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死去的生活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恩親情 點擊:

               在我們看來,瑣碎的日常生活會消磨和分解人生價值,讓生活變成溺水事故,讓人透不過氣。好萊塢電影為什么能夠風行世界?因為滿足了我們對戲劇性的渴望。   
            大哥純平死后15年的忌日,良多一家三口和二姐一家四口回家拜祭。素來溫和勤勞、充滿幽默感的母親,一生對15年前長子因為救人而溺水身亡的事耿耿于懷,年年邀請被救的男孩來家中祭拜,以此作為對他情感上的折磨。良多深為不平,責備母親說,你太殘酷了。
            母親低下頭,輕言道,當你為人父母,你就會明白了。
            《步履不停》講的是大家庭短短相聚的一天一夜里的故事,讓我想起侯孝賢的《童年往事》。節奏緩慢,細節逼真切實得讓人幾乎忘卻銀幕的距離。能耐住性子看完的人,我想,心思不僅縝密,情感也需細膩非常。
            三代,九口人,關系既簡單,又復雜。良多承繼父親的固執個性,寧愿離家,也不愿追隨逝去的兄長來繼承父親的診所事業,失業的他,反復叮囑妻子,不要讓父親知道他的窘況。父與子之間,因性格相近而時時劍拔弩張,卻又因血脈親情不得不彼此相對。他們能夠相處下去,是賴于其他家庭成員在不斷地周旋調停。二姐千奈美近乎無意義的對白、二女婿的插科打諢,常常能讓近乎崩潰的談話,分秒之間化為一幕家庭輕喜劇。
            重聚的生活如同如發絲一樣瑣細。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真正留心這些密不透風的家庭生活細節。因為我們對家庭本身,已慢慢喪失觀察體味的耐心,當一個社會以崇新為尚時,家庭生活的周而復轉,已失去它的內在價值。在我們看來,瑣碎的日常生活會消磨和分解人生價值,讓生活變成溺水事故,讓人透不過氣。好萊塢電影為什么能夠風行世界?因為滿足了我們對戲劇性的渴望。做一道純平最喜愛的玉米天婦羅,衛生間里破損殘缺的瓷磚,時間仿佛已經停滯。真相――緩慢的、瑣碎的、沒有英雄和長相平平的真相,我們不能接受。侯孝賢的電影不可能大賣,因為過分安靜、過分緩慢的長鏡頭強逼著我們面對真相。導演是枝裕和是侯孝賢的擁躉,執意從讓人溺死的生活之河中打撈出所有細節,如同招魂,一格一格地拍攝,一格一格地審視,要從中發現情感的深度,要讓獨處的沉默,寂寞的談話,也重新獲得人生的意義。
            是枝裕和拍攝《步履不停》的起因是雙親過世。如此鄉愁卻讓我想起畫家谷口治郎。父親的去世,讓他畫出一本充滿游子鄉愁的《父之歷》。樹欲靜而風不止,越是在離家的路上,才越能感受“鄉愁”,覺得充滿細節的家庭和老父老母的可貴。
            
            即便如此,也不是全無疑惑的。母親在不斷的嘮叨中回憶純平,把黃蝴蝶當作他的魂靈,合影的時候不顧其他人的反對,把遺照端抱懷中。這種思念,甚至讓良多也覺得疑心。父親對哥哥的偏愛是來自于他本來能夠繼承家業,但是母親的眷念呢?
            大家庭像是無窮大的容器,容得下無窮多此起彼伏的感情牽連,可惜因為脆弱而不能推敲。如果死者是良多,母親還會這樣眷念嗎?這樣的問題,又如何問得出口。可是,問不出口,就不存在嗎?
            已經死去的生活就像死者的魂魄,是招不回來的,只有我們的重復能夠證明無窮多的人們曾經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過。多年后,良多帶著妻子、長子與小女兒來為父母祭掃,就如他們當年給兄長祭祀一樣,在那長長的斜坡路上,良多重復著母親的答案,黃蝴蝶是白蝴蝶度過寒冬所變化而成的,女兒天真地問道,誰告訴你這個的呢?良多的回答也如母親一般:“我忘記了。”■

          相關熱詞搜索:死去 生活 死去的生活 美國丈夫失去情感生活 好似丈夫去世情感生活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