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自從一見桃花后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日記大全 點擊:

            至于其筆路,按照夏志清先生的說法,上承晚明小品直抒“性靈”余緒,旁借英國散文的“幽默”傳統。偏鋒擁助正統,多師轉益成我師。      那是1970年代末期的事。當時份屬慘綠少年的我,學劍不成學文無門,暑假里整天捧讀武俠小說K漫畫,看無可看之時,連報紙廣告頁的“警告逃妻”啟事都讀得津津有味。某日在《聯合報》副刊讀到一篇題為《六一述愿》的文章,里面有些話,與眾不同:“我已經過了六十,不能再這樣規矩下去了。”“得意的人每逢大壽就做壽,不得意的人就作詩。”有些話,講得真實卻不傷人:
            我曾見到與我絕對是同輩的某些名媛淑女,三姑六婆,猶依依不舍已逝去的豆蔻年華,全力掙扎想去維持三十年前的“故我”,那完全是知其不可為而為的殉道精神。
            我把這篇文章讀了又讀,越讀越佩服這位作者幽默風趣,不知不覺中還受到影響,竟反思相信“我就要二十,不能再這樣不規矩下去了”。循規蹈矩的第一件事,就是少讀小說漫畫那些“不規矩”的玩意兒,轉讀些“好書”――首先,當然就是把這位作者吳魯芹的書全部找來讀一讀再說。
            經過一番搜尋,所得卻大失所望,僅僅不過兩本,一本名為《師友之間》,一本叫做《雞尾酒會及其他》,還都是好幾年前的作品。他述愿所說:“心地一向相當忠厚,也不忍與無辜的文字為難。”看來是真的。但就算兩本,卻也很夠看的了。其中《我與書》一篇,尤其深得我心,某些段落,口誦心惟,深深影響日后閱讀品位,乃幸而不至于成為一名以身殉書的“書癡”:“買一本書的樂趣,與多添一只花瓶,沒有多大不同。”“一本好書之是否為好書,以及你配不配稱它做好書,要看你是否已讀完它。”“書對我完全是一種享受,享受可以沒有,但不能打折扣。”
            雖說始終“緣慳一面”,但也不能說我與吳魯芹先生無緣。因為正當我開始為他傾倒之時,也是他剛從工作崗位退休下來,“二十年后又是一條老漢”,重現江湖之際。短短四年多,信手拈來隨興而寫,一發不可收,累積了三十多萬字,遠遠超過此前三十年的總和。如今回想,竟仿佛專為我這后生晚輩開竅示范。那段時間里,我簡直像個追星族粉絲,每天翻報紙就為追索吳先生文章,有則喜,無則怏怏。他的文章結集出書,我總是第一時間買來讀。讀完還會在書后頁涂抹兩行古人詩句,略抒心情,什么“書當快意讀易盡,客有可人期不來”、“自從一見桃花后,直到如今更不疑”的。1981年讀完《英美十六家》后,胡謅出“委身吳門下走狗,偷得此筆死無憾”兩句,證明真是五體投地,愛到最高點了。
            吳先生文章好,當然跟學養有關。他總是能把“好的字做好的安排”,文白交融,不著痕跡,精煉妥帖到無可挑剔的地步。私心以為,當代漢語一道,魯迅翁、知堂老人、適之先生那一輩五四人物,只能算是“但開風氣不為師”,真正好的,還在他們的學生輩,像吳先生這一代人。至于其筆路,按照夏志清先生的說法,上承晚明小品直抒“性靈”余緒,旁借英國散文的“幽默”傳統。偏鋒擁助正統,多師轉益成我師。此處的“性靈”便多的是尋常百姓的“人性”,而不是高來高去的“空靈”;“幽默”也不是耍嘴皮子搞笑,而是機智雋永,妙語如珠。
            人與人能夠互相感應,最終還是得有一種“性之相近”的底層,好讓聲氣相通,物以類聚。中國人向來尊奉“勤有功,嬉無益”為最高指示,總要求年輕人堅苦卓絕,勇往直前。吳先生卻不奉主流為圭臬,坦承自己“以懶散出名,頗安然于‘少說話,少做事’的哲學”,一輩子“總是朝抵抗力弱的方向前進”,相信“勤快只是手段,懶散才是目的”,“我不敢說,懶散是快樂之本,但是懶散不給人快樂的例子,是不易找的”。吳先生這番話,對于一名常因“懶散”而被責備如我者,受用之大,不言可喻。這個世界上,學雷鋒的人太多了,少一個有一個的好處。
            二十多年過去了。“正人君子”陳源最好的學生的書,終能“搶灘登陸”。中華大地臥虎藏龍,文章寫得漂亮的,所在多有。但我堅信,吳魯芹先生還是可以考在前幾名,不是因為他的文筆,而是他的瀟灑!■

          相關熱詞搜索:桃花 自從一見桃花后 自從一見桃花后gl百度云 自從一見桃花后貼吧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