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透明的“躲貓貓”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悟愛情 點擊:

               應該是我有“貓膩多疑癥”。“網民調查躲貓貓”(簡稱“網調”)的消息一發布,我就對它做了“有貓推定”。   果不其然,旌旗獵獵、號角嘹亮、舉國矚目的“網調”居然一天就結束了。頗類少兒春游,虎賁出巡,有關人員的陪同下,交一篇回家作業了事。
            事后,參與調查的網民自己也承認原先的想法“太傻、太天真”,若夫一宗波詭云譎的命案,豈有一天便能“水落石出”的?豈不人人都可以當包公了?!
            況且,“調查團”的“主任”和“副主任”居然是隨機地“誰先舉手,就誰當”,拉到籃里就是菜,比“我型我秀”的海選還不如。直白地說,此舉貌似透明,其實只是把李喬明的蒙眼黑布(當地部門所稱)“公開”地蒙到天真的“網民”臉部,讓他們表演現編的小品《瞎子摸魚》罷了,結果是可以預料的,“呼風喚雨”的網民嗒然而歸,李喬明還是“躲貓貓”致死。唯一的創新無非就是“躲貓貓”有了新義:“瞎子摸魚”。
            沒錯。的確是一群意欲屠龍的“瞎子”跑到普寧去摸魚。但,據說“保密法”規定,調查者既不能見到肇事嫌疑人“普某”,也不能見到其他目擊者(現場11人,6人玩游戲),僅現場聆聽一面之辭足矣,那么,請去干什么呢?
            所以有人謚曰“透明躲貓貓”。既贏得“透明”之名,又什么也不告訴你,若說新政,實在不新,袁大頭御前的“籌安會”而已。
            搞調查的都知道:調查須從原點起(外圍掘進也是奔向原點),而不是瀏覽現成的、看上去“毋庸置疑”的信息
            “躲案”的原點在哪里,一看都知道――普某。
            如若原點不可求,則應尋找“次原點”,王羲之《蘭亭序》,原跡已渺,“下一等真跡”的馮承素摹本自然等同真跡,質諸本案,現場的九個目擊者應該面對調查。但參照同樣的“規定”,9位目擊者也雪藏了。那么,已經“瞎”了的網民還能在現場“新政”什么呢?
            左右互搏。事情真是格外莫名。
            若說有關“法規”不能逾越,則敦請網民介入司法“調查”已經破了“天荒”破大限,何以“介入司法”能破“法”而“接觸原點”不能破“法”?
            怪道西哲說,真正的真相一定得送進墳墓。
            當“躲貓貓” 激起全國網民的揶揄和挖苦的時候,人們其實已經退到了底線:亦即,你什么說法我們都接受,只求你自圓其說。
            問題是“貓論”怎么也沒法給自己“圓房”,除了暗示獄方可能“脫管”或“不作為”以外,是不是讓我們無限遐想我們的看守所原來一直充滿嬉鬧的童趣和喧嘩的天趣,放風的天井里大抵有曲水流觴或曲徑通幽,一群群羈押人員要么狂撐俯臥,要么大玩“貓貓”:“好了沒有?”“還沒好!” “好了沒有?”“還沒好!”―― 但聽一聲“好了!”――蒙眼黑布自行解開,一個個幼齡化的壯漢興奮得暗暗內急,憋住呼吸地醬油在洞深不知處……
            夠了。問君底事桃源人。
            有一首歌叫《算了吧》。我們奉勸云南有關人士也“算了吧”!今后發布“真相”應該更專業一些、更“自圓”一些。
            換句話說,如果我是晉寧警方發言人,為了“可信性”的一步到位,關于李喬明的死因,我當然提示下面撰稿的首選“奪食致死”――
            蹲過牢的都知道,獄內吃飽問題不大,但魚肉葷腥限量配給,只要看守一不注意,獄霸就劫奪新人的“紅燒肉”之類,每每跳踉撕打,弱肉強食。此說雖然暗黑,但合乎天性,無懈可擊;其次,應選“賭博致死”,羈押人員偷偷賭博(劃拳之類)消磨時光,賭注可以是一雙臭襪子抑或一包低檔煙。此說編排空間大,沖突自然;又次,可選“侮辱致死”。新人乍到,常被牢頭逼睡“馬桶口”(老式監獄最靠近便桶的睡鋪),新人不從,暴打致死。此說當因地制宜,模范監獄不適;再次,乃選“勞役致死”,牢頭獄霸恃強欺弱,常常驅使新人洗衣、敲背、濯腳,俗稱“小官司”,稍不如意,拳腳相加,一個失手,打死也。此說血腥,婦孺不宜……
            算了吧。馬后炮了。且讓我們再回原點:你其實什么透明我們都接受,只求你自圓其說!
            云南諸君,以為然否?■

          相關熱詞搜索:透明 躲貓貓 透明的“躲貓貓” 最透明的躲貓貓 躲貓貓-透明躲避法獵人看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