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瘋狂大麻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美文摘抄 點擊:

               即使研究藥物依賴性的學者們也贊同這樣一個觀點:一個積極、良好的教育環境,尤其是在兒童時期和青春期,是一個人抵抗“成癮”的強有力的保護傘。      懵懵懂懂、智商只有75的阿甘在《阿甘正傳》中誤打誤撞地經歷了肯尼迪接見、越戰、中美乒乓外交、水門事發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作為一代美國好品行的化身,阿甘成了“20世紀末的最后一個好人”。
            不過他那心愛的女人珍妮就不那么幸運了。她似乎用犧牲自己一生的代價來經歷那個動蕩時期的美國――反戰、性解放、癡迷搖滾樂,從吸毒女到反社會的嬉皮士,珍妮出現在了太多的歷史符號中。她在俱樂部里演唱的鮑勃迪倫的《Blowin" In The Wind》,在街頭跟著長發飄飄的嬉皮士去舊金山。在那首經典的《going to sanfrancisco》中,人們見識美國60年代由藥品和麻醉劑引起的嬉皮士運動。
            那是一個好像一整代人都在服用麻醉劑的時代。連小學生也在回家的路上反復吟唱著按《雅克兄》曲調配的詞:
            大麻葉,大麻葉,
            LSD,LSD,
            大學生在制造它,
            中學生在服用他,
            我們為什么不行?
            我們為什么不行?
            
            大麻美國
            
            大麻是當今世界上最廉價、最普及的毒品。與此同時,它也是著名的中藥,先秦時期的醫書已有關于大麻性味的記載。作為藥品的大麻,能用于止痛、麻醉、止痙、抗抑郁、激發欲望、平喘以及抗菌消炎。但到了20世紀初期,僅僅為了得到快感而使用大麻的人多了起來,尤其是在美國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中間。因為大麻類毒品的主要活性成分四氫大麻酚(THC)有顯著的致幻覺作用。
            20世紀60年代,大麻更是像水銀瀉地般傾入美國大、中、小學校園。威廉?曼徹斯特在《光榮與夢想》中這樣描述:1967年的“愛情之夏”,有些人靠販賣DMT、莫斯卡靈、邁瑟德林、LSD以及更受普遍歡迎――也更安全的――大麻葉發了財。這些毒品是售給那些中產階級及其上層中感到幻滅的子女的,那些人離開了自己認為是令人窒息的端正生活,“去干他們自己的事”而涌向嬉皮士群居村去。波特、布、瑪麗簡、草、瑪麗?沃納――他們所知的大麻的一些別名――在墨西哥每公斤(2.2磅)賣25元,走私到了美國,每公斤可賣150-200元,分成了34袋一英兩裝的小袋零售,每英兩可以賣到25元,即每公斤850元。“喬特煙”――大麻煙卷――街頭上每支賣一元。
            美國醫學會毒癮調查會主席亨利?布里爾醫生估計試吸大麻的美國人從60年代初期的幾十萬人,到60年代末增加到800萬人,其中多數都是十幾歲的孩子。這還遠遠是最保守的估計,美國公共衛生署估計的數字是2000萬人。《花花公子》雜志的一次調查報告說,全國47%的大學生承認吸大麻煙卷,不過只有13%的大學生說他們經常吸用。高收入家庭的成員吸得最經常。
            大麻問題還在進一步加劇。使用大麻的青少年越來越多,他們將之視為很酷的一件事兒。而青少年的偶像們――從體育明星到演藝明星也沒少用大麻來揮霍令人艷羨的青春和無與倫比的才華。即便是最害怕被人揪住小辮子的美國政界人士,也沒能逃脫在年輕時吸食大麻的荒唐經歷。從克林頓到小布什及至剛剛就任的奧巴馬,最近20年來的美國總統們也沒少遇到“大麻”煩。
            業內人士指出,大麻風行的主要原因大概有兩點:一是大麻比海洛因便宜易得,可以自己栽種,制作也不復雜,大麻葉就像煙葉一樣,揉碎了卷在紙中就能抽;其二,大麻不產生嚴重的戒斷癥,用過大麻以后可以較為容易地戒掉。
            正因為如此,美國人艾里克?施洛瑟在《大麻的瘋狂:美國黑市中的性、毒品以及廉價勞工》一書中揭示了一組令人驚詫的數據。美國大約有1000萬到3000萬人種植大麻,其中大約有10萬到20萬人是商業種植者。這些大麻種植者的目的不盡相同,一些人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為了賺錢。而另外一些種植大麻的人不太有商業意識,他們只是將大麻送給朋友或以稍高于成本的價格將大麻賣出,與他們的鄰居共享大麻種植的技術,相互比較各自種植的大麻成色,就像是在夸耀家產的西紅柿一樣。2008年6月26日聯合國在其發布的《2008年世界毒品報告》中指出,在發達國家,人們正通過室內種植生產藥效更強的大麻藥草品種。
            到1988年底,美國政府在反大麻方面投入的費用高達9.7億美元,大概占了全國毒品管制費用的20%至25%。而最近一些年,美國政府花費大約40億美元用來打擊大麻。美國緝毒局最初只是在1979年,在加利福尼亞州和夏威夷州開展了清除/鎮壓大麻項目,現在,聯邦特工在所有的50個州都在搜尋被大麻種植業的業內人士稱為“栽培”和“園藝”的大麻種植業務。
            
            沒有一個人可以準確地說出美國的大麻產量。2000年,美國緝毒局清除了大約260萬磅的國產大麻,之前,緝毒局聲稱他們沒收的大麻數量超過了國內產量的一半以上,而批評家則認為緝毒局實際上只發現了國產大麻的10%到20%。單從美國的大麻價格上看,有每磅400美元的新墨西哥州劣質大麻,還有每磅超過7000美元的被稱為“北極光”(Northern Lights)和“阿富汗庫什”(Afghan Kush)的精品。很顯然,美國黑市的大麻數量肯定是巨大的。大麻可以稱得上是美國利潤巨大的商品作物。
            “麻風”蔓延
            
            美國的鄰國加拿大面臨的問題同樣嚴重。聯合國毒品藥物委員會發表的《2007年世界毒品報告》稱,在發達國家之中,加拿大人吸用大麻高居首席。在2004年,6.8%介乎15至64歲的加拿大人,承認曾吸用大麻。加拿大聯邦衛生部全國青少年吸煙和使用大麻調查結果也顯示,魁北克省中學七至九年級的學生中,32%承認曾吸用大麻,列全國之冠。加拿大戒毒專家認為,在各類可導致使用者日久上?的毒品之中,大麻屬“最為溫和”;但青少年吸用程度則“最為廣泛”。
            歐洲地區吸食大麻的人數則歷來居于高位。歐洲15-64歲人群中,有1/4左右(約7200萬人口)嘗試過吸食大麻。雖然荷蘭的法律較為寬松,但是荷蘭人倒不太喜歡和大麻沾邊。而丹麥、法國、英國等地的人在平時生活中或多或少都要吸食大麻。
            另外一個和美加兩國相似的情形是15-24歲的人群吸食大麻最多。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在2003年所做的調查結果顯示,在1.6萬名年齡在12歲至18歲的參加調查的學生中,約有30.3%的青少年吸過混合煙草和大麻的大麻卷煙,27.5%的青少年只吸香煙。
            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瑪麗?朔格指出,所有吸大麻的人都吸煙草,但是吸煙草的人并不一定吸大麻。根本的轉變發生在1999年到2003年之間,兩個因素起了作用:香煙消費的降低和大麻消費的升高都導致吸大麻卷煙的人超過吸煙草的人。
            在英國,大麻多年來都歸屬于B類違禁藥物,身上攜帶若被警察抓到,通常就會被判入獄。但是2004年它被降為C類藥物之后,吸食者反而開始減少。英國犯罪率調查數字顯示,在2004年,16歲至24歲的年輕人中,25%以上說他們用過大麻,而到2007年數字降低到了不足21%。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和普利茅斯(Plymouth)大學2008年公布的一項聯合調查結果顯示,政府把大麻歸類于哪個級別的藥物并不影響人們是否吸食。研究者認為真正需要的不是加重刑罰,而是提供更好的信息,讓人們了解吸食大麻的潛在危害。
            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所長陸林教授也指出,人們對吸食大麻的危害認識還遠遠不夠。“覺得大麻比酒精或者香煙危害更少或者類似的認識是絕對錯誤的。雖然大麻沒有明顯的戒斷癥狀,但在心理渴求方面一點不比海洛因差。需要特別警惕的是雖然國內目前吸食大麻的人數不多,但已經呈現出年輕化傾向。毒品總是先從國外流行,然后再傳到國內。90年代流行鴉片、海洛因,近5年則以冰毒、搖頭丸為主,大麻正在慢慢進入,估計再過5年左右就會流行起來。”
            
            “大麻”煩
            
            學者們早就注意到大量或長期使用大麻,會導致學習障礙和中風等神經系統疾病。輕者注意力、計算力和判斷力減退,思維遲鈍、木訥,記憶混亂;重者免疫系統遭到破壞,細胞與體液免疫功能低下,易受病毒、細菌感染。所以大麻吸食者患口腔腫瘤的多。
            近年來,科學家還證明了大麻的活性成分可使血壓中的甘油三脂水平上升。而甘油三脂升高可能是大麻導致心血管和大腦疾病的重要原因。在英格蘭,由大麻引發精神病而接受治療的人數目前呈上升態勢。一項對瑞典5萬多名士兵隨訪15年的科研結果證明了大麻的使用使精神分裂癥的危險性增加30%。
            在類似的研究中,科學家對荷蘭4045名無精神病者和59名基本診斷為精神性疾患患者作了3年隨訪,顯示使用大麻與精神病之間有顯著關系。原本有精神性癥狀并使用大麻者結局更糟。對美國1920名社區成人樣本隨訪15年,結果表明使用大麻出現抑郁的危險性增加4倍,使用大麻特別與自殺念頭和快感缺乏的增加有關。澳大利亞一項研究的類似結果顯示,對大批14-15歲人群隨訪7年后,使用大麻與焦慮或抑郁之間存在劑量――效應關系,這表明經常使用大麻其相應的焦慮或抑郁發生率會升高。
            陸林教授也在自己的研究中發現,吸食大麻容易導致精神出現狀況。“已經出現多起傷人和自傷的情形。在許多城市,差不多有50%的案件和吸毒有關。”在陸林教授特別指出的新疆吸食地區,某市人民醫院在2002年到2006年間共收治了87例維吾爾族吸食大麻導致精神障礙的患者。他們表現出以興奮、沖動、行為紊亂、幻覺、妄想為主的精神癥狀。吸食大麻量越大、持續時間越長、臨床癥狀也就越重,而且大部分殘留智能缺損、人格改變。
            讓陸林教授擔憂的還有一點是大麻吸食常常呈現集體化傾向。“國內的球星、演藝明星,還有商人、經理人,這些有經濟基礎的人聚集在一起吸食大麻,常常會有性沖動,發生性亂交,從而導致艾滋病的泛濫。這和海洛因通過注射傳遞艾滋病的途徑很不一樣,危害性更大。”
            隨著新型毒品吸食人群從青少年向公司白領、中產階層擴散,吸食場地從歌舞娛樂場所向私人會所、居室等隱秘場所發展,對那些充滿好奇心的孩子家長而言,如何避免孩子一不小心上了賊船真是一件頗為傷神的事情。
            一個好消息是,科學家們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人們之所以會掉進毒品的陷阱,是因為過著孤獨、壓抑、無趣的不幸福生活。如果生活在快樂的伊甸園中,有可能根除任何形式的成癮。來自英屬哥倫比亞Simon Fraser大學心理學系的布魯斯教授已經通過小白鼠試驗驗證了這個推斷。
            布魯斯教授為小白鼠們構建了一個天堂――鼠園里有漂亮的溪流和草地,有罐頭瓶子可供戲耍,還有大量小房間供鼠類們進行約會、婚嫁等社會活動。可憐的小白鼠們再也不用整天在迷宮中瞎轉了。結果真實的天倫之樂顯然超過了毒品的人工快感,鼠園里的老鼠們對嗎啡溶液幾乎不怎么碰,而對照組中孤獨、沮喪的老鼠們則很快接受了借毒消愁的命運。這些形單影只的家伙喝下的嗎啡雞尾酒足足是鼠園里那幫幸運兒的12倍!
            所以,即使研究藥物依賴性的學者們也贊同這樣一個觀點:一個積極、良好的教育環境,尤其是在兒童時期和青春期,是一個人抵抗“成癮”的強有力的保護傘。■

          相關熱詞搜索:大麻 瘋狂 瘋狂大麻 瘋狂大麻原版 瘋狂大麻dj完整版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