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院士課題組論文造假為何成謎?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日記大全 點擊:

            浙江大學李連達院士課題組14篇論文造假事件,從去年10月事發到現在,已逾4個月,論文的第一作者賀海波在被查實論文造假之后,已被浙大解聘,可是,眼下,有關院士該不該承擔責任,卻仍未有定論。
            本來,按照國際通行慣例,一旦發現論文造假,所有署名者,不論其是名校校長,還是鼎鼎大名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均應當承擔責任。可是,對于此起造假事件的責任認定,浙大和院士卻拋出“不知情說”和“動機論”,讓清晰的責任承擔,陷入謎團。
            先看“不知情說”。浙江大學與院士本人,至今堅持認為院士“不知情”從而不承擔造假責任,浙江大學對此作出的情況說明稱:“賀海波在浙大進行博士后研究期間,其論文存在剽竊、一稿二投、擅署他人名字、擅署基金支持、捏造知名專家幫助修改英文等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事件主要是李連達院士所帶的博士后賀海波個人行為,其他作者并不知情。”
            浙大和當事院士,為力證院士對造假論文“不知情”,可謂絞盡腦汁:校長親自接受記者采訪,說 “院士大部分時間不在學校”,而院士本人也坦承,自2004年應聘浙江大學藥學院院長后,由于年齡原因,與浙大約定每年只去5―6次,每次5―6天,除學院事務外,每次僅能安排1天召集研究生開會,對他們的選題、研究計劃等進行指導,而在其他方面的監督管理不夠。并說自己英語基礎不好,平時讀外文刊物的時間不多。
            再看“動機論”,浙江大學的校長,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找不到院士造假的動機”。校長的原話是,“他已經是院士了,你說,包括一篇文章投兩個期刊,或者一篇文章東拼西湊,把別人的東西弄到自己的論文里,他有必要這樣做?”而與校長不謀而合的是,這名院士也拋出了“動機論”,認為多次寫舉報信的祝國光此次不遺余力地打假,根本原因出在自己一項即將公布的研究成果威脅到了祝國光所服務公司的商業利益,該研究結果表明,該公司生產的用于冠心病治療的某藥物的實際療效與宣傳效果不符,于是該公司試圖收買李院士不成,便出現了祝國光的舉報事件。
            國際通行慣例于是遭遇“不知情”與“動機論”,可是,這“不知情說”本身,恰恰暴露出我國高校存在另外的與論文造假同性質的造假事件:人才“假引進”以及“假導師”制度。近年來,不少社會輿論對院士四處兼職和高校人才引進,廣為質疑,包括邱成桐先生就曾批評國內名校的人才引進大多是“假引進”,引進人才根本就是只掛名頭、只拿薪資、只騙國家課題資源卻不干事,對此,高校曾嚴正聲明,說院士兼職、彈性引進海外人才,充分發揮了人才的作用,強大了師資隊伍、增強了學術實力,起到了良好的效果。現在,為力證對造假論文“不知情”,學校和院士終于承認,院士大部分時間不在學校、每年只來學校5-6次。這種引進,是不是“假引進”呢?如果以此為線索,再去逐一調查高校所引進的人才,可能會發現更多不為人知的利益真相。
            同樣,近年來社會各界對不少高校“導師不導”,讓研究生處于放羊狀態,也時有批評,可是,高校往往死不承認,反過來以研究生所占在校學生比例數,來標榜學校已經在這一數據上接近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學,并以所謂國家優秀博士論文的獲獎篇數,來強調研究生培養的高質量。現在,浙大和院士終于承認,所謂導師,尤其是某些名人導師,不過是“掛名”而已。試想,如果有嚴格的導師負責制,導師對造假論文署名“不知情”,不是很荒謬么?――國外大學只要查證學生論文造假屬實,所有署名者一律承擔責任,就是基于這一制度――眼下學校主動界定導師對十數篇論文署名均“不知情”,不是表明根本沒建立或不執行“導師制”么?
            而“動機論”則充分暴露辦學者與學者的法制意識淡漠,以及努力對真相的回避。眾所周知,在鐵的事實面前,“動機論”是蒼白無力的,依法治理的基本思路是,以證據為基礎,實事求是,你不能因為檢舉者動機不純,而否認事實,也不能因自己地位和聲望與事實不“匹配”,而否認既已發生的事實。事實上,如果要分析“動機”,與校長的邏輯恰恰相反,筆者認為,由于院士長期不在學校工作,雖然學校沒有業績考核的壓力,但是,出于面子,院長之名、課題組負責人之名、指導老師之名等“掛名”掛得不好意思的院士,恰恰期望自己所在的課題組能出一點成績,以便自己能對得起“掛名”,這不也可視為論文署名的動機?而且,長時間不為一所學校工作,卻當“掛名院長”,并招收博士后,這與沒有參與論文寫作,卻在論文中署名,在某種程度上說,不是一個性質么?
            把簡單的責任問題復雜化,實則因為這背后有不簡單的利益。人才引進牽涉到學校全局管理、國家的學術資源配置、學術評價與評獎、學校論文數量與排名;導師制度則關系到人才培養體系的構建,所以,高校才不忍在學術打假中去觸及根本的利益格局,于是,學術打假給公眾留下的印象就是“只打蒼蠅,不打老虎”、“找替罪羊”。“不知情論”和“動機論”則進一步加深了公眾對大學建立良好學術環境的失望情緒。(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學教授)■

          相關熱詞搜索:造假 院士 課題組 院士課題組論文造假為何成謎? 浙大課題組論文造假事件 浙大論文造假事件續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