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溫家寶在歐洲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恩親情 點擊:

               在歐洲的一個禮拜,溫家寶總理不僅在劍橋面對一只飛來的鞋子,他平均每天要出席9場活動,在各種場合頻頻發言,與西方首腦和旅歐華人密集會面。      大年初一(1月26日),上海的工商干部周正從電視上看到了溫家寶總理。電視放的是頭天傍晚的事,也就是大年夜,溫總理在映秀的板房社區系上圍裙炒回鍋肉。周正一家人好好感慨了一下總理的廚藝以及回鍋肉到底怎么炒好吃。
            大年初二(1月27日),周正又在電視上看到了溫家寶,總理已經身在瑞士。“剛從四川回來就去歐洲了呀,總理真是忙,春節都沒有休息。”飯桌上的周正瞅著電視又向妻女感慨起來,“不過呢,他這次去歐洲肯定去得舒心,外國人都求我們呢。”
            這個春節,溫家寶總理沒有休息。大年初一是公眾知道的溫家寶春節前后唯一沒有出差的日子。之前兩天,他在四川陪災民過春節,跑了北川、德陽、汶川。之后的一個禮拜,他出訪瑞士、德國、西班牙、英國和歐盟總部,并出席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2009年年會,展開“信心之旅”的行程。此行的核心議題無疑是,和世界探討中國如何參與解決全球經濟危機。
            在歐洲的一個禮拜,溫家寶總理不僅在劍橋面對一只飛來的鞋子,他平均每天要出席9場活動,在各種場合頻頻發言,與西方首腦和旅歐華人密集會面,不少對國際經濟政治秩序的評論,語含機鋒,給國內民眾留下深刻印象。周正的說法是,溫總理這次出訪底氣足,說話硬了。而專家的概括是――打破了中國領導人低調作風。
            溫家寶在映秀端上新鮮出鍋“溫氏回鍋肉”請老鄉們品嘗;在歐洲,溫家寶同樣端上了自己的“信心牌回鍋肉”,鮮而香,更重要的是,帶辣味。
            
            第一站:瑞士
            
            從成都飛到北京,兩個半小時。從北京飛到瑞士名城蘇黎世,10個小時。大年初二(1月27日)上午,溫家寶的專機離開北京,前往訪歐第一站,瑞士。
            溫家寶在空中跨越7個時區,當他落地時,手表回撥7個小時,時間又回到了下午1點45分。外交部部長楊潔篪、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張平、商務部部長陳德銘、國務院研究室主任謝伏瞻等隨同出訪,可以看出,溫家寶此行的助手偏重于經濟和外交。
            蘇黎世機場的專機舷梯下,與前來迎接的瑞士聯邦副主席兼經濟部長洛伊特哈德女士握手時,溫總理的衣著已經與兩天前在地震災區慰問時有了明顯不同。化纖面料的黑色棉衣換成了黑色呢子大衣搭配花格呢圍巾,人們發現,處理“家事”和外事時,素有“親民”之譽的溫總理不同的風度與魅力。
            “我這次來歐洲是帶著友誼和信心而來。”當天晚間,溫家寶即從蘇黎世趕到瑞士首都伯爾尼與瑞士聯邦主席梅爾茨舉行會談,在雙方會晤后共同會見記者時,溫家寶如是表示。在首站瑞士,溫家寶就亮出了“信心之旅”。
            說文解字顯然是中國人慣用的切入一個議題的方式。世界期盼中國在全球經濟危機中的聲音,溫家寶則在瑞士用兩種語言解構了“危機”。還是在當天的記者會上,溫家寶先是援引一位瑞士作家的話――只要去掉其中的災難成分,危機就是一種建設性的狀態,然后告訴大家,中文“危機”一詞,就是由“危”和“機”組成的。
            “我相信,只要應對得當,危機就會轉變為機遇。”溫家寶說。
            
            訪歐首站定在瑞士,絕不僅僅因為達沃斯論壇在瑞士舉行。瑞士是傳統意義上的中立國,直到2002年才成為聯合國的第190個成員國,但在新中國剛剛成立的1950年就已經與中國建交。明年是中瑞建交60周年,瑞士聯邦主席表示已經開始為此做準備。
            溫家寶特別稱贊了瑞士在開展對華友好關系和互利合作方面富有戰略眼光和開拓精神,并表示,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下,瑞士這種寶貴的眼光為促進歐洲國家發展對華關系發揮了特殊作用。
            
            溫家寶語
            在國際金融危機后,有人認為中國可以做“救世主”,但現在又有“唱衰中國”的現象。
            
            訪問成果
            自由貿易區聯合:中瑞就今年下半年開始兩國自貿區聯合可行性研究達成一致,分析認為這體現了雙方將克服當前困難與著眼長遠合作一起考慮。
            雙邊投資保護協定:中瑞簽署了新的雙邊投資保護協定,以適應兩國日益擴大的經貿合作的需要。
            
            第二站:達沃斯
            
            演講剛開始5分鐘,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來了,觀眾席上卻早已沒有空位子。工作人員“開后門”讓安南進了場。金融大鱷索羅斯也來遲一步,不過運氣就不如安南,會場實在太擁擠,只好吃了閉門羹。不少代表提前半個小時就占位,會場二層的媒體席位也全讓給了正式代表。還沒進來的代表和記者們就只能看大屏幕直播了。
            “戰勝這場危機要靠信心、合作和責任。”演講臺上,溫家寶正在進行特別致辭,這是1月28日下午4點50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在主會場為中國總理特設的專場發言,整個論壇的第一場演講。
            蘇黎世和伯爾尼都是瑞士北部靠近德國邊境的城市,達沃斯則是瑞士東南部靠近奧地利邊境的小鎮,人口僅僅1.3萬人,只有兩條主要道路。
            1971年1月,一群歐洲商人在滑雪勝地達沃斯聚會,當時的日內瓦大學教授施瓦布當上了大會的主席,這就是世界經濟論壇的前身。施瓦布成立了非營利性的歐洲管理論壇,把每年在達沃斯的年會當成了一生的事業來做,已經一做38年。如今,每年固定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幾乎已經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非官方活動。比如今年的年會,2500名來賓中,有40余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商界名流更是不計其數,這是世界上牛人最多的小鎮。
            再牛的人,到了達沃斯也只是普通人。論壇是免費的,不能注冊,也不能提前訂票,位子是先到先得,每個人都只能在論壇開始前從入口處得到自己的門票。達沃斯房頂上的積雪有半米厚,無論是政府首腦、大公司的CEO,還是大明星,誰都得平等地在達沃斯的積雪中深一腳淺一腳走路。
            溫家寶的演講在繼續,這是國際金融危機后,中國最高領導人首次在重要國際場合就此發表看法。溫家寶認為,形成這場危機的主要有四個方面:“有關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不當、長期低儲蓄高消費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金融機構片面追逐利潤而過度擴張;金融及評級機構缺乏自律,導致風險信息和資產定價失真;金融監管能力與金融創新不匹配,金融衍生品風險不斷積聚和擴散。”
            
            簡單地概括溫家寶的分析,就是全民寅吃卯糧、金融機構利欲熏心、相關部門監管不力。顯然,溫家寶一席話直接針對金融危機的發源地美國。
            英國《金融時報》認為這段話是中國給西方“上課”,是中國為全球金融危機開出的一份“診斷書”。
            “吃一塹,長一智。”溫家寶用中國俗語總結原因分析。
            俄羅斯總理普京在此后的發言中也講經濟危機的禍根在美國。可惜奧巴馬沒有來,大家只好去追問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克林頓在第二天的一個論壇中認可美國是禍首的說法:“說得對,這一切都起自美國,但這正對中國也產生爆炸性影響。”
            給西方開完“診斷書”,溫家寶強調中國是這場全球經濟危機的受害者:“坦率地說,這場危機對中國經濟也造成較大沖擊,我們正面臨嚴峻挑戰。主要是:外部需求明顯收縮,部分行業產能過剩,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城鎮失業人員增多,經濟增長下行的壓力明顯加大。”這些話都是國內民眾在日常生活中深切感受到的大實話。
            這是中國總理第三次來到達沃斯,中國總理也已經14年沒來達沃斯了。李鵬在1992年,朱?基在1995年曾來過兩次。自1979年之后的每一年,中國政府都會派出一個代表團出席達沃斯論壇,一般帶隊的是副總理級別的官員。
            
            對美國的喊話延續到了回答最后一個問題。溫家寶在回答完主持人施瓦布的問題后,主動表示要再答一個問題。
            “總理先生,您想對美國新總統奧巴馬說什么?”
            溫家寶稍作考慮,答:“中美合則兩利,斗則兩傷。中美要加強合作, 這就是我向美國新政府發出的聲音。”
            此前,奧巴馬的財長蓋特納批評中國正在“操縱”人民幣匯率。溫家寶沒有在達沃斯直接回應這個問題,而是用中國式含蓄給奧巴馬留了個“軟釘子”也留了余地。這屆論壇中,克林頓答題的智慧和溫家寶很相似:“我們離不開彼此,分手不是一個選項。”
            “嚴冬終將過去,春天就要來臨。”在演講結尾,溫家寶這句也許是雪萊詩句也許是中國俗語的話,博了個滿堂掌聲。
            
            溫家寶語
            嚴冬終將過去,春天就要來臨。
            
            訪問成果
            首個演講:發表了題為“堅定信心加強合作推動世界經濟新一輪增長”的特別致辭。全面闡述了中國對世界金融經濟形勢的看法和主張以及采取的政策舉措,表示中國完全有信心、有條件、有能力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繼續為世界經濟發展做出積極貢獻。
            
            第三站:德國
            
            結束1月28日下午的“強心針式”的演講后,溫家寶與達沃斯匆匆告辭。當晚,他沒有在達沃斯過夜,而是抓緊時間就北上訪問德國。當夜11時許,溫家寶的專機降落在柏林泰格爾機場。而他在德國逗留時間也不超過20小時。
            第二天一早8點,長條桌上,橙汁、提子、面包、黃玫瑰……
            在德國的訪問是以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共進早餐開始的。2006年5月默克爾訪華時,溫家寶曾陪她一早在北京的公園里散步,溫家寶還教默克爾玩太極柔力球。這一次,在德國總理府的9樓餐廳,默克爾指著陽臺外給溫家寶介紹柏林風光。外交有時也可以從拉家常開始。鳳凰衛視記者閭丘露薇透露,這頓早餐“吃”了一個半小時,兩國總理都拋開了稿子,推心置腹地談。
            溫家寶坦言,密切的經濟關系一直是中德雙邊關系的一個核心支柱。目前中德互為各自地區最大貿易伙伴,2008年雙邊貿易額突破千億美元。現在兩國總理坐下來一起吃早餐,用溫家寶總理的話說,是“共克時艱”。
            不僅是共進早餐,還有共進午餐以及一起參加中德經濟合作論壇,有人統計,1月29日,溫家寶和默克爾有6個小時在一起。德國媒體用這個來說明默克爾對溫總理此次訪問的重視。
            溫總理訪德期間,德國工業巨子蒂森克虜伯得到了向中國出售高速磁懸浮列車核心技術的大單;中國的三一重工計劃在科隆附近建立一個1億歐元的工廠,屆時將創造600個就業機會。《中德關于共同努力穩定世界經濟形勢的聯合聲明》旗幟鮮明地拒絕各種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這是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國對對方的承諾。
            看到德國總理府前下了一點小雪,溫家寶對默克爾說:“瑞雪兆豐年。”溫總理離開后。中國采購團將奔赴德國。
            
            溫家寶語
            不能總讓中國坐飛機、吃大豆。
            
            訪問成果
            中德聯合聲明:中德雙方發表《中德關于共同努力穩定世界經濟形勢的聯合聲明》,雙方一致認為中德作為兩個主要經濟體和出口大國,在應對當前經濟金融危機方面有著特殊的影響,中德合作具有特殊意義。
            
            第四站:歐盟總部
            
            1月29日的晚上,溫家寶依舊在趕路。在結束對德國的訪問后,他橫穿了整個德國和比利時,閃電造訪了位于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溫家寶在布魯塞爾的時間比柏林更短,也不到一天。
            如果說德國之行意在經濟,歐盟之行則是外交修復。前中國駐荷蘭大使華黎明評論溫家寶訪歐時說,此行最大的成果是把中歐之間的陰影抹去了。
            近年一直平穩的中歐關系在去年遭遇波折。去年年底,時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的法國總統薩科齊高調宣布將在中歐領導人會晤后會見達賴。中方多次耐心做法方工作,希望法方妥善處理涉藏問題,為中歐領導人會晤創造必要的條件。法方未給予積極的回應,中方不得不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中歐領導人峰會。
            1月30日,在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會晤后,溫家寶與巴羅佐共同宣布,期待今年4月舉行第二次中歐經貿高層對話,中歐領導人峰會將盡早舉行。
            現任歐盟輪值主席、捷克總理托波拉內克在巴羅佐的介紹下,專程趕赴布魯塞爾,與溫家寶總理見了一面。
            
            溫家寶語
            我們只堅持一點,那就是要互相尊重,完全平等。在這個基礎上,什么問題都可以談。
            
            訪問成果
            中歐聯合聲明:中歐發表聯合聲明強調雙方將致力于進一步發展中歐全面戰略伙伴關系,加強對話以增進互相理解,妥善處理分歧。
            
            第五站:西班牙
            
            “悠悠天宇曠,切切故鄉情。在海外的人,越到春節越是想家,我出來五六天,也有點想家。”
            大年初四(1月30日)、初五(1月31日),溫家寶來到在歐洲的倒數第二站:西班牙。
            布魯塞爾到馬德里的路要穿過整個法國,瑞士、德國、比利時、西班牙都是法國的鄰國,再加上英吉利海峽對岸的英國,溫家寶總理此次訪歐的“環法”之說不脛而走。溫家寶在回答香港媒體提問時并沒有回避“環法”說法,“我在飛機上確實把地圖仔細看了一下,我這次的訪問是繞了法國一圈。”
            溫家寶告訴香港媒體,這次沒有安排訪問法國的原因是眾所周知的,責任不在中國。但溫家寶同時強調,中法兩國業已形成的戰略伙伴關系是不可動搖的,這是中國外交的既定方針。
            在馬德里,中西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進一步深化兩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簽署了涉及金融、航空、能源、電視等多個領域的12份文件。馬德里也享受了柏林的待遇,溫家寶離開后,也給西班牙派去了一支中國采購團。
            除了經濟方面的合作,溫家寶在西班牙多有文化交流,并且收獲了兩份特殊的禮物。一是馬德里塞萬提斯學院卡夫雷爾院長贈送的“友誼與和諧”鑰匙。溫家寶在塞萬提斯學院發表了長篇演講,說到自己年輕時就讀過塞萬提斯的名著《堂吉訶德》。塞萬提斯學院相當于中國的孔子學院,在世界各地推廣西班牙語言與文化,北京有一個,以后上海也會有。
            另一件禮物更著名。1月31日,溫家寶在馬德里會見中國駐西班牙使領事館工作人員、華僑華人、留學生代表時,收到了自己的油畫肖像《依偎》。這幅畫出自西班牙薩拉曼卡大學藝術系的四川留學生徐錦晶,是根據溫總理在北川中學指揮救災時一幅新聞照片創作的。畫面中,兩個小女孩緊緊依偎在溫總理懷里。
            溫總理收到這份特殊的禮物后,當場用手機與徐錦晶通話,表達自己的謝意并給徐錦晶拜年。
            
            溫家寶語
            我經常在思考,一個民族要興旺發達,就不僅要有人腳踏實地,埋頭苦干,更要有人遙望星空,堅守精神家園。
            
            訪問成果
            中西聯合聲明:中西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西班牙王國政府關于進一步深化兩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
            
            第六站:英國
            
            2月1日早上起床時,溫家寶已經身處倫敦,他訪歐之旅的最后一站。天還未亮,溫家寶就早起在倫敦海德公園晨跑,他就問身邊的警衛員,今天的股市是多少?
            “今天是禮拜天,不開市。”警衛員說。
            其實溫總理算得挺準,2月1日是大年初七,中國春節后的上班第一天,由于8小時的時差,如果當天開市的話,溫總理起床時,中國股市差不多也快收盤了。
            “這一點說明我操心哪!”溫家寶的自我解嘲把大家逗笑了,也撩動了國內投資者的心弦。
            在英國,溫家寶整整訪問了兩天。英國首相布朗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樣,在屬于自己的私人場所――倫敦郊外白金漢郡的契克斯古堡設晚宴款待溫總理。始建于16世紀的契克斯古堡占地面積巨大,是歷屆英國首相的官方鄉間別墅。
            溫家寶與布朗發表了共同應對金融危機的聯合聲明,決定加強協調配合,共同推動4月在倫敦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達到預期目的。他還特別前往倫敦唐人街向華僑華人祝賀新年,看望部分中國駐英金融機構和企業員工,為他們克服金融危機造成的困難鼓勁加油。
            《金融時報》在2月1日爭取到難得的專訪中國總理的機會,派出以主編巴伯為首的3人采訪溫家寶。專訪的一開始,溫家寶就開誠布公地說:“我給你講的一定是真話,但是我不一定把所有話都告訴你。”他明確告訴巴伯,中國救不了資本主義。溫家寶還和巴伯提到亞當?斯密的《道德情操論》是他常看的書,并引用其中的論述表明有決心讓社會發展的成果真正分流到大眾手中。
            2月2日,劍橋的中國學子冒著10多年一遇的大雪打出“我愛寶寶”的紅色條幅歡迎溫總理,但27歲德國研究生馬丁?楊克在劍橋講堂中的咆哮與扔鞋打斷了溫家寶在800年劍橋大學的演講。這只是一個插曲,并最終通過外交手段很體面地解決了。走出去發出自己聲音顯然就要有迎接各種挑戰的心理準備,而溫家寶顯然有所準備。
            “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在雪萊的故鄉,溫家寶又一次引用了這句詩,他在歐洲以這句話始,以這句話終。
            
            溫家寶語
            如果一個社會的經濟發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眾手中,那么它在道義上將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風險的,因為它注定要威脅社會穩定。
            我們沒有拿錢往銀行里補窟窿。
            群眾是否消費,消費多少,不在口號,而在他手里有沒有錢,在于市場有沒有適銷對路的產品。
            
            訪問成果
            中英聯合聲明:中英雙方發表《中英關于加強合作積極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聯合聲明》。兩國領導人還共同見證了經貿投資、電力通信、知識產權、城市發展等領域多項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

          相關熱詞搜索:溫家寶 在歐洲 溫家寶在歐洲 國務院總理 中國主席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