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野史的電視表達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歷史回眸 點擊:

               一些隱藏在民間的學者,許多人并不是文史學家,他們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或者是一名普通的教師,但他們卻對自己生活的家鄉山水充滿著人文情感,利用業余時間,去圖書館查閱大量資料,用腳步去丈量歷史和現實的距離,并去那些早已湮沒在時間塵埃中的文化遺跡進行現場勘測,他們研究的嚴謹態度不遜于大學教授,研究的手段也充分體現了民間文人的智慧。
            
            “我們常說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從炎黃算起,標志是良渚文化,鑒定依據就是玉琮。1990年,在蕭山跨湖橋,民眾改造田野時,發現了泥土里的獨木舟,據今已有8000年歷史。舟行水上,蕭山很可能原本就在海邊、江上,所有文化均產生于生存需要,它肯定不是天然的。這個發現使得很多專家在講到中華文明時,改口說八千年。但這個考古發現,畢竟誰也沒有安下心廣而告之,教科書也沒有改。所以,我們的片子一定要從8000年前講起。”《浙江文化地理》總策劃程蔚東說。
            其實,他還遺忘了一點,就在他所說的這部紀錄片里,中華文明史被提前到了更早的9000年前。2006年,在嵊州磚廠挖出一些陶罐,這個發現被稱為小黃山遺址。嵊州市文物管理處辦公室主任張恒說:“小黃山是目前發現的長江下游最早的一種新石器時代文化,距今9000年,比我們熟知的河姆渡文化起碼早了2000多年。”有一件出土器物是一個石制飾品,桶狀的石鎖上剛好可以用一個手握住,上面雕刻著一個的人頭紋飾,中空穿繩,內外都打磨得非常光滑,據張恒介紹說,這件飾物的石質比較硬,這么硬的石材被加工成石器,說明當時石器的制作水平已經非常高。雖然出土了大量陶器和石器,但對于年代的推測只是民間說法,盡管張恒他們是文物工作人員,卻并不是權威,9000年文明的說法也不能成為定論。
            
            蘭亭的軍事秘密
            
            程蔚東的意圖要通過電視,把隱藏在民間的野史專家挖掘出來,讓他們有表達的途徑,進而獲得學界的認可。
            吳大新就是這么一個野史專家,他是浙江紹興經濟開發區蕺山街道的黨委書記和人大工委主任。經過十年的研究,他寫了一本書《紅月亮》,得出結論:永和九年蘭亭會并非“文人雅集”,而是王羲之主持召開的事關東晉命運的秘密政治、軍事會議。
            紹興一個酒廠正準備開發一種叫做永和九年的老酒,借著紹興蘭亭曲水流觴的典故,做一次產品的歷史典故包裝。《浙江文化地理》總導演許繼鋒在一次和朋友聚會上聽到了吳大新的推斷。在大家查閱史書普遍可以得到的知識里,三國歸晉之后,到了東晉,是中國的又一個亂世,雜號將軍眾多,王羲之的右將軍稱號,多數學者認為那只是一個虛號,在大家眼里,王羲之實際上只是一個文人。晉室南遷后,皇室急于北伐,奪回故都洛陽。“王與馬,共天下”,作為晉朝的大姓氏族,歷史上的王羲之曾經做過東晉王師的參謀長,右將軍是鎮守首都建康西城門的,用現在的話說,他是衛戍部隊的最高將領。
            
            吳大新告訴記者:“當時的三個國家,前秦、前燕和東晉,永和八年東晉北伐,損失了1.5萬人。不要小看這個1.5萬人,當時東晉的總兵力就10萬,總人口也只有六七百萬。蘭亭所在的會稽是戰爭的大后方。王羲之時任會稽內史加右將軍軍銜,掌管會稽。東晉將相桓溫和殷浩不和,王羲之夾在矛盾中,蘭亭會是為了將相和。”
            如此江山殘照下,奈何心事菊花邊。“參加會議的除了王羲之和他的兒子外,還有當地的大姓氏族代表,各級行政長官,僅省軍級干部,就有6人,而大部分都在軍中供職,絕非過去所說的一幫文人。他們千里迢迢來到紹興,大部分來自京城乃至前線,不可能是來趕‘雅興’的。如果是文人雅集,那么,有幾個名士沒出現是說不過去的,像許詢、阮裕,甚至連和王羲之關系密切的道士許邁、高僧支遁都沒有來。”吳大新說,在這次會議上,王羲之想調和桓溫和殷浩的目的失敗了。“所以,你去看王羲之的《蘭亭序》,后半段他大聲疾呼,帶有悲憤的情緒,就是因為這次會議無疾而終。都說千古悲涼《蘭亭序》,這就是密碼。”
            古人畫王羲之,畫得最多的是《羲之愛鵝圖》,王羲之寫字換鵝,一筆寫鵝字的故事,中國老百姓都耳熟能詳。
            魯迅曾寫過一篇《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的關系》,在這篇文章中,他詳細闡述了魏晉時期人們愛吃藥的風俗,而王羲之也是這其中的一員,他常常和道士許邁“服石采藥,不遠千里”。但是這種藥的毒性很大,要吃鵝肉來解毒。那么,王羲之為什么要吃藥?他吃的又是什么藥呢?王羲之從年輕時就患有偶發性頭痛病,現在人叫做癲癇癥。發作起來很厲害,讓人痛不欲生。因此王羲之加入到自漢魏以來服食“五石散”的名士行列中,這個“五石散”成分是赤石脂,白石脂、紫石脂、鐘乳石和硫磺,藥性很熱,吃了以后,要不停地用涼水澆身,不停地走動散熱,否則就會中毒而死。當時很多人服用此藥,因為如果節度掌握得當,就會出現“身輕、行動如飛”的感覺。王羲之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他自幼又是五斗米道的教徒,對五石散很迷信。據吳大新介紹說,土法鵝毛燒成灰有治療癲癇的功效,此外,鵝肉具有解五臟丹毒的功效,可解王羲之服用的五石散的毒性。所以,王羲之愛養白鵝,一方面是他喜愛白鵝,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養身解毒。
            記者看到吳大新所著的《紅月亮》,無一處不是引經據典,滿眼的古文,可以想見,對當今人的閱讀習慣來說,他的文字和發現很難流傳開來。程蔚東說:“所謂閱讀文明,不是讓所有人都翻閱古籍,我希望通過一小時的電視畫面把500萬字的研究成果傳遞給大眾。而且,我感覺,我的片子如果只是重復經典歷史研究,而沒有吸收民間的研究發現,這不可以。在吳大新之前沒有人提出過這種說法,千古悲涼《蘭亭序》,純文人消遣不可能寫出這種東西,節目播出后,書法界基本認可了這一發現。其實,令世界驚異的文化發現往往不來自大家。實際上,來自民間的典籍文化研究同樣是來自知識分子――民間知識分子。吳大新也有可能成為研究王羲之的大家。”
            尋琴記
            
            《浙江文化地理》十集,又叫《錢塘十記》。其中記錄的很多民間發現頗有傳奇性。82歲的建筑設計師蔣逸人50年前在臺州黃巖主持一個建筑工程,他在黃巖九峰書院邊上的一個破舊道觀里遇到了一位須發斑白的道長,當時道長居室的墻上掛著一張以青布為囊的七弦琴,琴呈黑色,極其古樸。
            蔣逸人仔細察看了這張七弦琴,在底面的琴孔中看見琴的內側為暗紅色,上有毛筆書寫十二個字“大元至正五年,青田伯溫氏置”。道長說:“先師如何得到此琴我也不知道,但此琴確實是劉基彈過的。”因覺與蔣逸人有緣,道長想把琴贈予蔣逸人。但蔣逸人認定這張劉伯溫古琴是國寶,拒絕了道長的好意。他找到了浙江省文管會告知了這一發現。
            
            過了半個月左右,文管會的朱家濟先生告訴蔣逸人:“琴已特地派人去取來,并給了一點報酬。我們為此開了一個鑒定會,參加者一致認定此琴確實制作于元代,而且是劉基使用過的。現在我國有不少元代以前留下來的琴,但此琴是劉伯溫這樣的歷史名人用過,琴孔內有他親筆書寫的十二個字,其價值就不是一般古琴可與之相提并論的了。你為國家立下了一件不小的功勞,我代表省文管會向你致謝,此琴將在適當時機公開展出。”
            其后,運動不斷。50多年了,蔣逸人也沒看到古琴公開展出過,他忙于工作,沒有再過問此事。退休后,蔣逸人曾多次找到杭州環城西路的省文管會,但這一機構已不存在,早改為省文物局,并搬到別處,而朱家濟先生也早已謝世。后來蔣逸人找到省文物局和孤山的省博物館,回答是“不詳”和“無此物”。
            蔣逸人已經說不出琴的形狀和道長的名字,他只能去道觀、浙江博物館尋找。后來電視臺得悉,北京白云觀有一床古琴是鎮觀之寶,藏在庫房里,從不輕易示人。追溯道觀提供的來源看,就是蔣逸人當年發現的劉伯溫用琴。但是當蔣逸人經過特批看到那張古琴,他又含糊其辭、無論如何不肯確定這架古琴就是他當年見過的那張。
            無論是吳大新的觀點或是蔣逸人的鑒定,都是民間立場。許繼鋒說:“從中國五千年遺留下的文本記述來看,真正在大眾中廣泛流傳著的,不是代表著帝王和高級文人意趣的史書典籍和文人專著,而是代表社會邊緣理想的文人筆記。在大量信息迅速積聚的傳播時代,在大眾習慣接受了來自意見領袖的教化氛圍下,在民間依然有人秉承著對文化的執著,孜孜不倦地研究。一些隱藏在民間的學者,許多人并不是文史學家,他們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或者是一名普通的教師,但他們卻對自己生活的家鄉山水充滿著人文情感,利用業余時間,去圖書館查閱大量資料,用腳步去丈量歷史和現實的距離,并去那些早已湮沒在時間塵埃中的文化遺跡進行現場勘測,他們研究的嚴謹態度不遜于大學教授,研究的手段也充分體現了民間文人的智慧。電視作為有優勢的公共傳播平臺,可以為民間的發現打開一個特別的展示空間。”■

          相關熱詞搜索:野史 表達 電視 野史的電視表達 表達看電視心情的說說 關于看電視發表的說說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