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山寨無法成功 文化尚須創新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幽默笑話 點擊:

            要討論和評價“山寨文化”,首先必須明確:什么是“山寨文化”,“山寨”的含義是什么。   “山寨文化”的名稱來源于“山寨產品”,而“山寨”的含義自然離不開山寨本身。所謂山寨,本來是舊時代反叛或非法勢力的據點,大多憑險而建,或者處于荒僻邊遠地區,既可具有反抗統治者的正義性,也不乏打家劫舍、殺人越貨的破壞性和殘酷性。所以,“山寨產品”無不帶有仿冒、名實不符、偽劣的特點。有人將廉價產品甚至價廉物美的產品也稱為“山寨產品”,那完全是曲解。就拿被某些人吹捧的“山寨手機”來說,如果它真是價廉物美,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打出自己的牌子呢?說穿了,價之所以廉,物之所以顯得美,還在于仿冒了名牌,省掉了本來應該為知識產權付的錢,又滿足了一些人的虛榮心。
            “山寨文化”與“山寨產品”一樣,大多帶有抄襲、仿冒或惡搞的特點,最多加上自娛自樂,自我表現,否則為什么非要放上“山寨”兩字呢?但現在有些人喜歡將“山寨文化”無限擴大,將所有民間的、草根的、有別于主流的、新出現的文化形式、內容都稱之為“山寨文化”,甚至將“山寨文化”等同于創新文化,這既不符合“山寨文化”的本來面目,也無助于問題的討論。文化類型那么多,漢語的詞匯那么豐富,何必都用“山寨”來描述定性呢?如果什么文化都能叫“山寨”,那當然只能肯定,不能批評了。
            我之所以提出對“山寨文化”“不能過分寬容”,是就“山寨文化”的抄襲、仿冒或惡搞的特點而言,當然不是針對不具備這些特點的民間文化、草根文化、非主流文化。至于民眾的自娛自樂,自我表現,其實是一直存在的,與“山寨”無關。如果一定要稱為“山寨”,或者他們要以“山寨”自居,那也無妨。對“山寨文化”容忍的底線是不違反法律,不違背社會公德,在這一范圍內是可以寬容的,過了這條底線就不行了。但寬容不等于提倡,更不能代表發展的潮流和方向。
            什么創新都需要巨大的投入,物質成本、時間成本、精力成本,或者需要超常的才能;而且要冒失敗的風險;文化的創新更是如此。“山寨”則是依樣畫葫蘆,投機取巧,成本低,幾乎沒有風險,因為當事人可以隨心所欲解釋,本來就沒有什么目標或標準。如果社會成了“山寨文化”生長的土壤,那么創新文化就很難生長。
            不妨看看近來被一些人充分肯定的“山寨”代表。一是“山寨版百家講壇”,制作者韓江雪本來是自薦給央視“百家講壇”當主講的,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如愿,就自己依照“百家講壇”的方式錄制了一臺,以證明自己完全有此資質。即使看過的人贊同韓江雪的自我評價,或者認為他的水平高于“百家講壇”的主講人,最多只能證明“百家講壇”在挑選主講人時走了眼,或者標準不對,又有什么創新意義呢?何況要做到這一點也很難,且不說見仁見智,評價本來就不易一致;韓江雪又怎么能使他的觀眾有央視那么多呢?
            一是老孟(施孟奇)炒作的“山寨春晚”。結果是在一處洗浴中心的聯歡,陣容是20名演職人員。而除夕當晚8點至11點在澳門澳亞衛視播出的是預先的錄像,內地絕大多數人是收不到的。有人贊揚為“一股清風”、“破冰”,我實在不明白清在哪里,破在何處?也有人說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的確影響不小,但究竟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不要忘記,老孟一開始打的旗號是“向央視春晚叫板(后改為學習),給全國人民拜年”,這個板叫成了嗎?學習了多少?全國人民有多少人知道,被拜到年了?26名四川災區的羌族藝人花費4萬元路費,目的之一是要向全國人民表達感激,他們達到目的了嗎?一位30歲的農民工放棄回家過年,精心準備兩個月,是為了讓家人在電視中看到他登上了舞臺。如果他們事先知道這不過是老孟后來說的“自娛自樂”,會報名參加嗎?這臺“春晚”和老孟前后的表演的確夠得上“山寨”,但即使按他自己定下了目標,也談不上成功。有人說,它至少打破了央視對“春晚”的壟斷。其實,“山寨春晚”的結局恰恰鞏固了央視的壟斷,連“解構”、“顛覆”的意義也沒有。
            不錯,仿冒、惡搞對主流文化、流行文化有一定的解構和顛覆作用,但真正意義上的解構和顛覆是建立在嚴肅的分析和批判的基礎上的。而且再偉大的解構與顛覆也只是為新文化的產生清理了基礎,卻不會自然地產生新文化,不能代替創新。
            其實,不少人肯定或贊揚“山寨文化”是出于對主流文化的厭倦或對文化體制的不滿,或者是對民眾缺乏文化享受的同情。但這些應該通過嚴肅的批評和積極創新,通過推動文化體制的改革開放,通過務實的文化建設來實現,而不能寄希望于“山寨文化”。比如“春晚”,如果說二十多年前還能滿足大多數中國人過除夕的需要,今天已經不大適應了。但如果不在體制上改革,哪一家電視臺能與央視競爭?哪一個臺的“春晚”能具有同樣的財力、“才力”、物力、地位?但如果創造不出一種或多種中國人愿意欣賞或參與的娛樂方式、文化內容,結果無非是看與不看,或看哪一個臺的選擇。(作者系復旦大學教授)■

          相關熱詞搜索:山寨 創新 尚須 山寨無法成功 文化尚須創新 山寨文化對創新的影響 山寨文化的利與弊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