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鞋子與政治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散文精選 點擊:

               鞋子看來有隨時離開腳掌的傾向。自布什在伊拉克被鞋襲以后,溫家寶總理在劍橋大學也經歷飛鞋事件,近日以色列駐瑞典大使本尼?達加恩在斯德哥爾摩則直接被鞋子命中。丟鞋子的人,伊拉克的是記者,劍橋大學和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是學生。
            接二連三,鞋子成為一種與西紅柿和雞蛋一樣的抗議物品。現在鞋子還沒有在街上飛起來,今后說不定就會成為政治家們街頭活動中需要防范的抗議形式。要知道,扔西紅柿和雞蛋還需要備辦物品,鞋子卻是無腳不備的,這就不只是易于得到,而且世界上也沒有什么安全規定可以要求人不穿鞋。
            鞋子成為一種抗議的表示,不僅在于這個行為本身,更重要的是人們對扔鞋子所作的文化解讀。伊拉克記者蒙塔茲?扎伊迪的行為,讓人們都知道向人扔出自己防護足部的穿戴,乃是他的宗教世界中對人最大侮辱的表示。這個意義的出現,使得扔鞋子變成一種可能被效仿的行為,而且是最方便的舉止,最嚴重的侮辱。
            報道說,本月19日,蒙塔茲?扎伊迪將要出庭受審,可能被判5年到15年的監禁。而劍橋大學德國籍學生馬丁?楊克則已在2月10日前往地方法院受審,據報可能面臨半年監禁和5000英鎊罰款。而斯德哥爾摩大學的兩名嫌疑人則已被釋放。扔鞋者的境遇似乎也大為不同。這大概是相關各國法律上的差異。
            不斷出現的扔鞋子事件,如果說有什么“正面”作用,我想那就是有利于人們理性地看待抗議行為,至少在中國,這個作用是較為明顯的。我當然愿意相信,這幾次扔鞋事件有著不同的性質,就像《青年參考》在以色列大使被鞋子打中的報道中說的,“中國不是美國,中國也不是以色列,中國沒有侵略任何國家,顯然劍橋那只鞋是扔錯了方向”。不過,不論具體內容是什么,就抗議表達而言,這幾次扔鞋事件仍然是一樣的。
            當布什遭遇鞋襲的時候,我看到了國內媒體的很多報道,說的都是為什么布什會被鞋襲,似乎扔鞋子是一種大快人心的正義行為,鞋襲行為的法律正當性是被弱化的,扔鞋者被賦予了某種英雄氣質,布什的反應則混合著尷尬與鎮定,媒體給人以“只有布什這樣的人才會被扔鞋子”的暗示。劍橋大學的鞋襲事件,媒體則很不意外地表明了憤怒的態度,談到了對國家領導人的尊重問題,扔鞋子的人屬于干擾演講,至于他抗議了什么則不太明白,這名學生遭到了現場喝斥,溫家寶總理鎮定平和地應對,后來則是英方和劍橋大學的致歉,以及溫家寶希望這名學生能夠完成學業的大度。
            這兩起鞋襲事件,媒體的反應顯然是很不相同的。不過,劍橋大學事件,至少讓人們明白,并不是只有布什才會被人扔鞋子。也就是說,政治家會被人扔鞋子,這與政治家本人是否卓越是兩回事。卓越也好,不卓越也好,政治家很難在全世界贏得每個人的喝彩,圣雄甘地夠卓越的了吧,還被印度教徒暗殺了呢。布什會被扔鞋子,別人不會,這只是一個神話。這也就可以理解,當以色列大使2月4日在斯德哥爾摩大學被扔了鞋子以后,國內媒體上幾乎沒有了興奮之情,甚至沒有受到關注。
            抗議,客觀上是當代政治文化中的一種常規狀態。怎樣理解抗議,怎樣面對抗議,某種程度上顯示政治文化的成熟程度。政治文化既由政治家的行為來體現,也由社會和民眾的態度來體現,更在制度設計中得以體現。對抗議幸災樂禍或者惱羞成怒,不僅有失風度,而且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會被認為是成熟的政治文化。把抗議視為正常,聽到抗議的聲音,并且平和地對待,不只是能獲得印象分,而且能夠增進政治的活力。世界的豐富性和人的差異性,決定了政治家面對鞋子的可能性,而所有的鞋襲行為都只承擔有限的法律后果,因為它仍然停留于態度而非身體傷害,其法律后果來自于表達態度時所形成的秩序妨害。
            扔鞋子的事情可能會多起來的,但沒有什么了不得。所謂“最大的侮辱”,這個解讀并不代表實際的損害,而只是扔鞋者自己在象征意義上的心理滿足,與西紅柿或者雞蛋相比,鞋子的政治意義并不更多。■

          相關熱詞搜索:鞋子 政治 鞋子與政治 鞋子的圖片 解決鞋子磨腳的方法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