。如果華爾街高管被逼退回巨額獎金,其他國家也會有新的調整,美國的示范作用太強。雖然遺憾的是,美國往往是好的示范作用強,但壞的示范作用更強。(作者為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兼職教授)■

          相關熱詞搜索:華爾街 薪酬 華爾街薪酬考 華爾街薪酬全劇透 一般華爾街人的薪酬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