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中歐關系背后的“鐘擺”效應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人生感悟 點擊:

               如果歐洲以投機主義心態來對待中方務實主義的作風,那么,中歐關系仍然還會充滿危機。      在巴黎歌劇院,芭蕾演員時而肩扛武器、踮起腳尖旋轉,時而展腿跳越、頂槍射擊,舞動中,腿和槍完美地排成行。這就是2009年1月5日由中國國家芭蕾舞團給法國觀眾上演的革命現代舞劇《紅色娘子軍》。這部曾被西方排斥為階級斗爭的“意識形態宣傳劇”,重新獲得法國觀眾青睞,這至少說明,只要當事人換個角度看問題,所得出的結論就不一樣了。
            這種觀察也完全適用于解釋2009年之后、中歐關系為何全面回暖。
            自2008年12月法國總統薩科齊罔顧中方苦勸,執意以歐盟輪值主席國名義在波蘭會見達賴,中歐關系跌入低谷,中法長期以來建立起的友好關系也面臨挑戰。然而,歐亞大陸東西方的寒意僅僅只籠罩了一個多月,中歐在相互認識與再認識過程中,就跨過了低谷,正如鐘擺疾速掠過低點一樣,一切又朝著更富有成效的新政治經濟學關系發展。
            
            穩固務實的關系符合各方利益
            
            溫家寶總理于1月27日至2月2日訪問瑞士,出席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接著訪問了德國,然后取道比利時訪問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并馬不停蹄訪問了西班牙和英國。除了法國,幾乎把歐盟成員國里人口和經濟的大國都訪問遍了。
            在國際關系學上,外交姿態總被賦予了某種特別涵義。正如中國外長新年第一次出訪都要先訪問非洲,借此姿態來昭示中非關系特殊一樣,溫家寶總理選擇在中國農歷新年重要節日之際出訪歐洲,尤其是歐盟總部布魯塞爾,也一樣是帶有某種意義的外交姿態。
            溫總理在達沃斯論壇歷時30分鐘的主題演講,把這一場新年訪問定位為“信心之旅”,以前所未有的視野,抬升中歐關系到全球背景內,向歐洲乃至世界傳遞“信心”,以期挽手合作,抗擊洶涌而來的全球經濟衰退。溫家寶引用了瑞士作家馬克斯?弗里施的一句話:“只要去掉其中的災難成分,危機就是一種建設性的狀態。”
            在柏林,溫總理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共進早餐,一同欣賞柏林晨景。中德發表聯合聲明將合作應對金融危機,德國式金融謹慎主義和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越來越被世人看作挽救美式金融資本主義災難的依靠。
            在布魯塞爾,溫總理會見了歐盟理事會秘書長兼歐盟負責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級代表索拉納,會見了歐盟新任輪值主席國捷克總理托波拉內克,會見了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兩人會談后共同出席了記者招待會。兩人談笑風生,溫總理不看稿子,“用心”講話。
            大概在10天前,由歐盟輪值主席國捷克外交部第一副部長波亞爾率領的歐盟高級代表團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中歐第四輪戰略對話會,波亞爾說對話“非常友好、非常開放、非常詳細”。三個“非常”和溫總理的“用心”講話,說明中歐關系不僅恢復到2008年4月巴羅佐訪問北京時的程度,而且似乎在向外界表明,雙方關系“從未不正常過”。現在,雙方的對話和峰會將重新啟動。
            此前,中國政府宣布向德國、西班牙等國家派出大型采購團,這被國際觀察家視為中歐走向穩定的雙邊關系的重要姿態。歐盟把中國視作重要的市場和經濟伙伴。中國對歐盟貿易享有逾1700億歐元的巨額順差,中國政府派出經貿代表團加深雙邊經濟關系,合情合理。
            統計數據表明,2008年中歐雙方貿易額達到4256億美元,同比增長19.5%,歐盟連續5年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歐洲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其地位的重要性甚至于超過了日本和美國。
            全球金融危機的沖擊下,全球經濟呈現出需求下降、市場萎縮的現象,嚴重影響了貿易大國德國、英國等國家的經濟,中國也身受其害。數據表明,歐盟除法國有龐大內需支撐下受全球經濟衰退影響較小之外,包括德國、英國在內的歐盟國家的經濟都在痛苦中衰退下行。中國去年11月、12月的出口額增速劇烈下降,2009年GDP增長率下調,國際上也充斥著“唱衰”中國經濟的聲音。
            這些因素決定著中歐關系必須建立務實和穩固的關系的重要性。這個重要性給中歐關系的“鐘擺”提供了“勢能”,強大的勢能可以轉化為沖破低谷的動能,向更高的水平擺動。可以預想到,在大勢的帶動下,中法關系也將很快在政府層面上恢復正常。
            
            警惕中歐關系之鐘“停擺”
            
            “鐘擺效應”揭示,諸如空氣、懸浮物等的摩擦或阻力,鐘擺出現遞降反應,最后止于低點。要保持鐘擺有效運轉,一要減少和排除阻力,二要適時給予助力,以推動鐘擺幅度向更高點沖進。
            盡管中歐之間在經濟層面上“牢不可破”,還在應對諸如全球變暖、恐怖主義等全球性議題上有實質和戰略合作意義,但中歐之間仍然充滿多種破壞因素。中歐之間必須表示出現實主義態度。
            就連經濟層面上也在爆發各類摩擦。中國家電業曾在歐洲一路狂奔,攻城掠寨,正準備在歐洲市場做大家電業這一盤子時,歐盟一道反傾銷“武器”,搞得中國家電業傷痕累累,至今都未恢復元氣。而就在溫家寶總理訪歐前,歐盟正式啟動對中國緊固件產品的反傾銷措施。歐洲是中國緊固件產品的最大出口市場,歐洲在中國緊固件在歐洲鋪開大盤子時,掀翻桌子,釜底抽薪,其行為對中國特定產業造成致命打擊。
            歐盟雖躍升為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但歐盟對華啟動反傾銷調查數量也是最多的。而中國也是歐盟最想進入的市場。從某種意義上,中歐經貿關系的技術層面操作還需要中歐雙方更高的智慧水平,在度與時的選擇上,還應朝著理性和互惠的方向發展,否則貿易報復的爆發可能葬送中歐經濟關系的基礎。
            其次就是如何調適“歐洲價值觀”與“中國規則”之間的關系。前德國總理施羅德曾告誡歐洲領袖們,強行向中國推行歐洲價值觀是行不通的。著名詩人易卜生也曾說過:“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它們從不相匯。”
            中國對歐數次“憤怒”外交均起因于歐洲價值觀對中國價值觀的傲慢,比如去年法國發生的“奧運圣火”事件。而外交沖突也必然影響到雙邊關系的正常發展。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規則”的話語權也將相應擴大,歐洲不能無視中國在這方面得到尊重的要求,取消對華武器禁運事實上就是一種尊重的姿態。
            目前,隨著美國奧巴馬政府明確要求關閉關塔那摩監獄,歐洲有可能成為美國安置“東突”恐怖分子的選擇地,英國等國家已經表明不會接收,但德國等一些國家可能不顧中方反對,樂于給這些恐怖分子提供庇護。在筆者看來,關塔那摩囚犯將會是下一個中歐關系波動的“阻力”之一。
            最后,歐盟雖共有一張面孔,但中歐關系的內容卻龐雜多樣,這樣一來,中歐之間的“鐘擺”有可能被個別歐洲大國濫用,通過一家扮“紅臉”,另一家扮“白臉”,肆意“榨取”中方利益。2年前,中德關系一度出現緊張,法國薩科齊高調來訪,攬走了巨額訂單和合同。現在輪到薩科齊扮“紅臉”,德國、英國等又迅速與中方“熱乎”起來。有專家認為,如果歐洲以投機主義心態來對待中方務實主義的作風,那么,中歐關系仍然還會充滿危機。(作者為國際政治文化研究學者)

          相關熱詞搜索: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