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貿易戰的幽靈正在徘徊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人生感悟 點擊:

               按照目前的“購買國貨”條款,最多可為美國增加9000個工作崗位;但這一條款如果觸發國際貿易戰,美國則可能最多失去6.5萬個工作崗位。      在美國剛通過的787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中,引起極大爭議的“購買國貨”條款赫然在目。一個值得注意的警訊是,美國正是以抵制“中國制造”為借口推行這一行動的。如何遏制美國國內,尤其是國會內的貿易保護主義,是奧巴馬貿易政策面臨的第一個重大挑戰。
            
            對“中國制造”是警訊
            
            在被譽為奧巴馬“新政”的“美國復興和再投資方案”,與“購買國貨”有關的是第1640條款。根據該條款,使用“新政”資金的公共工程,在“不違背美國的國際承諾”前提下,必須使用“國產”鋼鐵和其他制成品。
            所謂美國的國際承諾,實際上指的就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以及世界貿易組織(WTO)“政府采購規定”。根據前者,加拿大、墨西哥享有“豁免權”;根據后者,歐盟、日本、韓國、中國香港等成員也不在拒絕之內,但其他100多個WTO成員不在其列,其中就包括中國。
            正因為這一“購買國貨”條款,中國企業只能望美國公共工程興嘆了。因為,之前美國已有“購買美國貨法案”,該法案已明確規定,政府投資主導的高速公路、橋梁、隧道、學校等基礎設施建設,所用鋼鐵必須使用美國“國產”鋼鐵。
            由于中國等許多成員尚未在WTO“政府采購規定”簽約,因此,美國早就對相關“中國制造”鋼鐵關上了大門。目前在美銷售的中國鋼鐵,基本都用于民間建筑。
            可以說,目前的“購買國貨”條款,看似不對“中國制造”構成更糟糕的影響,但這是因為糟糕的影響已經存在。
            而且,當前國際合作應對危機的大背景下,這一條款仍能出臺并在國會“一路綠燈”,凸顯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趨勢,也反映了經濟危機下一些美國政界人士“以鄰為壑”的態度。
            這對在美銷售額巨大的“中國制造”來說,無疑是一個警訊。許多美國政客、相關行業在鼓吹“購買國貨”理由,矛頭指向的主要就是“中國制造”。他們聲稱,“中國制造”大量涌入美國,沖擊了美國人就業,去年布什政府提出的1680億美元刺激計劃中,返回給民眾的退稅,很多都被購買成了“中國產的電視機和韓國產的冰箱”。
            比如,美國鋼鐵研究會主席托馬斯?吉布森(Thomas Gibson)就認為,美國納稅人的錢,必須用在真正美國產品上。他甚至別有所指稱,美國鋼鐵需求在下降,但從中國鋼鐵進口則在增加,“因為他們(中國鋼鐵)有行業補貼”。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參議院擬定的版本中,還有一條比較隱晦的“購買國貨”條款,即參院版本第7006條款,根據該條款,美國國土安全部必須購買“國產”紡織品和相關配件。這條對“中國制造”的影響,換句話說,即中國不要夢想著分一杯羹了。
            因為在“國家安全”這面大旗下,即使“中國制造”的紡織品再物美價廉,美國算的也是“政治賬”。事實上,在中國制造的美國國旗都會引發軒然大波的背景下,“中國制造”的紡織品要打進國安部的大門,可謂難如登天。
            隨著美國經濟持續下滑、失業不斷上升,在政客鼓噪、輿論誤導等種種因素下,不少美國人將困境歸咎于其他國家和外來商品、尤其是中國商品上。在互聯網上,一些激進的美國網民甚至號召開展“使用國貨”運動,認為這樣才能增加美國人就業,促進美國經濟發展。而抵制的對象,首當其沖的就是“中國制造”。
            
            政治利益高于經濟利益
            
            “購買國貨”真能促進美國就業嗎?美國一些政客言之鑿鑿,一些網民血脈賁張,但經濟學家卻大搖其頭。
            美國知名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就指出,按照目前的“購買國貨”條款,最多可為美國增加9000個工作崗位;但這一條款如果觸發國際貿易戰,美國則可能最多失去6.5萬個工作崗位。
            也就是說,美國一些政界人士基于個人得失、選區利益出臺的“購買國貨”條款,就是一劑毒藥,不可能共贏。此外,其不僅不能達不到“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效果,反而可能是 “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賠本買賣。
            美國前貿易代表希爾斯就對《新民周刊》表示,她對這一條款感到非常擔憂,因為這實質是讓政府將大量錢浪費在昂貴的美國鋼鐵上,而這些錢本可以省下來,為美國創造更多就業。
            許多美國經濟界人士也對《新民周刊》表示,“購買美國貨”能夠出臺,主要是一些議員謀求自己的政治利益,迎合部分民眾的錯誤觀點,從長遠來講,這是非常愚蠢和荒唐的決定。
            代表美國商界利益的美國商會主席湯瑪斯?多諾霍(Tom Donohue)發表聲明,對此條款予以強烈譴責。他說,該條款將美國的貿易伙伴當作敵人,“是荒唐的”,這種“經濟愛國主義”反而會減少美國就業,減緩美國經濟的復蘇步伐。
            達特茅斯大學經濟學教授道格拉斯?埃爾文(Douglas Irwin)則在《紐約時報》上撰寫評論說,通過“購買國貨”增加美國就業,聽上去好像很合理,但“歷史已經證明,這樣的條款只能增加成本,并削弱刺激經濟方案的效果”。
            
            埃爾文教授指出,上世紀90年代,加州修建的舊金山-俄克蘭海灣大橋限于地方的規定,被迫使用了超過國際價格23%的美國鋼材,為此加州納稅人多付出了4億美元。
            即使看似可從該條款中受益的美國制造業,也對該條款大聲說“不”。卡特彼勒、通用電氣等公司發表聲明認為,此舉會給許多美國企業帶來滅頂之災。因為中國、日本以及歐盟各國也制定了龐大的投資計劃,用美國媒體的話講,美國企業也都希望受益,但美國的保護主義舉措卻可能使這些企業的努力落空。
            聯邦快遞首席執行官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就警告:“美國經濟從全球貿易增長中受益巨大,如果國會最終通過這一‘購買國貨’條款,我敢肯定,我們將遭到報復,美國人的就業將面臨威脅。”
            美國經濟學家杰弗里?斯科特(Jeffrey Schott)就批評說,“購買國貨”是非常危險的。“當你已陷在坑里時,第一要緊的,就是不能再挖下去了,而這個條款卻是在挖一個更深的坑。”
            歐盟和加拿大隨即作出強烈反應。歐盟貿易委員的發言人彼得?鮑爾說:“如果一項禁止在美國領土上銷售或購買歐洲產品的法案獲得通過,我們絕不會袖手旁觀,視而不見。”
            
            美國國會對華磨刀霍霍
            
            隨著美國國內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一些政客繼續對中國產品磨刀霍霍。
            最近就有兩個小例子:一是中國制造的美國國旗,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以至于美國許多地方都下令,不得使用這種中國產品;二是在游人經常造訪的美國國會,按照新的要求,禮品店不得出售中國制造的小紀念品,這讓許多店主頭痛不已。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最近的一份統計則顯示,自第111屆美國國會開始運作以來,也即在過去一個月中,包括“購買國貨”條款在內,參眾兩院提出的與中國有關的貿易條款已經達到了12個。
            其中,眾議院方面,有眾議員提出了“支持美國產業法案”、“加強貿易法案”,以及“非市場經濟體貿易補償法案”等。
            參議院方面,有參議員提出“加強進口海鮮安全法案”和“藥品市場準入法案”,以及有關經濟援助法案。
            上述所有法案都對中國產品做出嚴格限制。雖然它們不一定都能最終成為法律,但接連以中國產品為對象,顯示了美國國會某些人對“中國制造”的敵視態度。
            
            責在奧巴馬政府
            
            在當前情況下,能否遏制美國國內尤其是國會內保護主義抬頭趨勢,主要取決于奧巴馬政府。
            《華盛頓郵報》認為,“購買美國貨”條款是奧巴馬貿易政策面臨的“第一個挑戰”,“他(奧巴馬)必須權衡美國保護主義帶來的可能后果”。
            在“購買國貨”條款上,奧巴馬政府內則仍頗多雜音。對于該條款,基于經濟學界和商界的一片反對之聲,奧巴馬本人最后明確表示,美國不能“向世界傳遞保護主義信息”,“任何條款都不應當引發貿易戰”。
            但美國副總統拜登此前則表示,經濟刺激方案中包含“一些‘購買國貨’條款是合法的”。最終,拜登的話成為事實。奧巴馬的講話,更多不過是一種姿態。因為奧巴馬本人也清楚,在他不會、也不敢否決經濟刺激方案的情況下,是否購買國貨,他的話也只是說說而已。
            但美國國會可以以政治利益和意識形態掛帥。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自由貿易”的主要推動者;作為金融危機的肇始國,美國也理應在應對危機和促進世界經濟發展上承擔更多義務。但“購買國貨”條款卻無疑損害美國形象,如果更多類似方案出臺,將勢必引發貿易戰,奧巴馬“重塑美國”的努力也將淪為空談。
            經濟危機必然引發保護主義,但如果不能有效遏制保護主義,則將會使經濟陷入更大的災難。在這方面,美國可以說教訓相當深刻。
            上世紀30年代,美國出臺了《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以此限制進口,但結果卻引發了全球貿易大戰,世界經濟也由此陷入大蕭條,美國經濟也很長時間未能得到復蘇。
            相關數據就顯示,由于貿易戰,歐洲對美國出口由1929年的13.3億美元迅速下滑至1932年的3.9億美元;美國對歐洲的出口則由1929年的23.4億美元下降至1932年的7.84億美元。1934年的世界貿易總額比1929年下降了三分之二,對美國就業帶來了更嚴重的打擊,1930年美國失業率為7.8%,1933年則達到了22%。
            貿易戰的幽靈,正在世界上空徘徊。除了美國的“購買國貨”條款外,印度已從去年11月開始執行增加進口鋼材稅率和限制部分品種鋼材進口的禁令,歐盟則從今年1月起增加對黃油、奶酪等一些產品的出口補貼。
            英國商務大臣曼德爾森就警告,當前存在一種現實的危險,即某些政府和企業將保護主義當作良藥,“但對經濟復蘇而言,它也是一副毒藥。我們應從上世紀30代汲取教訓,在21世紀我們不應再犯同樣的錯誤”。■

          相關熱詞搜索:幽靈 徘徊 貿易戰 貿易戰的幽靈正在徘徊 美國正在打贏對華貿易戰 美國貿易戰最新消息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