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金融海嘯下的“鳳姐”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散文精選 點擊:

               金融海嘯中,“鳳姐”被劫殺案頻生,成了香港人茶余飯后一大話題。      這是金融海嘯中一個獨特的視角。“人人輸身家,哪來錢買我”,此話成了現時香港人的一句順口溜,就連香港閣樓里的“鳳姐”(即性工作者)也這么說。
            那個閣樓,昔日香港炒股炒樓風盛時,有不少尋歡客叩門。如今,金融海嘯下,歡場也冷落了。除了“鳳姐”,近年興起的“上樓骨”也生意趨向清淡。“上樓骨”是妓院的變種,提供色情服務前,先替客人按摩。
            電視里看到一位“鳳姐”,時而背對鏡頭,時而臉打上馬賽克,聲音經過變聲處理,她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干這一行有10年了,要養家人,又不能讓他們知道。去年(2008)年頭生意還不錯,一天很容易接8個客,誰知到了9月,客人突然都不見了,每天只有2個客。這間房200尺(約20平方米),月租4000(港元),要買新衣,交水電費,登報紙和色情網站廣告費,一個月開支近萬元,一天接不到3個客人,就賠本,以前收350元,現在只收300元。我們這一行,客人沒有錢,用什么來買我們?”金融海嘯中,輸了身家的嫖客,有的上門按鐘訴苦,有的霸王硬上弓,更有的劫財劫色。
            香港性工作者關注組織“紫藤”發言人林依玲說,1997年的金融風暴和2003年的SARS(非典),將一批失業女子吹進黃業,“鳳姐”人數激增三成。當下,甚至有50多歲的母親為了失業子女而重操舊業的情況,但因市道太差,年輕的“鳳姐”生意跌了1/3,條件較差的更大跌2/3。
            近期,香港地區出現“快閃嫖”的“午餐妓女”。2月2日,警方在油麻地吳松街破獲招徠白領嫖客為主的私竇,4日又在附近搗破類似淫窟。這些新涌現的色情場所,以所謂“又便宜又快速”的性服務,吸引大批上班族嫖客,在午餐時段抽空“食快餐”,付200港元,限15分鐘完事。嫖客身家縮水,妓女沒有生意,于是就“快閃嫖”而“薄利多銷”,這些性工作者連續做5天,就能凈賺萬元。
            需要交待的是,香港為何允許“閣樓”存在,警方卻要抓“午餐妓女”呢?其實,大部分香港人也分不清賣淫和嫖妓究竟犯不犯法。香港法律規定,從事妓女行業或為金錢利益提供性服務,不屬違法。法律打擊的是“操縱妓女及那些經營色情場所的人士及行為”。根據案例,“妓女”、“賣淫”的定義,相當復雜。《刑事罪行條例》規定,窩藏、控制、指引或影響他人作賣淫或非法性行為,均屬違法。從案例看,光是鼓勵他人賣淫不足構成上述罪名,但提供進行性交易的房間,則足夠構成法律所定“控制”、“指引”及“影響”行為。此外,教唆任何人做妓女或賣淫行為,參與安排任何人出入境賣淫活動,也屬違法。
            經營、管理任何“色情場所”,均屬違法,“色情場所”定義,指“被兩人或以上全面或主要用作賣淫的地方”;或“任何全面和主要用作組織或安排賣淫的地方”。根據案例,任何地方,即使只是晚間用作賣淫,日間用作其他正當用途,或大部分時間關閉,只局部時間用作賣淫,均可構成“色情場所”。香港“閣樓”的經營方式,由于不屬于兩人或以上賣淫地方,因此不屬于“色情場所”。香港的法律,如用中文表述,就是如此拗口。其實,它相當復雜,還有許多細則,只是以案例說明的。
            金融海嘯中,“鳳姐”被劫殺案頻生,成了香港人茶余飯后一大話題。從去年11月到今年1月31日,幾乎每天都有“鳳姐”被打劫或死或傷的新聞。
            “鳳姐”劫殺案轟動全港。荃灣、土瓜灣、牛頭角一帶,“連環兇殺案”后,嫖客都不敢上門,怕被人疑為“連環殺手”。賣淫的“鳳姐”也心驚膽顫,或房子退租,或繼續放假,掀起一股逃亡潮。
            說起“鳳姐”,就想起7年前那部香港電影《金雞》,影片以“鳳姐”阿金(吳君如飾)的一生為故事,獲得當年香港電影金雞獎。還記得故事結尾:劉德華飾演的特首頗有氣魄,說什么港元對美元是1:7,全體香港人民20年內免稅,憑香港三星身份證,可以終身享受免費教育和醫療……多出彩的話,希望在明天,香港人聽了爽透透。■

          相關熱詞搜索:海嘯 鳳姐 金融 金融海嘯下的“鳳姐” 金融海嘯下的世界 金融海嘯下的中國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