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希拉里演繹“巧實力”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人生感悟 點擊:

               希拉里此次訪華,應該是一次傾聽之旅。      希拉里曾在國務卿資格聽證會上表示,會用“巧實力”(smart power,意指懂得并能夠達到目的的軟硬兼施能力)來處理國際關系。本月,正式宣誓就職的她上任還不滿一個月,就開始了首次海外出訪,這在美國歷史上很少見。頗為意味深長的是,這位新國務卿繞開了傳統的歐洲路線,而選擇訪問日本、印尼、韓國和中國亞洲四國,具有兩重涵義,一方面凸現了亞洲在美國外交版圖上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奧巴馬政府的外交塑形,更重要的是改善美國在國際上的形象。
            “巧實力”的提法其實是老調,就不知這位新官準備如何演繹?
            
            亞洲之重
            
            “希拉里在就職后如此短的時間內出訪亞洲意義重大。”2月14日,前美國駐華大使、現美國亞洲基金會理事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在上海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舉行的《美國在亞洲的角色》政策報告發布會上說。
            芮效儉說,每一屆美國政府的更迭都會面臨挑戰。這次新政府的挑戰尤其艱巨,因為全世界都處于金融危機中。而與此同時,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美俄關系、朝鮮和伊朗核問題、反恐等多重問題依舊困擾著美國,全球變暖、環境保護、能源危機等問題也刻不容緩,因此,2009年是國際格局發展至關重要的一年。
            “當重大危機出現時,政府的處理方式決定世界向積極方向發展還是消極方向發展。”芮效儉認為,希拉里將訪問的第一站選在亞洲,說明亞洲將獲得美國更多的關注。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吳心伯教授也指出,相比起4年前,美國對亞洲的政策已經有了調整和進步。長期由美國主導的中美關系,隨著兩國經濟相互依賴度的增加正變得更加平衡。美國也不再以單純的同盟和非同盟關系來考慮亞洲政策,在區域事務和經濟領域中,像中國這樣的非同盟國對美國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過一些同盟國,所以美國必須采取新的方式來與亞洲交往。
            亞洲之行的第一站沒有懸念,是美國的盟友日本。但是希拉里和奧巴馬政府的其他官員都明確表示,亞洲之行的核心在中國,希望借此顯著推進與北京的關系,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和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間找到合作的新途徑,特別是在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上。
            芮效儉在接受包括《新民周刊》等媒體的采訪時表示:“希拉里在對華政策上會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雖然她不是中國問題專家,但如果國務院與國家安全委員會能夠保持良好關系,那么知華專家就能給她提供很大幫助。而據我目前了解的情況,未來兩個機構更有可能合作,而不是對抗。”
            人權問題和對臺軍售是希拉里訪問中國時可能出現摩擦的環節。對此,芮效儉很肯定地說:“希拉里訪問北京具有積極的建設性意義,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我不認為人權問題是她訪問的目的,目的是要發展中美友好關系。中美是世界上兩個重要大國,應該一起處理核問題、中東和平、全球變暖等問題。”
            希拉里此前表示美國將依《臺灣關系法》繼續對臺軍售,態度又顯得很硬。
            芮效儉說,“美國會繼續對臺軍售,但是持續多久、交易達到多大規模,現在判斷還為時過早。去年,臺灣地區新的領導人上臺,兩岸關系出現好轉。美國歡迎這種變化。”
            希拉里出訪亞洲并非奧巴馬新政府的首發出訪團。在她之前,已經有副總統拜登前往德國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從出訪人的職務級別角度看,歐洲和亞洲究竟哪個對美國更重要呢?芮效儉解釋說:“副總統拜登外交經驗豐富,行政層面而言,他是美國的第二號國家領袖,國務卿希拉里相當于常務副總理(executive vice premier)。美國沒有總理這個職務,總理的職務由總統兼任。但是不管在政策執行層面還是依照美國歷史,國務卿的地位要比副總統更加重要,她(希拉里)不僅要領導國務院,還要執行外交政策,并且直接對總統負責,無需經過副總統。”
            “從長遠看,對美國而言,亞洲是最重要的地區,其中中國、印度等國的經濟正快速崛起。東亞地區之所以特別重要,不僅因為這個地區可能引起全球幾個大國之間的戰爭,也因為這些國家的發展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學習。”
            
            傾聽之旅
            
            美國《華爾街日報》撰文說,希拉里急著訪問亞洲和中國表現得有些沖動。“這次行程是最后一刻才匆忙敲定的,希拉里在一定程度上是希望向外界表明,是國務院而不是奧巴馬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負責美國的亞洲事務。一家與新政府聯系密切的非政府組織的人士說,她能去那里當然是好事,但國務院還有很多職位沒有任命或任命尚未確認,所以顯得有點混亂。”
            芮效儉則認為,雖然希拉里此行沒有高級官員從旁協助,訪問本身是“令人鼓舞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她要去的國家不僅局限于東北亞――日本、韓國是美國的盟友,必然要到訪;中國是亞洲地區最重要的國家之一――這一次,她還將訪問東南亞國家印尼,一方面由于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特殊原因(童年在印尼生活過),另一方面也有意與穆斯林世界握手(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占人口多數的國家)。
            希拉里本人和美國國務院更樂于將亞洲之行定義為“傾聽之旅”。
            首先,希拉里已經充分展現出良好的傾聽姿態。法國《世界報》評論說,在不到三周的時間里,希拉里好像已初具外交家的風范。與其對話的人都認為她夠“專業”:面帶微笑,聲音柔和,卻在處理問題時果斷、干脆,不失謹慎。就連她的儀表也都有所改變。她過去在國會常穿色彩淡雅、柔和的套裙。就任國務卿之后,她改穿配有首飾別針的黑色西裝。
            出訪前,希拉里曾前往總部位于紐約的美國亞洲協會,就美國的亞洲政策等問題發表講話。當天,希拉里罕見地穿上了一身紅色套裝,這是東方人所喜愛的傳統顏色,旁人解讀為這是在向她即將前往的亞洲傳遞積極的信號。
            在會上,希拉里用了一個中國成語來闡述中美的發展關系:“中國有句成語,叫同舟共濟,在今天,這將繼續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
            2月12日,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就希拉里訪問亞洲召開了一次媒體會議。高級研究員、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伊麗莎白?伊科納米(Elizabeth C. Economy)在分析希拉里的中國之行時也特別強調了“傾聽”。
            “首先,她(希拉里)必須熟悉了解亞洲,尤其是中國。她第一次到北京,大約是在15年前,在婦女會議上發表講話。經過這么些年,中國在經濟、政治和世界地位上都發生了變化。所以她所面對的中國政治經濟環境已經非常不一樣了。”
            “第二,我認為此次訪問應該是一次傾聽之旅。她擔任紐約州參議員就是從傾聽開始,現在更應該傾聽中國的聲音。以往,美國領導訪問中國、同中國談判互動,都是帶著一連串要求去的:希望中國在氣候變化、在經貿改革、在人權問題上做些什么,而反過來中國的要求很少。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更需要聽聽中國人在中美關系中優先考慮的是什么。”
            當前全球陷于金融危機,美國更是遭遇了70年來最糟糕的經濟困境,希拉里訪問亞洲四國不外乎要尋求合作和支持,特別是在金融領域,所以傾聽“了解我們合作伙伴的看法和擔憂”,自然成了希拉里的中心任務。■

          相關熱詞搜索:希拉里 演繹 實力 希拉里演繹“巧實力” 希拉里演繹巧實力 圖書 希拉里演繹巧實力 論文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