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從“文藝”到“文藝界”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幽默笑話 點擊:

               老舍就這樣開始成為一名盡責的文藝界小卒,并且像他自己的誓愿所言,畢生以之,除死方休。   我剛剛參加了紀念老舍110周年誕辰的一系列活動回來。這一段,北京天朗氣清,加上奧運會帶來的種種便利,給人感覺大好。2月3日,老舍110周年的正日子,來了很多人,政界的,學界的,文界的,藝界的,濟濟一堂,我最高興的是見到了北京人藝的幾位氣色極佳的老前輩,藍天野、鄭榕、顧威、呂恩。到這會兒,《茶館》里三位老頭兒(藍天野、鄭榕、于是之)我才算見齊了,也算牛年的一個良好的開頭吧。
            猶記得1988年底去長江劇場看這些老人演《茶館》的情形,演出結束時,長達20分鐘的如雷掌聲完全征服了我,不夸張地說,那場演出基本上奠定了我一生的審美興趣和學術興趣。就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我和那部話劇一見鐘情,然后便一路跌跌撞撞無怨無尤地走將過來,直到今天,終點又回到起點,終于有機會向藍天野先生和鄭榕先生表示我的敬意和謝意。
            但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機會向老舍先生表示感謝了。借用朱自清先生的名言:熱鬧是我們大家的,他什么也沒有。2月5日上午,我隨大部隊去八寶山革命公墓祭掃了他和夫人的合葬墓。老舍的墓穴里,除了曾經放在骨灰盒里很多年的眼鏡、筆、茉莉花茶,還被放入了一片家人保存多年的血衣殘片。老舍是1966年8月投湖逝世的,按照當時的說法,叫作“自絕于人民”,不能保留骨灰。現在,這些東西被作為老舍的骨灰,深埋在做成湖水圖案的墓基里,旁邊的碑石上刻著老舍抗戰時期自擬的墓志銘:“文藝界盡責的小卒,睡在這里。”
            老舍自幼熱愛文藝,但是從正式以小說家的身份登上文壇的那一天起,一貫自覺地以個性寫作和自由寫作的姿態遠離文藝界,直到抗戰爆發。幾乎是一夜間,老舍完全放棄了堅守多年的自由寫作的底線,義無反顧地投身于文藝界的抗戰活動。從那一刻起,老舍發下誓愿,一生要投入的唯一的事業,就是做一名“文藝界盡責的小卒”。
            從“文藝”到“文藝界”,為這一字之增,老舍付出了全身心的代價,從文學本身的屏蔽到生命個體的消隱。簡單點兒說,文藝“界”了,就是集體行為了,個體必然要隱退,與個體相對應的寫作習慣、寫作內容、寫作方法、風格特征、語言技巧,諸如此類,一律讓位于集體的要求。老舍從抗戰時期開始寫話劇,開始大量創作相聲、鼓詞、快板,開始嘗試寫京戲,這些作品都是為“文藝界”寫的,是為戰爭在搖旗吶喊、擂鼓助威。老舍就這樣開始成為一名盡責的文藝界小卒,并且像他自己的誓愿所言,畢生以之,除死方休。
            也就是從發愿做一名“文藝界盡責的小卒”的時候開始,老舍突然放棄了小說家的身份。從1938年到1956年,老舍寫了很多話劇,幾乎每一部都是為一個特定的政治事件寫的:歌頌軍民團結、表彰抗戰英烈、感謝新政府、呼應三反五反、揭露特務騙子……在他1956年又寫出一部以宣傳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為主題的大型話劇的時候,恰好趕上了“知識分子的早春天氣”。來自北京人藝的意見是,老舍先生,這部新戲的第一幕第二場,寫裕泰大茶館的一場戲太有意思了,您按著這個思路寫一出新戲吧。據說老舍的回應是:“那就配合不上了。”
            這部“配合不上了”的戲就是《茶館》。《茶館》不但不是為“配合”生的,它甚至也不是為“話劇”生的。它的構建和完成有太多的偶然因素的介入,諸如老舍、“百花年代”、北京、北京人藝、曹禺、焦菊隱,然后是一長串演員、音效、舞美的名字。不夸張地說,它完完全全是一個“意外”,卻構成了20世紀中國話劇舞臺上巨大的 “奇跡”。別的不說,它的結構之散漫無劇能出其右,完完全全是反話劇的,老舍偏敢那么寫,人藝偏敢那么演,這不能不說是自由主義的一個勝利,是老舍站在“文藝界”的巔峰,向“文藝”本身折返的一個重要訊號。可惜的是早春天氣轉瞬即逝,老舍的生命也在不久之后淹沒在太平湖的滔滔波浪中了。
            在我開頭談到的那次紀念會后,晚間,我們去老舍生前去過無數次的首都劇場看了新排的《龍須溝》。劇作本身濃重的宣教痕跡已被顧威導演刻意地修補了,演出效果非常不錯。老舍先生如果在天有靈,看到這樣的修補,他是會嘆息呢還是會莞爾呢?■

          相關熱詞搜索:文藝界 文藝 從“文藝”到“文藝界” 中國 文藝界 文藝反腐 文藝界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