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百萬薪酬”疑云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歷史回眸 點擊:

               國泰君安的“不差錢”顯然強烈地刺痛了整個社會的敏感神經,注定要被輿論拿來祭旗,連中央電視臺都炮轟道:“國不泰,君何安。”      就在全世界都被金融海嘯搞得焦頭爛額之際,這場災難的肇事者,華爾街金融機構的高管們,卻心安理得地指望繼續享用賭城豪華游、新型噴氣式飛機和高達184億美元的年終分紅。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大佬們拿到的紅包居然跟2004年金融業如日中天那會兒不相上下。
            “我們并不蔑視財富、嫉妒任何獲得成功的人,我們當然堅信獲得成功理應獲得回報,但很容易讓人們感到不安的是,一些公司高管們業績糟糕,卻獲得高額報酬!” 2月5日,奧巴馬痛斥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一邊跑到政府面前哭窮、一邊拿著政府救濟款給高管豪派巨額獎金。幾乎與此同時,中國首屈一指的大券商國泰君安也因“百萬薪酬風波”動了眾怒。
            嚴重的分配不公和國企高管薪酬畸高問題多年懸而未解。2008年的A股市場以超過70%的巨大跌幅載入史冊,面對“九成股民虧損,六成虧損逾70%”,眾多企業裁員減薪的不景氣經濟形勢以及奧巴馬的“示范效應”,國泰君安的“不差錢”顯然強烈地刺痛了整個社會的敏感神經,注定要被輿論拿來祭旗,連中央電視臺都炮轟道:“國不泰,君何安。”
            
            錢從何來?
            
            事件的導火索乃是近日有“深喉”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供了一份內部文件――《2009年國泰君安證券總裁陳耿工作報告》。記者細讀之下發現,國泰君安證券2008年的薪酬及福利費用高達32億元,較年初預算增長了157%,以正式員工3554人計算,平均每個員工去年獲得的總收入接近100萬元。
            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日前對券商未經審計財務報告的初步統計顯示,國內券商依然沒能逃過“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宿命。在“熊出沒注意”的寒冬下,107家券商去年全年累計實現凈利潤482億元,同比大幅下降近七成。
            早在去年10月份,就有傳聞稱中信證券將對員工實施減薪計劃,下降幅度5%-20%。而在短短幾個月時間里,海通證券已經實施了兩次減薪。
            華爾街正迎接20年來最大的裁員潮,國內券商此風也正漸起。據《證券日報》消息,國信證券泰然路9號素有游資敢死隊之稱,去年該營業部最多時有1200多人,到現在為止只剩下400多人,最容易“受傷”的經紀人首當其沖。
            “去年券商業績下滑50%-60%很正常。因為業務萎縮,為了節約開支減少成本我們也裁了一些業務人員。以前發17個月的工資,現在就發12個月的,相當于變相降薪。”長江證券一位員工告訴記者。
            已公布年報的52家非上市券商去年營業支出同比減少三成,而國泰君安等7家證券公司的營業支出卻逆勢而漲。在國泰君安43.51億的營業費中,僅薪酬及福利費用一項就占了32億。
            超額發薪錢從何來?仔細追溯國泰君安2008年凈利潤,主要得益于法人股減持。
            “經紀業務傭金、自營業務、投行業務是券商的三大主要收入來源,其中經紀業務一般占到六七成。”一家創新類券商投行部人士朱政(化名)告訴記者。
            
            根據國泰君安發布的半年業績公告顯示,2008年上半年,該公司實現凈利潤46.46億元。從利潤表來看,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32.16億元,利息凈收入為3.80億元,投資收益為67.54億元。
            而2008年全年度,國泰君安最終實現了56億元凈利潤,投資收益擴大至69.33億元。相比較2007年近74億的凈利潤,2008年國泰君安的凈利潤同比僅下滑了24%。在銀行間市場披露2008年年報的47家券商中,國泰君安凈利潤高居榜首。投資收益顯然是國泰君安在全行業業績普遍大幅下滑中能夠笑傲群雄的最大功臣,其中法人股減持收益就高達44.75億元。
            在上一輪大熊市背景下的資產重組過程中,國泰君安曾在政府支持下,以置換方式獲得中國石化、大眾交通、申能股份等幾家上市公司法人股,其中5.87億股中石化國有法人股的持有成本僅2.5元/股。僅在去年上半年以均價18元減持了2億股中石化一家,就賺了36億元。
            這一點總裁陳耿并不諱言。他在報告中指出:“公司在2008年初果斷減持部分法人股,實現近45億元盈利,一舉奠定了全年的業績基礎。”
            “減持法人股屬于非經常性損益的項目,往往具有一次性和偶發性的特點。這筆厚禮雖然數額巨大,但不能算作國泰君安的主營業績,只能說是吃政策的‘小灶’。” 朱政認為。
            在業績下滑的同時,國泰君安計提的薪酬與福利卻比年初預算增長了157%,比2007年度“應付職工薪酬”15.6億元增長了近一倍,令人費解。
            “如果國泰君安是一家民營企業,愛發多少發多少,外人無從置喙,但是證券業是享受國家政策紅利的行業。國泰君安的第一、二、三大股東分別為上海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中央匯金公司和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屬于國有控股的證券公司。它的投資收益基本屬于機構坐享的無風險套利,經濟業務收入來自于‘牌照經濟’,難以證明其盈利能力的‘含金量’,且容易留下‘瓜分’國有資產的口實。”朱政說。
            
            誤讀報表
            
            人均100萬年薪!乍一聽立即讓人聯想起曾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電力職工高工資。
            川財證券一位人士笑言這只是數字游戲。“普通員工拿不到那么多,前臺、中臺、后臺各有差別,金字塔尖的部分肯定屬于公司高管。業績好的時候,中層干部一般工資是20萬,獎金是40萬-50萬,高層至少比中層多五六倍。”
            甚至連國泰君安內部人員都猜測,也許是前臺或一線人員看到年度工作報告后,對比實際收入心理不平衡了,才將機密捅給了媒體。
            國泰君安證券對此反應迅速,當日下午即在網站上掛出澄清聲明,稱2008年底的應付職工薪酬總額由歷年節余、當年計提和當年發放三部分組成,并非當年計提就當年發放。這種計算方法嚴重混淆了“計提”和“發放”兩個不同的關鍵概念,且具有極大的誤導性。
            
            截止到2008年底,國泰君安應付職工薪酬為30.69億元。朱政指出:“相關記者在解讀報表時犯了一個常識性錯誤。在會計處理上,計提意味著作為公司經營成本已經直接沖減了利潤,這一塊資金也相應地從所有者權益轉為職工權益,不再進入利潤表,而是記入‘應付職工薪酬’,進入企業負債項目。因而‘應付職工薪酬’只是一個餅畫在那里,意味著有一筆現金可以隨時動用。至于什么時候用,以什么名目用,沒有會計明細,誰也無從得知。它可以在將來發給職工,也往往被挪作他途,這里面歷來花樣繁多。”
            周刊記者查閱證券公司2007年年報,國泰君安的應付職工薪酬高達 15.6億元,比2006年增長了130%。而與國泰君安資本規模、營業網點數量、員工人數基本相同的申銀萬國,應付職工薪酬也高達13.5億元,相比2006年大幅增加363%。
            作為券商老大,中信證券的數字更為驚人,雖然公司正式員工為1396人,僅是國泰君安的三分之一,但2007年的應付薪酬約為48.5億元,增幅為 643.11 %。
            資本規模較小的國金證券,正式員工為1159人,2007年應付職工薪酬雖然僅為1.38億,但相比2006年的1743萬,也增長了694%。
            “顯然這樣簡單地計算平均薪酬沒有任何意義,問題的關鍵在于企業進行會計處理時的動機,以及這些巨額計提的去向。”朱政認為。
            睿咨詢高管薪酬顧問柴敏剛告訴記者:“應付職工薪酬計提占凈利潤百分比一般在17%-18%。如果不超過25%,我認為都是正常的。”
            經計算,2008年國泰君安這一比例為54%。而2007年國泰君安這一比例為21%,申銀萬國為24%,中信證券為24%,國金證券為17%。
            
            誰的天價?
            
            國泰君安聲稱,國泰君安計提的薪酬總額是根據董事會的規定,必須留出一部分用于長期激勵、風險準備、以豐補歉和其他福利。
            “不僅是證券行業,就是一般企業也存在這種情況。在通常情況下,根據每年度完成的業績,財務會在當年年底預提獎金。盈利好獎金就多發,盈利差獎金就少發,甚至不發。但為了保證團隊的士氣,有些企業會在業績很好的時候截留一部分凈利潤,留著將來年頭不好的時候也能發點獎金。 尤其是中國證券市場牛短熊長,從2001年開始的4年大熊市中,一批券商相繼被托管和倒閉,人才大量流失,靠天吃飯的券商確實存在以豐補歉的情況。”北京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的注冊會計師陳濤告訴記者。
            國泰君安就是聲稱本次高額計提的初衷之一是為了留住人才,讓員工看到2009年、2010年即便很可能進入更為慘烈的熊市,公司依舊為大家準備了極為豐盛的薪資。
            “不僅是以豐補歉,國泰君安所言32億里還包括申購原始股成功以后沒有兌現給業務人員的獎金,這也是行業事實,證券公司確實有這種運作方式,獎金一定要等到法人股減持之后才能發放。”但是陳濤認為:“這些并不一定就是國泰君安計提32億的真實目的。最大的疑點在于,2008年的行情畢竟沒有2007年好,國泰君安2008年計提的工資獎金為何反而比2007年高?”
            反觀其他券商,截至2007年12月31日,平安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4.32億元,華泰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5.21億元,國信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0.95億元。招商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5.12億元。截至2008年12月31日,平安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59億元,華泰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75億元,國信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2.47億元,招商證券應付職工薪酬為15.48億元。這些券商2008年支付的職工薪酬的數額及增長幅度,都遠遠低于國泰君安。其中招商證券雖然因為2007年賺得盆滿缽滿而順應潮流,也比2006年同期增加了398%的薪酬計提,但是到了2008年末,僅僅微增了0.02%。
            2月7日,國泰君安副總裁何偉專門約見新華社記者,聲稱32億元的具體構成為,65%用于當年的崗位工資、績效工資和績效獎金,30%為以豐補歉和長期激勵,5%為住房補貼。由此可知,今年國泰君安實際發放的工資獎金將為20.8億元。而根據國泰君安的另一份聲明,去年國泰君安工資薪酬實際發放為8億元,今年的工資薪酬即使也按照8億元計算,這少發給員工的12億,又將“魂歸何處”?
            著名經濟評論人葉檀猜測:“此前市場一再注意到國泰君安雄偉的上市計劃,第二大股東匯金的減持紛紛攘攘,國泰君安的計提是否與未來的盈利規劃、上市計劃暗通款曲?”
            “應付職工薪酬”往往被視為平滑利潤的“蓄水池”。去年浦發銀行高達62.9億元的職工薪酬計提便飽受質疑:到底是巨額拖欠員工工資,還是虛增成本費用、人為操縱利潤的一種財務手段?
            然而正忙著給各大公司財報作審計的陳濤卻不認同“隱藏利潤說”。“審計這兩年講究風險導向性,國企、私企和上市公司做利潤的目的都不一樣。”
            在陳濤看來,國企隱藏利潤的目的,主要是因為國資委每年要考核企業負責人業績。“如果2008年完成了1500萬,國企負責人絕對不會將1500萬都做進利潤,只會體現出1100萬。因為他擔心2009年行情不好,如果只完成了700萬,去年隱藏起來的利潤就可以體現在第二年。第二種情況是,如果超額完成利潤,第二年國資委給企業負責人制定的指標有可能會更高。所這些國企老總很狡猾,會將每年的利潤保持得比較穩定。而私企老總隱藏利潤的目的往往是出于偷稅,上市公司為了向股東交待、穩定股價,虛增利潤的概率一般比隱藏利潤還大。
            一般隱藏利潤都是當年業績特別好的時候。我覺得國泰君安計提這么多薪酬,隱藏利潤的可能性比較小。一是去年的行情并不好,二是它可以通過更簡單、更隱蔽的方法,將有些收入不入賬,比如幫其他公司上市,傭金不計入當年,而是計在第二年,何必一定要通過太明顯的計提薪酬?獎金在賬上掛幾年都不發出去,這不是告訴別人有問題?
            假如國泰君安是為了上市才隱藏利潤,風險也很大。如國泰君安預計在2010年上市,在2008年暗自多計提了15億薪酬做準備,上市前審計就會要求你對這筆資金為何遲遲不發放做出解釋。如果解釋不清楚,審計就會追溯調整,將這15億的成本調整到2008年去,不會讓它體現到2010年當期的利潤表中。”
            在陳濤審計過的企業中,應付職工薪酬往往成為企業變相的“小金庫”。“企業里面計提這種費用挪作他途的比比皆是。反正一般職工看不見,都是高層領導說了算。像奢侈消費、商業賄賂等等無法入賬的支出,寧可去交點個人所得稅,都可以體現在虛增的獎金里付出去。”■

          相關熱詞搜索:疑云 薪酬 “百萬薪酬”疑云 華夏幸福總監薪酬百萬 非你莫屬要求百萬薪酬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