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如何走出經濟困境?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人生感悟 點擊:

            如何走出經濟困境?   全球經濟是如何陷入混亂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出現了多種版本的解釋:銀行既愚蠢又貪婪;生命固有的不確定性造成了經濟決策者們的愚蠢;帝國總是會過度擴張,而在此過程中不斷高漲的毀滅性債務終究有一天必須償還……中國總理溫家寶的解釋是:“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有關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不當、長期低儲蓄高消費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金融機構片面追逐利潤而過度擴張;金融及評級機構缺乏自律,導致風險信息和資產定價失真;金融監管能力與金融創新不匹配,金融衍生品風險不斷積聚和擴散。”這切中要害。
            現在要做的事情是要找到脫離這場全球經濟災難的出路,因為這場災難的規模的確很可怕。全世界現在必須同時應對的是兩場互相關聯的危機。狹義的危機是美國房產市場崩潰的后果,廣義的危機是在過去一代人時間里發展起來的全球債權國與債務國的重大不平衡。由于美國的行動對于改革全球經濟、改變管理全球經濟的體制結構十分重要,因此,其他國家都分擔著美國的問題。(《時代》2月16日)
            
            貿易保護主義再現
            面對世界經濟危機,貿易保護主義幽靈有再度浮現的趨勢。這種急于保住國內就業和資本市場的經濟民族主義,正將經濟危機推向政治危機,并給處于衰退中的世界經濟帶來威脅。若不馬上扼住苗頭,后果嚴重。經濟民族主義勢頭興起之時,甚至連商業的基本理性也會遭到踐踏。若各國只考慮拯救自身,這將是各自互相毀滅的開端。
            現在最大問題是美國會怎樣行動。經濟刺激計劃中的“購買美國貨”的條款是令人警惕的國家主義做法。奧巴馬總統表示他不贊同購買美國貨的說法。但還不夠。他需要以下面三條原則,采取進一步措施。第一是合作性。各國拯救計劃即使細節上有所不同,但應圍繞著通用原則建立。第二是容忍性。各國刺激計劃即使讓一些外國企業受益,也還是應該包括開放市場。第三是多邊主義政策。IMF和其他開發銀行能夠幫助解決新興市場國家滿足資本不足問題。若世貿組織成員國保證完成多哈貿易談判,并實現在去年G20會議上所做的放棄貿易制裁的承諾,該組織是有助于支持全球貿易體系的。
            (《經濟學人》2月7日)
            
            我們是社會主義者
            有人把奧巴馬政府的財政刺激計劃稱作2009歐洲社會主義法,理由是該計劃名義上創造就業機會,實則增加政府財政負擔,損害納稅人利益。不論人們承認與否,美國的經濟模式已經越來越歐化。根據經濟合作組織的數據:美國政府10年前開支約占GDP的34.3%,同期歐元區為48.2%,約差14%;預計美國明年達到39.9%,而歐元區47.1%,差距縮至不足8%。隨著各項政府福利擴大造成的開支增加,美國會更接近法式社會主義。人們不一定會馬上接受如此社會形態。然而,在政治對話背景已更新的環境下,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人打交道的更多問題是,如何管理一個混合經濟體,而不是美國是否應具有這類經濟體。
            美國民眾并不信任政府,也不想要大政府。但是民眾希望政府提供醫療保健、國防、金融和住房的保障。短期看,能夠解決金融危機的只有靠政府刺激經濟,消費者和工商界都無能為力。長期看,人口老化、全球變暖和能源成本上升也需要政府增加稅收和開支。然而,美國在許多方面,特別是文化上仍然保留中右性質,金融危機一旦過去,其本質仍會令它轉向更自由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新聞周刊》2月16日)
            
            以色列鷹派才能保證和平
            以色列10日舉行大選。以色列前總理內塔尼亞胡及其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勝算較大。選民們心里明白,只有強硬派才能夠真正給這片土地帶來和平。以色列左翼政黨工黨執政的29年間(1948年―1977年),以色列確實打贏了四場戰爭。但是,每場戰爭過后,工黨都沒能把勝利定格為永久的和平。內塔尼亞胡很有可能成為下屆政府的新首領。雖然外交部長利夫尼所領導的前進黨正在縮小與利庫德集團的民意支持率差距,而且更極右的以色列家園黨會瓜分利庫德的票源,但是利庫德仍然有希望穩住大局。
            10年后的今天,如果內塔尼亞胡再度當選總理,對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和脆弱的中東地區將意味著什么呢?那將是一次引人注目的回歸。與10年前的選情不同,當時中東尚有和平進程啟動,而今天什么也沒有。鷹派的內塔尼亞胡曾表示,他任下絕不會同意與巴勒斯坦共治耶路撒冷,也不會把格蘭高地還給敘利亞。加沙問題更是他的主打牌。分析人士擔心,內塔尼亞胡與主張以新策略處理中東事務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可能生成沖突,損害美以關系。(《明鏡周刊》2月6日)

          相關熱詞搜索:困境 走出 經濟 如何走出經濟困境? 個人如何走出經濟困境 分享經濟怎樣走出困境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