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埃德溫?施羅斯伯格和上海“魔方”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恩親情 點擊:

               在我的感覺中,上海可能是全世界跟紐約最相似的一個城市了。現在上海造的大樓比紐約多得多,但上海的文化內涵與活力跟紐約很像。      64歲的美國設計師埃德溫•施羅斯伯格(Edwin Schlossberg),是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上海企業聯合館的主設計師,他身材高大,華發叢生,言辭簡約。埃德溫有個好聽的中文名字,叫“席洛文”。
            對中國古典文化興趣濃厚的埃德溫引用“莊周夢蝶”這個典故作為名為“魔方”的上海企業聯合館的設計理念,這座長方體半透明的建筑體有了神奇的夢幻色彩,華燈初上時分,透過鏤空的外圍,人們將能夠清晰地看見“魔方”的內部建筑結構。埃德溫的搭檔、“魔方”主建筑師是看來溫文的麻省理工學院建筑系主任張永和。
            埃德溫•施羅斯伯格引人關注的身份還包括,他的夫人是遇刺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的唯一女兒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1963年,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肯尼迪在達拉斯遇刺的幾天后,一個身穿短外套、白童襪與黑皮鞋的小女孩跪在母親杰奎琳身旁,小心翼翼親吻覆蓋著父親肯尼迪靈柩的旗幟,這一幕長久定格于美國人心中。被稱為白宮“小公主”的卡羅琳•肯尼迪,父親遇刺在她6歲生日前夕。
            這個家族的成員個個長得都像電影明星,走到哪兒都能讓閃光燈閃個不停。所以,當1986年,埃德溫與畢業于哈佛法學院、小他12歲的卡羅琳•肯尼迪成婚之際,有2000多人簇擁在他們舉行婚禮的教堂外觀禮,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也是美國歷史上充滿傳奇與悲劇色彩的政治家族,卡羅琳的叔叔羅伯特•肯尼迪,1968年在競選總統期間遇刺身亡;母親杰奎琳,1994年歿于癌癥;卡羅琳唯一的弟弟小約翰•肯尼迪,1999年駕駛飛機在大西洋上空遇難……種種變故,讓埃德溫與卡羅琳夫婦遠離政壇,多年來卡羅琳投身于教育與公益事業,他們秉持低調,留給外界想象無窮。
            就像記者面前的埃德溫,當一旦被問及與肯尼迪家族的相關事宜時,他總是適時思忖,他的回答,惜字如金、滴水不漏。這是優雅涵養下的一種自我保護性的距離感,這位紳士無懈可擊。
            事實上,埃德溫•施羅斯伯格不止是肯尼迪家族的女婿,他用他的才華印證自己正在走一條不同的路。
            埃德溫完成的首個博物館項目是為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設計學習區域,當時的博物館大多采用以人造制品為基礎的展示方式,但埃德溫大膽突破常規,將學習區打造成一個寓教于樂的實驗室,讓兒童在愉悅氛圍中親身參與實踐,從中探索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
            1977年埃德溫開始創辦的ESI設計事務所(ESI Design)涉及諸多領域,作為ESI首席設計師,埃德溫開創的體驗互動式設計概念被成功運用于博物館、公共空間、零售門店與商業營銷系統中。
            埃德溫的作品還包括:洛杉磯兒童博物館、紐約艾利斯島美國家族移民史中心、艾利斯島移民博物館、國家航空航天局斯坦尼斯航天中心、紐約時代華納未來展品之家與紐約世界反饑餓行動中心等。數十年來,他的藝術作品曾多次以個人或者團體形式進行展示,并被遍布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永久珍藏。在上海接受《新民周刊》記者專訪時,埃德溫•施羅斯伯格強調了個人努力在他的人生中毋庸置疑的決定性作用。
            
            “我的野心是繼續奉獻出好作品”
            
            《新民周刊》:接到上海的“魔方”項目,你怎么想?
            埃德溫: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之前我從未來過上海。雖然我對中國蠻熟悉,因為我本科畢業于哥倫比亞學院,之后我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英國與美國文學及物理學兩個博士學位,本科生與研究生階段我都學習了中國文學。
            后來我到了上海,感到非常激動,在我的感覺中,上海可能是全世界跟紐約最相似的一個城市了。現在上海造的大樓比紐約多得多,但上海的文化內涵與活力跟紐約很像,我喜歡,呆得也很舒適。中國我就只到過北京和上海,它們各有其特點,很難比較。比如,北京我去過鳥巢、長城,都是了不起的建筑,讓我記憶猶新,北京感覺像華盛頓;上海更具有活力,我比較適應。
            《新民周刊》:你提出的“魔方”設計理念緣自中國古老典故“莊周夢蝶”,怎么想到的?你也跟莊子一樣做了個夢嗎?
            埃德溫:我來上海工作的半年間,拜訪了上海很多博物館包括城市規劃館、上海科技館及許多居民區,后來我在從上海回美國的飛機上想到,我要把我大學時代讀的中國書籍重讀一遍。回去之后,我重翻書,看到“莊周夢蝶”這個典故,從一只蛹蛻變成一只美麗的蝴蝶,這跟上海能實現自我轉變的主題非常契合,蝴蝶是創造者,我覺得這就是上海所需要的一種品質。
            《新民周刊》:對于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你有怎樣的期望?
            埃德溫:我感覺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將非常輝煌、成功。上海這個城市很有趣,上海方方面面非常重視世博會,邀請出色的設計師參與這個項目,上海世博會的項目比以前大部分世博會的項目都大得多。
            《新民周刊》:中國近年來修建的許多大型公共建筑,哪些讓你有印象?
            埃德溫:比如上海科技館,我非常喜歡,它很漂亮,展品也有趣。有一點讓我驚嘆:人們參觀這個科技館一般要花6個小時,這非常久了。
            《新民周刊》:作為一個設計師,你有你的野心嗎?
            埃德溫:我的野心是繼續奉獻出好作品。讓別人能夠欣賞自己的作品,我認為這是一個優秀的設計師最需具備的素質。
            中、美之外,我在日本、中東、歐洲都做過項目,目前在投標階段。我喜歡紐約,紐約的建筑風格很多元化,來自日本、中國、洛杉磯等地的設計師都在紐約設計樓宇。對于不同的聲音,我很欣賞。
            《新民周刊》:一個建筑的落成過程中,建筑師跟設計師關系如何?我們許多人往往對建筑師的印象更深。
            
            埃德溫:如果說設計師跟建筑師配合很好,他們同等重要。當然,有時人們會覺得好像建筑師很重要,那是因為建筑師的工作成果比較具體,人們容易理解;而我們設計師的想法是種靈感,比較抽象。
            《新民周刊》: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中國建筑師?
            埃德溫:我對張永和先生印象非常深刻,此外我還沒去過其他中國建筑事務所。張永和先生有一個20人的建筑師團隊,都很出色。他們什么地方比較好?他們不光看建筑的外形,還看它的一些社會效益與功能,比如這個建筑建好后,是否方便使用、對環境有何影響等方面張永和先生考慮很多,我覺得他是了不起的建筑師。
            
            設計應該是一個探索性過程
            
            《新民周刊》:你最滿意自己的哪項設計?
            埃德溫:對我而言,我現在在做的這個項目往往讓我感到最激動。這份工作什么最吸引我?我想應該是完工后我重返自己設計的場所,看到人們在如何使用它,并且非常喜愛它。
            《新民周刊》:當年你設計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學習區域時,提出“互動式理念”,這個想法從何而來?
            埃德溫:大部分博物館都是展示靜態物品,但孩子更喜歡動態的東西。比如,孩子們喜歡把東西拆開來看,然后重新組裝。
            我的設計不應該是一個靜態展示,而應該是一個探索性過程,這是我的基本設計理念。孩子對世界的這種探索更為重要,也比展示靜態物品更為有趣。
            《新民周刊》:你是怎么創建ESI設計事務所的?
            埃德溫:1977年我創建了ESI設計事務所,此前我相當于是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的專門設計師,1970年我開始為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工作,直至1976年。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開放之后,許多人找我做設計,我需要幫手,于是決定成立自己的事務所。
            也有困難時期,“9•11”之后我的5個項目全部停掉,資金匱乏。但我的運氣好,不太久我又有了新業務。應該說整個創業過程比較順利,業務蒸蒸日上,一開始我有2個雇員,現在有70個雇員。
            《新民周刊》:你參與設計了許多博物館,包括移民博物館,移民史本身很枯燥,你怎么會享受這種看似無趣的設計?
            埃德溫:某些話題看上去比較復雜或枯燥,但對我而言正是一個有趣挑戰,通過我的工作,我把這些表面看上去枯燥的東西轉化為具體的、生動有趣的東西。
            比如,我設計了紐約艾利斯島美國家族移民史中心,當初移民來美國時,船舶駛到艾利斯島上,許多乘客簽了名,他們的名字組成一個目錄。通過我們這個設計,今天的美國人可以看到,當初他們的祖先在目錄上簽了名,他們的祖先就是乘坐這艘船從歐洲來到美國的。這是我感到我的工作很有意義的一部分。
            《新民周刊》:你怎么會去設計紐約世界反饑餓行動中心?
            埃德溫:當時有個叫“Mercy Call”的組織委托我做這個設計,“Mercy Call”在世界各地幫助歷經自然災害或戰爭折磨的社區百姓重建他們的社區。我的工作就是通過我的設計讓人們了解“Mercy Call”的價值。
            首先,我們建立了專門培訓反饑餓工作者的團隊在世界各地工作。通過我們的培訓,他們可以用拍攝錄像、經由網絡傳給紐約世界反饑餓行動中心做統一展示等方式描述自己的工作,人們對這個組織的功用就一目了然了。
            其次,我們還有個專門的模擬空間。比如,某地發生地震,通過該模擬空間可以讓人們知曉震后人們首先得做什么,讓人們能自救、恢復生產,幫助更好地重建社區。
            最后,告訴人們怎樣將熱情轉化為具體行動。我舉個例子,戰爭之后,世界各地具有同情心的人們都渴望給戰爭中的受難者送去食物,但他們沒有方向,通過我們這個設計,比如,讓他們通過互聯網獲知不同情形下如何幫助戰爭中的受難者,讓人們更有效地將自己的熱情轉化為切實可行的幫助。
            
            互動的經驗讓人快樂
            
            《新民周刊》:你目前做的事情跟兒時的夢想有區別嗎?
            埃德溫:比我小時候想的要好得多!現在我有機會在世界各地工作,還能創造一些場所讓人們喜歡,對此我深感欣慰。
            《新民周刊》:現在你的工作時間安排是怎樣的?
            埃德溫:我幾乎24小時都在工作:做夢時可能有一個靈感在我的腦海中浮現,發呆時看外面的景色,有時也會想出一個好主意……我的工作與生活已融為一體。
            我覺得現代生活中有一點非常重要:現在我們人口已70億,地球如此擁擠,我們需要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在這樣一個地球上發現生活的樂趣,找尋到與人共處的快樂。
            《新民周刊》:你如何尋覓到與人共處的快樂?
            埃德溫:你要創造一種互動的經驗讓自己感到快樂。比如,你去劇院看場戲,如果觀眾們心有靈犀,大家都在某個時刻保持歡笑或靜默,那時你會感覺這幕戲劇對你沖擊力更大,因為那時你感覺到與他人之間的互動。
            《新民周刊》:平時你有哪些愛好?
            埃德溫:可能是職業要求,設計師需要什么都會一點,我有許多愛好:我喜歡寫詩、做一些藝術品,我還喜歡自己造房子。我寫過《互動的卓越性》(《Interactive Excellence》),目前我在寫一本新書。讓我感到非常興奮的是,通過我的設計讓更多人了解我學會的新東西,這是工作帶給我的諸多樂趣之一。
            《新民周刊》:你怎么看待當下許多中國年輕人滿足感降低這個問題?
            埃德溫:我想這可能是一個階段性現象。我感覺還是要與人溝通,這能帶來滿足感與快樂感。比如,你買了個iphone(蘋果新型移動電話),很好,但如果只給自己看,而不通過iphone跟別人聯絡的話,我想你這種快樂感也不會長久,關鍵就是通過這些現代工具實現你與他人的互動,僅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多大意義。
            《新民周刊》:在你看來,目前中國需要怎樣的設計師?
            埃德溫:隨著全球人口的膨脹,特別現在有許多新的溝通方式,包括互聯網等,我想如今的設計師恐怕要有一些轉化了,你僅僅把一個地方弄漂亮了不夠!你需要讓人們擁有更多的相互溝通與互動。
            能夠建立起一個社會溝通網絡,讓人們通過參加展覽等方式彼此交流――我覺得現在中國最缺乏的是這類設計師。
            
            “我們希望過平靜生活”
            
            《新民周刊》:你自認個人努力占據你成功的多大比重?
            埃德溫:我100%都是靠我的個人努力實現成功的。我的成功與所謂肯尼迪家族光環沒有任何關系。
            《新民周刊》:能談談你的夫人卡羅琳•肯尼迪嗎,你們是怎么相識的?
            埃德溫:在一次晚宴上我與卡羅琳相識,她令人贊嘆,我感覺非常美妙。
            《新民周刊》:我知道目前你和你的夫人卡羅琳都在約翰•肯尼迪總統圖書館任職。
            埃德溫:我的夫人卡羅琳是約翰•肯尼迪總統圖書館董事會的董事長兼主席,她等于主掌大局,我主要做些基礎性工作,比如,我幫他們設計約翰•肯尼迪總統圖書館的博物館和網站等。
            《新民周刊》:身為肯尼迪家族成員,你是否感到有某種壓力?
            埃德溫:肯尼迪家族成員這個身份讓我感到快樂,沒什么壓力。這么多年來,我們已經習慣了公眾對于肯尼迪家族的種種好奇眼光。
            《新民周刊》:身在肯尼迪家族,你怎么看待外界對于你們的關注?
            埃德溫:我想我們算逆來順受吧,不是說你喜不喜歡,它就是這樣存在著的,你沒有辦法,你必須得去面對這個現實,這不是你個人能夠選擇的問題。
            但我們不會去主動炒作自己,我們不愿意這樣做,我們希望過一種非常平靜的生活。這種公眾關注,你無法逃遁。總之我們得低調。
            《新民周刊》:你怎么教育你的孩子們?
            埃德溫:我有3個孩子,我覺得他們都非常出色:我的大女兒在哈佛大學念書,大三了,學文學;二女兒在耶魯大學念大一,還沒分專業;我的兒子在念高二。
            他們都有很好的學習方法與生活理念。當然,我和我的夫人卡羅琳也給他們創造了一些氛圍吧,因為我們倆都喜歡學習新生事物,比如我們常讀書、聽音樂會、去劇院……我們有不斷獲取新知的好奇心,我想這對我們的孩子能產生積極的影響。
            《新民周刊》:對于肯尼迪家族,你的孩子們會有多強的認知?他們會刻意將自己與肯尼迪家族聯系起來嗎?
            埃德溫:當然,我的孩子也跟肯尼迪家族往來頗多,但他們不會利用肯尼迪家族這個名頭獲取好處,他們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自己的成功,他們會去過自己的生活。
            《新民周刊》:你和你的孩子們如何理解肯尼迪家族的不幸和歷史上的傷痛?
            埃德溫:的確,這是非常痛苦……但是,生活就是這樣,它有痛苦的一部分。這并不代表生活不公平。
            《新民周刊》:什么時候你感覺最為幸福?
            埃德溫:(笑)跟家人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不會為了工作犧牲掉跟我的家人的相處時間。另外,突然間的靈感乍現,也讓我感到十分幸福。
            《新民周刊》:美國總統初選中,卡羅琳表示公開支持奧巴馬,一度也有卡羅琳有意角逐紐約州參議員或入閣任奧巴馬政府教育部長等傳聞,你怎么看?卡羅琳對參政還有熱情嗎?
            埃德溫:我們等著瞧吧。■

          相關熱詞搜索: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