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新加坡“開國庫”的啟示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感恩親情 點擊:

               新加坡向來不信西方“福利社會”這一套,強調的是使國民具備生活技能,以期自力更生。      新加坡的年度財政預算案,通常在春節后公布,今年不僅提前到1月22日農歷新年前出爐,而且作出“非比尋常”的宣布:推出高達205億新元――建國44年來最巨額的預算、赤字高達85億新元,更首次動用國家儲備金中的49億新元,作為預算案中的部分資金。
            說它“非比尋常”,是因為這是新加坡第一回打開國庫動用儲備金。目前世界各國正處在金融危機的風口浪尖,新加坡此舉勢必廣受關注,大家都想看看它有何應對危機的錦囊妙計。另外,這項預算案的性質特殊,也引起學者的研究興趣。馬來西亞一學者就以“苦民所苦,有遠見,惠民”,來概括形容這一預算案的精神。
            新加坡向來不信西方“福利社會”這一套,強調的是使國民具備生活技能,自力更生,因此在遭遇金融海嘯沖擊的當口,也仍然秉承基本原則,預算案配套除了“應急”,重點還是放在增強長遠競爭力這一目標。
            依筆者之見,新加坡今年的預算案,基本精神有幾點值得關注。
            一是未雨綢繆。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來,一方面積極開拓國家財富資源,使國庫逐年充裕,另一方面實行公積金制度,從“國”與“民”兩個層面,雙管齊下積累資金,國庫經過數十年擴充,其間雖經歷1985年經濟危機、1997年東亞金融風暴,并未動用一分一毫,這在當年還被一些人批評為“守財”,實則因為情況還未糟到必須“開庫取銀”之地步,今年金融海嘯席卷全球,這回新加坡政府迅速果斷,撥出部分儲備金緩解困局,正是未雨綢繆的結果。
            二是量入為出。傳統的華人家庭,持家必然遵循“量入為出”的古訓,這種做法雖保守卻穩妥,新加坡的謹慎財政方針,大體上也是這個原則。這些年來,西方國家“鼓勵開拓、花未來錢”的消費習慣,制造了虛幻的繁榮景象,如今卻泡沫破裂殃及全球,看來“適度保守,謹慎理財”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在非常時期,國富才能堅守國家尊嚴,看看冰島政府,不就因為理財不當而“病倒”了?
            三是面面俱到。新加坡預算案五個重點:與企業分擔成本保住飯碗、與銀行分擔貸款風險、多項稅務優惠政策、給予家庭經濟援助、投入資金發展一級基礎設施,打造未來家園。從關注面看,公司、個人、家庭、未來,方方面面都沒有忽略。
            四是對癥下藥。表面上解讀資金流向,似乎偏袒企業,其實“救企業保工作”,正是“治療方案”的關鍵所在。以前的經濟危機是“職工買單救企業”,這次則是國庫掏錢作為雇傭補貼,協助企業降低成本。
            新加坡1991年實行民選總統制,目標之一是給國庫設置多一把鑰匙,以便嚴加看管國家儲備,這回新加坡總統第一次掏出由他保管的第二把鑰匙開啟國庫,最大的意義在于新加坡因此不必向外舉債,一些國家如西班牙、俄羅斯、希臘和葡萄牙,就因向外舉債使得國家主權信貸評級被降低。
            對新加坡來說,開國庫是萬不得已,它可不像阿里巴巴“芝麻開門”那樣,要什么有什么那般神奇,國庫更不是隨時打開便取之不盡的“百寶箱”,而是國家人民艱苦奮斗的“撲滿”,所以必須嚴格遵守“三不原則”,即:不能用作社會福利、不能用以推行永久性計劃、不能作為非緊急用途。
            從政治學的角度分析,新加坡向來予人“大政府、小社會”印象,高效率的強勢政府在危機時刻,所表現的果斷和效率相對明顯,制定政策當機立斷,推行措施雷厲風行,通過有效且多方面的政治溝通,也免去無休止的口舌之爭和干擾正常生活的街頭抗爭。
            新加坡的“勞資政鐵三角”關系,呈現一個等邊三角形,居上方的是政府,左右兩邊是勞方與資方,三方由直線聯系,緊密相扣毫不曲折,這是新加坡的一大特色。
            政府“居高”的模式,表面看是強調政府權威,實則這并非權力的爭奪,而是有其現實的意義,若政府權威不足,在勞方資方矛盾激化之時,必然無法扮演公正有效的協調與仲裁角色。這次新加坡政府“開庫放水”的做法,則已超越“協調與仲裁”,而達到“排憂解難”的高度。■

          相關熱詞搜索:新加坡 開國 啟示 新加坡“開國庫”的啟示 開國庫拯救兩銀行 慎重考慮才批準開國庫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