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中國冬考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散文精選 點擊:

            即便從1637年的郁金香投機算起,人類與經濟危機也已“驚情四百年”。但對中國人來說,經濟危機引發的第一印象恐怕還是“倒牛奶”――在那個一年也喝不上幾次牛奶的年代,中學教科書將此描述為: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特有的經濟現象,每十年爆發一次。資本家寧愿把牛奶大桶大桶地倒進河里,也不肯給窮人喝……
            然而,2008年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機,讓已經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對外需過度依賴的中國,第一次體會到了經濟嚴冬的寒冷。外貿出口、制造業、房地產業、IT業等實體經濟領域的連鎖反應,一時間讓產業鏈各個環節都如驚弓之鳥,“限產”、“倒閉”、“裁員”、“減薪”、“民工返鄉潮”成為最讓打工族揪心的話題。
            寒流日趨猛烈,“冬考”才剛剛開始。
            對經濟學家而言,中國現在面臨的最艱巨的挑戰,并不僅僅是經濟危機的沖擊,更遠非2009年能不能“保八”這么簡單。不僅中國,甚至全世界都在期待一個答案:在經濟高速增長30年后,中國接下來還有沒有可持續的經濟發展?中國憑什么打破東亞模式的經濟增長周期?
            中央政府承諾的4萬億顯然是“拋磚引玉”――借此拉動地方政府與民間投資的蓬勃熱情。但在經濟的冬天,在“不確定性”的階段主題下,手握現金的民間資本,更多在休整、觀望。在這樣一個從傳統的出口大國向消費大國轉變的關鍵時期,一向被視為中國民營經濟晴雨表的溫州商人,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經濟定位;一直以精明著稱的晉商們也紛紛施展“過冬術”;“保增長就是保就業”日益成為共識;農民工的城市化更被賦予“新30年經濟增長引擎”的決勝使命――
            如果說中國的改革始于30年前的農村,中國改革30年也是城市化的30年。而今經濟轉型、背水一戰,也許有望再次從農村吹響號角。
            過冬而不“貓冬”,或許才是中國人的真實寫照。

          相關熱詞搜索:中國 中國冬考 中國冬奧會2022 在哪 中國冬天去哪玩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