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驅魔,或者著魔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美文摘抄 點擊:

               中學那陣,特別渴望離家出走。無數次我坐在陽臺上,構思在早飯的時候,很平常地和父母告別,想著他們大概頭也不會抬地嗯一聲,我的眼淚就涌上來,“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們說再見了,你們居然感覺不到!”
            虛擬出走了很多次,后來讀大學,一個寢室八個人,每個人都這樣想象過,甚至實踐過,所以,約翰?康諾利《失物之書》的主人公一出場就掌握了我們的同情,因為這個失去母親的孩子,有更強大的理由要離開繼母的家,躲開爸爸在媽媽死后馬上結婚馬上生下的小弟弟,于是,我們陪著滿是辛酸滿是嫉恨的戴維穿過古宅后的廢園,進入了童話世界。
            是童話世界。不過讓我先提醒你,康諾利是愛爾蘭出身,他寫作的發端和興趣都在驚悚。所以,千萬不能拿著《失物之書》哄孩子上床,因為故事有點黑:小紅帽不僅不怕大野狼,還愛上狼,生下狼人;七個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的關系,啊歐,那是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關系;而著名的騎士羅蘭,現在成了魔咒森林中尋找同性戀人的家伙,而羅蘭跟我們的主人公戴維講的幾個故事,更黑。不過,倘你因此認定《失物之書》要講反轉童話的“壞人壞事”,那離題更遠,康諾利的小說決心不是制造惡婆娘白雪公主,雖然他一定有那么點小惡意,但從頭到尾,扭曲人也好,老國王也好,魔幻森林中的惡意終究不能磨損戴維的善良,性命攸關的時刻,他也沒有出賣自己的小弟弟。人魔一剎那,戴維醒來第一眼看到守護床側的繼母,她叫一聲“戴維”,他說,“對不起”。如此回到人間。
            戴維的故事發生在戰火紛飛的二戰時,所有的魔幻因為有戰爭這個終極魔幻的掩護,顯得似幻卻真,所以康諾利的書和《哈利?波特》放在一起賣,就是貌合神離。《失物之書》的結尾非常動人,顯示了康諾利作為作家的功力:歲月荏苒,父親和繼母離婚,獨自鄉間垂釣,釣魚時離開人間。戴維娶妻生子,但孩子和妻子都應了魔咒森林的預言,“你所在乎的那些人,愛人,孩子,會倒在路旁,你的愛也無法拯救他們。”都死了,小弟弟喬治也死在遠方的戰場,遺體安葬在國家墓園;繼母羅斯也死了,留下她的房子給戴維。終于,戴維的最后一天也到了,他走出房子,穿過夏日潮濕的草地,去和死去的親人會合。
            康諾利還挺年輕,處女作《奪命旅人》發麻驚悚,我的意思是,如果辣分麻辣和勁辣,那么《奪命旅人》是麻辣。該書全球拿下二十多種語言,創下新人預付版稅紀錄,出手就開創驚悚新類型,而完成《失物之書》后他繼續驚悚路線,預備勁辣奪人,“不能白當了愛爾蘭首席驚悚大師”,而他的粉絲則當他英語世界第一驚悚師傅。不過,讓多少人魂飛魄散不管,他自己卻在一次訪談中,相當傷感地說,也許,我再也寫不出《失物之書》。
            這的確是一次性的作品。《失物之書》最迷人的地方是,在這樣一部既可以稱為寓言又可以叫作魔幻,既是童話又是寫實的作品中,作者自始至終保持了干凈靈魂,好像一直穿著校服還是人生第一張臉;又或者,是行吟詩人奧爾菲前往陰間帶回自己妻子,他只有一次機會,倘若回頭看她,她就永遠消失。《失物之書》后,康諾利真正告別寫作和靈魂的少年時代,就像影片《梅蘭芳》,隨著一聲“芝芳”,黎明登場,青年梅蘭芳的靈韻就此消失。
            奧爾菲回頭,妻子再次被死神帶走。《失物之書》具有的水晶質地,在它完成之日,就成了康諾利,當然也是我們每個讀者的鄉愁。其實我們都知道,發生在廢園里的一切,可怖的也好可親的也好,都是我們走過的或即將要走的道路,所以《失物之書》中的驚悚從來不曾讓我們放下書掩面驚叫,青春悲情壓過了奇情路線,還有什么比童年消逝更讓人驚恐?
            沒有了,歲月里的白雪公主也好,白雪惡婆也好,都是夢,只是,有時候,現實不夠好,我們向夢里出逃,有時候呢,夢不夠好,我們向現實出逃,戴維一進一出,一出一進,不過表明了,童話和現實分享一個因果一個世界。就像康諾利自己,為了驅魔,拿起筆,結果是自己著了魔。而我們讀者,雖然中了康諾利的招,但也看到了他的心。■

          相關熱詞搜索:著魔 驅魔 驅魔,或者著魔 著魔和驅魔的故事 著魔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