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中國如何應對“鞋襲”?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恩親情 點擊:

               如何處理國際社會的期望與中國的能力與意愿之間的落差,將考驗中國的外交智慧。      作為“信心之旅”的最后一站,溫家寶總理2月2日在英國的劍橋大學演講,演講過程中遭遇抗議,一位觀眾向總理扔出一只鞋子,中央電視臺因此掐斷了直播,把鏡頭切換到北京的演播室。這個突發事件讓主持人不禁一愣,很多收看這次直播的觀眾也跟著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第二天,“鞋襲事件”的信息已經鋪天蓋地,中國外交部表明了態度之后,央視才在新聞聯播中播出了詳細畫面。盡管如此,央視的轉變仍然被看成是象征性的。
            在最初一剎那的不適應之后,新的關于這一類問題的處理理念戰勝了慣性:第二天的新聞畫面讓很多人感到親切,盡管很多人已經從互聯網上看到了相同的一幕,但對央視來說,這畢竟是非常罕見――甚至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大多數人肯定,播放較為完整的畫面――即使畫面的內容是一次抗議――是一個進步,說明新的理念獲得了良好的傳播效應。這和中國外交部在事發之后的答復以及英國政府和劍橋大學誠懇道歉一起,為總理的“信心之旅”畫上了一個有信心的句號。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教授陳志敏評價說,掐斷直播的反應并不出奇,在把握國內民眾的思想動向方面,包括央視在內的有關部門仍然有一種“縮手縮腳”的慣性。而只有克服這種慣性,才能夠形成一種健康的大國心態。
            當然,如何面對擲鞋子的人,甚至是巧妙地接住扔過來的鞋子,對中國來說,還是一個新課題。
            
            投之以運動鞋,報之以采購團
            
            沒有什么比“信心之旅”中的“信心”二字更寶貴了。在2009年的達沃斯年會上的特別致辭中,溫家寶模擬了一個西方常見的疑問:“中國經濟能不能繼續保持平穩較快發展?”然后自己回答說,“我們對此充滿信心”――也沒有什么比“信心”這兩個字更能形容中國試圖在危機中扮演的角色了。
            次貸危機以來,尤其是雷曼兄弟這樣的銀行倒閉之后,中國政府投資基金的角色開始受到關注。一開始人們只是想知道,中國因為華爾街的丑聞損失了多少,不久就發現需要重新評估一個事實:在擺脫危機方面,西方對中國――尤其是它巨大的外匯儲備和內需市場――的依賴有多大。中國公布的4萬億財政刺激方案,受到了積極和正面的評價,某種程度上加強了西方投資者和消費者對世界經濟的信心。這種信心是一邊拿著財政注資一邊給自己開高薪的華爾街銀行家所糟蹋的,也是麥道夫騙局下人人自危的美國和歐洲投資者所缺乏的。
            在達沃斯,為麻煩中的世界經濟注入信心不是容易的事。達沃斯年會被看作是全球化的里程碑。在過去的十年里,全球化帶來的經濟繁榮讓達沃斯這個瑞士小鎮獲得了風靡全球的魔力,但金融危機正讓魔力消褪。達沃斯2009年流行的一個笑話說,what is capital of Iceland? Answer: $25! (英文中capital一詞兼有“首都”和“資本”的意思,笑話翻譯過來是說,有人問冰島的首都在哪里?答者以為問的是冰島有多少資本,因為冰島政府已經在金融危機中瀕臨破產,所以對之曰25元。)全球化最知名的擁躉,《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在文章里說,因為世界是平的,遠在冰島的銀行可以以高利率吸引英國的存款,也因為世界是平的,洛杉磯的抵押貸款經紀人把錢貸給沒有還貸能力的人后,還能把這些問題貸款打包銷售給世界各地的銀行。結果次貸危機不僅搞垮了雷曼兄弟這樣的美國公司,冰島也連續有三家銀行垮臺,大量英國存款被凍結,其中有1.7億美元是英國各地的警察局的存款。
            因為美國的消費者還不起房貸,英國的警察局不得不減少周末巡查的警力:這就是全球化的現狀。用弗里德曼的話說:我們彼此相關,但無人負責。盡管仍在鼓吹全球化的麻煩需要全球化的方式解決,但在達沃斯論壇期間的專欄里,他也不得不承認,每個人都在期待奇跡,但奇跡是不存在的。
            英國《金融時報》的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說得更直接:全球化開始開倒車,達沃斯論壇不得不面對一種新的現象――去全球化。
            “達沃斯人創造的世界正開始倒退”,拉赫曼說,“國際貿易和投資不斷下滑,保護主義壁壘有所抬頭。經濟日漸萎縮,失業率逐步攀升。”這種景象恰好和過去10年的景象背道而馳。那時候,“達沃斯論壇匯聚了大企業家、金融高管和政府領袖,共同推進和慶祝全球經濟一體化。無論他們有什么商業上的競爭或政治上的分歧,出席達沃斯的代表們一致認為,只有進一步推動國際貿易和投資――簡而言之,就是全球化――才是實現和平與繁榮的正途。”
            作為全球化的受益者,在達沃斯論壇上,中國繼續堅定地表達了對全球化的支持和期望。溫家寶說:“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是當今世界發展不可阻擋的潮流,國際分工格局調整中蘊藏著新的機遇。”
            溫家寶承諾說,中國“有信心、有條件、有能力”保持經濟增長,并且推動世界經濟發展。“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和“長期趨勢”沒有改變,溫家寶對出席達沃斯論壇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工商業和其他各界精英人物――但不包括原定要出席而實際沒有出席的美國高級政府官員――說,中國經濟發展的優勢也沒有改變。他隨后強調了中國的這些優勢:“良好的物質、技術和體制基礎”、豐富、廉價而素質相對較高的勞動力資源以及穩定的金融體系,政府財政收支狀況良好,社會資金充裕。
            
            從瑞士開始,溫家寶的“信心之旅”先后造訪德國、位于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西班牙和英國,使得中國的刺激方案引人注目。英國首相布朗說,英國企業應該努力從4萬億刺激方案中獲得一杯羹。在兩國政府首腦出席的中英工商峰會上,溫家寶承諾,中國將迅即組織采購團赴歐洲采購設備、商品和技術。西諺說“等待另一鞋子落地”,意指良好的睡眠要取決于鄰居的作息。除了加強中歐政治互信,中國采購團無疑正是歐洲在“信心之旅”中一直等待的“另一只鞋子”。
            投之以鞋(運動鞋),報之以“鞋”(采購團),劍橋的鞋襲沒有影響“信心之旅”賓主盡歡的大團圓結局。如果要說有失意者,那就是法國。“信心之旅”被形容為“環法之旅”,個中原因,用溫總理的話說,是“眾所周知”的。
            
            見招拆招:應對美國的“鞋子”
            
            小布什政府的財長保爾森指責中國的高儲蓄率是引發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后不久,奧巴馬政府的準財長蓋特納也言辭激烈地指責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對中美合作期望甚高的人們感受到了巨大的失望。英國《經濟學人》的文章說,在中美經濟關系中制造緊張氣氛完全是不合時宜的。
            當流動性不足考驗著歐美金融體系的重建步伐時,中國的外匯儲備開始頻頻受到關注。由于持有大量美國國債(數千億美元),中國已經超過日本,成了美國政府最大的債主。奧巴馬當選之后和就職之前的這段時間里,金融界普遍猜測,奧巴馬上臺之后還將大規模發行國債,以刺激美國經濟的增長,中國仍是最重要的潛在買家,這將推動中美兩國在對抗金融危機方面進行更深入和緊密的合作,并影響到奧巴馬政府的對華政策。但出人意料的是,利好尚未變現,保爾森和蓋特納卻先后擲來了兩雙大號“球鞋”。
            保爾森的邏輯是這樣的,中國的高儲蓄率導致了國際貿易不平衡,產生大量外貿結余,也即外匯儲備,這些儲備被用于購買美國國債等盈利預期穩定的美元金融產品,美國國內的流動性只有通過金融創新,尋找風險更高的投資品,由此誘發了金融危機。
            此言一出,中國嘩然,保爾森的言論有推卸美國政府在金融領域監管不力的責任的嫌疑,也傷害了債權人的經濟自尊心,因此被中國央行形容為“強盜邏輯”。
            
            而奧巴馬提名的財長蓋特納在回答參議院質詢時指責中國“操縱匯率”,是更加嚴重的說法。如果美國財政部正式將中國列入“操縱匯率國家”名單,根據美國貿易法的要求,美國財政部就需要和北京就匯率政策進行正式談判,甚至引發報復性的貿易戰。
            央行和商務部隨后出面反駁蓋特納的說法。央行副行長蘇寧說,這是誤導對金融危機成因的分析。商務部則說,中國不會依靠人民幣貶值來支持出口。在匯率問題上對中國進行毫無根據的指責只會助長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對找到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沒有任何幫助。
            溫家寶也在達沃斯年會的特別致辭中說,國際金融危機的原因主要是“有關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不當、長期低儲蓄高消費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以及忽視了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所致。盡管4天之后在接受《金融時報》的采訪時,溫家寶沒有更多地談到這個問題,只是希望這家英國報紙“傳遞一個信息”,希望和美國“加強合作,共同應付危機”,但達沃斯上的這番話普遍被看作是對美國的不點名的批評。
            對隨著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憂心并非空穴來風。奧巴馬上臺伊始,眾議院通過的8190億美元的新經濟刺激方案時,加入了“獲得政府資金援助的建設項目必須全部使用美國產鋼鐵產品”等所謂“購買美國貨”條款。
            財政刺激計劃的資金來源完全是本國國民繳納的稅收,但刺激計劃中的本國稅收會因為國際采購而用于刺激其他國家的生產。這是財政刺激計劃往往引起貿易保護主義情緒的根源。
            正如中國鋼鐵企業擔心因“購買美國貨”失去美國市場一樣,渴望從中國的財政刺激計劃中獲得訂單的美國企業擔心,“購買美國貨”可能引起中國的貿易報復,影響它們在中國的銷售業績。這最終也會影響到美國的就業。
            而在參議院通過的經濟刺激計劃中,“購買美國貨”條款加上了“履行WTO框架內的美國義務”等限定語。但美國國內對財政刺激計劃應該優先使用本國產品、雇用本國職員的呼聲仍不絕于耳。
            對美國國會里的貿易保護主義潮流,中國保持了克制和謹慎的觀察姿態。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政府仍然在等待奧巴馬政府盡早明確國內經濟政策和對華關系的框架。溫家寶說,“最終起決定作用仍然是美國政府的決策”。
            陳志敏說,希拉里將在月底訪華期間討論相關議題,而4月份,胡錦濤和奧巴馬在20國集團會議期間的會面,也將有利于中國和奧巴馬政府加深了解。陳志敏預計,通過這些接觸,奧巴馬政府的對華關系框架將逐漸明確。
            
            中國能拯救資本主義嗎?
            
            “中國拯救資本主義”出自英國《金融時報》的主編里昂內爾?巴伯之口,但作為一個話題,在金融危機爆發以后流傳已久。溫家寶對此的回答是:我不這么看。我頭腦很清醒。
            美國式資本主義在危機中飽受質疑,因為這個原因,新任的美國貿易代表沒有去參加達沃斯年會。當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其他理想的替代方案。“沒有跡象表明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上海交通大學政治學院院長胡偉教授說,美國在危機中表現出了強大的調整能力。
            對中國許多研究者來說,“中國拯救資本主義”僅僅是一個社交場上的小笑話。
            胡偉說,中國應該正確地評價自己,不要做暴發戶,也不要做既定秩序的挑戰者。陳志敏認為,“真正有價值的問題是,中國怎樣做才幫助世界走出危機。”
            越來越多的人要求中國承擔更多的責任,金融危機之后,“中國責任論”的論調之一是中國應該動用外匯儲備充實IMF(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資本,中國對此的回復是重申了鄧小平的著名觀點:“把中國的事情辦好,就是對人類最大的貢獻。”鄧小平生前多次闡述過:如果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國能夠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就是對人類最大的貢獻。
            鄧小平也為中國外交制定的原則――“韜光養晦、有所作為”。胡偉認為,這一原則將繼續指導中國的外交。但對何為“有所作為”,會有不同的理解,“中國不能不對其他國家的期待有所回應。”
            對中國領導人來說,最主要的任務仍然是中國國內的經濟發展。中國社科院世界政治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逸舟說,國際社會現在對于中國的成就非常認可,但是對于中國的問題和不足之處認識得不夠。如何處理國際社會的期望與中國的現實之間的落差,將考驗中國的外交智慧。
            當然,問題是兩方面的。王逸舟說,作為一個大國,中國還沒有做好“有所作為”的思想準備。
            中國正在開展“正月外交”。總理溫家寶3日從歐洲回到北京,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就于8日訪問拉美五國和馬耳他,兩天后,國家主席胡錦濤將訪問沙特和非洲四國。經濟危機仍將是這些外交活動的重要主題。這些外交活動將進一步塑造中國在危機中扮演的角色,胡偉說,關鍵是中國要懂得國際需求是什么。■

          相關熱詞搜索:中國 如何應對 鞋襲 中國如何應對“鞋襲”? 全球化與鞋襲 布什被扔鞋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