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透析“周海濱轉會事件”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短文摘抄 點擊:

               周海濱成功加盟埃因霍溫俱樂部,對中國足球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這也是中國球員邁向自由轉會的重要一步。而且,周海濱成功轉會直擊中國足球轉會制度的要害,很有可能讓過去那種不合理的“包身制”徹底滅亡。
            北京時間2月11日,踏上歐羅巴熱土的中國球星周海濱正式披上了荷蘭埃因霍溫足球俱樂部的19號戰袍,并受到中荷兩國媒體和球迷前所未有的關注。作為中國球員,他并非到歐洲五大聯賽踢球的第一人,也不是加盟埃因霍溫的第一人,然而他卻是中國體育史上第一個利用國際慣例,公然挑戰中國體育舊有制度的運動員――多年來一直禁錮著中國球員自由轉會的中超轉會規定,竟在一夜之間被這個80后的青年顛覆,所以說2009年“周海濱轉會事件”是注定要寫進中國足球的歷史的。
            
            終結“一邊倒”
            
            瞞著俱樂部,瞞著隊友,也瞞著中國足協,在沒有支付俱樂部一分錢轉會費的情況下,周海濱成功地以自由球員身份轉會到荷蘭埃因霍溫隊,這給中國足球實實在在地上了一課。
            放眼中國足壇,球員對“自由轉會”的抗爭,屢見不鮮,甚至在中甲球隊也出現過。比如,2007年初,河南建業隊5位隊員為了爭取更好的工作合同而罷訓,然而在中國足協制訂的“霸王”條款之下,最后以球員接受處罰、恢復訓練而告終。
            在任何一個行業,出現勞資糾紛都很正常,但像中國足球這樣“一邊倒”全都以勞方失敗告終的現象卻令人深思。追根溯源,還在于中國足協制定的土政策。按照中國足協的轉會規定,中國職業球員與原國內俱樂部合同到期后,即便未與原俱樂部簽訂新工作合同,30個月以內的所有權仍隸屬原俱樂部或者所在地會員協會。也就是說,即便是已經被原俱樂部拒絕續簽合同,但球員不經同意仍不能代表其他俱樂部踢球。
            職業球員原本就是吃青春飯的,職業生涯最多也就是十幾年時間,用30個月的時間換取自由身,這個代價幾乎是任何人都不敢付出的。“別說30個月,就是3個月,不系統訓練,不打正式比賽,狀態就大受影響了。如果真是30個月不打比賽,就算到時候能自由轉會了,誰還要啊?都已經成廢人了。”一位曾經與俱樂部有矛盾的隊員在解釋自己為何妥協時如是說。也正是“30個月保護期”這個土政策給了俱樂部尚方寶劍,令球員在同俱樂部的博弈中處于絕對弱勢地位。
            然而,土政策畢竟是土政策,這其中的“霸王條款”只能限制中國球員在國內的轉會,卻限制不了中國球員走向國際賽場。因為在國際足聯的《球員身份與轉會規則》中有明確規定:“一名職業運動員在與其現簽約的俱樂部的合同結束、或將在6個月內到期的前提下,可以自由地與另一家俱樂部簽約。”這是國際足聯給予世界各地球員的“尚方寶劍”。
            當年,國際足聯這項保護球員利益條款的誕生是因為一位歐洲球員讓?馬克?博斯曼的不懈努力。博斯曼曾是比利時乙級聯賽列日隊的一名普通隊員。1990年合同到期時,他打算轉會到法國的敦刻爾克隊,但敦刻爾克隊給不出列日隊所需的轉會費,所以未被放行。由于博斯曼不再是列日隊球員,而且又無法去別的俱樂部踢球,為此收入大為減少,職業生涯也很快走到了盡頭。面對這種不公平的遭遇,博斯曼將列日隊告上法庭。經過長期艱苦的訴訟,博斯曼最終贏得官司。1995年12月15日歐盟法院裁決:博斯曼及歐盟的所有球員在合約期滿后,可在歐盟成員國內自由轉會。這就是國際足壇赫赫有名的博斯曼法案,原本不知名的歐洲三流球員博斯曼也因此被寫入世界足壇的歷史。
            依靠博斯曼法則,周海濱成為了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中國球員,他成了中國的博斯曼。2009年春節期間,他自做主張,和經紀人羅曼一起秘密與埃因霍溫俱樂部簽約,而且這一切中國足協、山東魯能俱樂部、國內媒體和球迷均不知情。直到2月6日周海濱在上海召開新聞發布會時,相關方面這才“醒”過來:原來周海濱真的要走了,而且任何土政策也阻擋不了……
            應該說,周海濱自由轉會成功,暴露出中國足球“土政策”的落伍和故步自封。其實媒體早就透露周海濱要挑戰中國足協和俱樂部的權威去國外踢球的消息,足協和俱樂部卻反應遲鈍,一直無動于衷不去補救,想當然地以為自有“土政策”在手,不行就用不給開國際轉會證明相要挾,看你能跳出我的手掌心。如今,中國足協和山東魯能俱樂部才明白,“土政策”要挾完全是徒勞的,因為按照國際慣例,你足協不給開轉會證明,周海濱還可以請求國際足聯開轉會證明,周海濱的轉會完全符合國際足聯的相關規定。
            
            向他致敬
            
            
            “周海濱轉會”事件是近年來中國足球難得一見的“閃光點”,除了讓沉寂已久的媒體找到了興奮點之外,更主要的是在中國足壇引發了劇烈震蕩。“自由轉會”一直就是球員中的熱議話題,媒體上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引起球員的普遍關注。這一次,周海濱自然成了眾人心目中的英雄和羨慕的對象。“周海濱確實讓人羨慕,也讓我們感激。希望經過這一事件后,中國足協能盡快實行自由轉會,這樣我們球員的利益就有了更充分的保障。”一位隊員的話說出了無數中國球員的心聲。
            中國聯賽歷史上不乏因為“限制30個月”的規則而跟俱樂部鬧翻的先例,早的如鄧樂軍一怒之下從山東魯能退役,30個月后才恢復自由身,但那時他已經無心戀戰綠茵場,轉向高爾夫球;近的也有張效瑞,因為與俱樂部的糾紛遠走津門,如今只能在乙級聯賽棲身。還有知名球員陳濤,多年前他也曾為自由身而戰斗過。當年陳濤、張烈等幾名沈陽球員就曾被俱樂部開出了“5年+低薪”的合同,陳濤等球員一度拒絕簽約,但最終無球可踢的悲慘處境迫使陳濤選擇了妥協,簽下了這份相當于賣身契的合約,而幾名拒不妥協的隊友則最終無法轉會,被迫選擇退役。面對無視球員利益的土政策,甚至連郝海東也發出了“中國球員地位不如民工”的憤慨,遙想當年,烏拉圭的佩納羅爾還曾看上當時效力于八一的郝海東,郝海東正是因此中國轉會政策的禁錮錯失了留洋的最好機會,那時候中國球員尚不知留洋是什么滋味。
            如今,周海濱敢為天下先,勇敢挑戰俱樂部和中國足協的權威,為此在中國球員間贏得了無數掌聲和贊譽聲。其實,在中超踢球,每個球員都希望擺脫“包身工”的命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有這份勇氣面對種種風險和麻煩。因為大家都明白,在俱樂部和中國足協面前,一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此事一旦運作失敗,被俱樂部徹底封殺的命運顯而易見。想想當年徐明的那句“想廢誰就廢誰”,在中超這個江湖,被這種“淫威”所震懾的球員占了絕大多數。正因為如此,周海濱面對魯能這樣的豪門,敢于邁出這一步,勇氣可嘉。
            也有人認為,周海濱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對不起精心培養他的山東魯能俱樂部,對不起山東球迷對他的厚愛,于法可取,于情不容。的確,在“叛逃”事件發生之后,周海濱首先面臨的就是道德的大棒,他在接受采訪時,曾親口對筆者說:“我畢竟是魯能培養的,我對俱樂部很有感情,而且我在魯能過得很好,但是留洋一直是我的夢想,我還是很想抓住。當然,在情面上,我確實做得有些過了……”少年成名、冠軍頭銜、百萬元以上的年薪,還有后來俱樂部和國家隊隊長袖標,魯能俱樂部和中國足球給了他這個年齡的中國球員所能得到的一切。在俱樂部看來,如果周海濱敢藐視這一切,那么他就必須背負上忘恩負義、背信棄義等譴責。但魯能忽視了一點:作為一個普通勞動者,周海濱完全應該享有平等的勞動權利和最起碼的尊重。
            回歸事情的本來面目,“叛逃”原本也無關乎道德。周海濱在山東俱樂部和國家隊所得到的一切,也是憑實力和表現贏得的,并非魯能對他的恩賜。“叛逃”不過是他在提升自己、實現更高價值的強烈愿望下的正常選擇,只不過在我們的傳統思維方式下,在土政策的“威權”下,才顯得不正常罷了。從整個事件的歷史意義上分析,“周海濱轉會”給中國球員的轉會制度也必將帶來一場根本性的革命,而且我們有理由相信,日后無數中國球員都會記住并感激周海濱的。
            
            新政呼之欲出
            
            周海濱成功加盟埃因霍溫俱樂部,對中國足球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這也是中國球員邁向自由轉會的重要一步。而且,周海濱成功轉會直擊中國足球轉會制度的要害,很有可能讓過去那種不合理的“包身制”徹底滅亡。
            周海濱的自由轉會無疑讓國內球員看到了重獲自由的曙光,如果各俱樂部不及時調整目前的合同,繼續以短期合同為主,那么球員很有可能在合同到期后以自由之身轉會。俱樂部不僅無法阻止,而且一分錢都拿不到。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只有國際轉會才能讓中國球員享受自由之身,但很多球員已經想出了“曲線救國”之策。只要利用國際自由轉會規則,讓自己“出口轉內銷”,國內俱樂部同樣可以受益于自由轉會,從中避免高額的轉會費。以400萬元身價轉會到天津的王新欣為例,其實他與遼足的合同已經到期,是一名自由球員。按照國內轉會規矩,天津俱樂部必須支付給遼足一大筆轉會費。但如果天津方面可以找到一家合適的國外俱樂部,按照國際足聯的自由轉會規則簽下王新欣,隨后再以零身價將其轉會到天津,那么就可以因此省去400萬元的高價了。
            如此推廣開來,那么國內轉會市場也不存在所謂的包身限制,一切球員都可以享受到自由轉會的政策,那么俱樂部對球員的控制和所謂30個月所有權的枷鎖也將不復存在。這必然會引起中國足球轉會制度的深刻變革,很多人認為,自由轉會制度將迫使俱樂部和隊員簽署長期工作合同,這樣球員的利益能得到保證,他們也不會再鋌而走險去參與賭球和踢假球。
            在“周海濱轉會”事件的影響下,日前中國足協已經開始積極考慮轉會制度改革問題。2月12日,在中國足協召開的2009賽季中超俱樂部峰會上,“自由轉會制度”便成為熱議的焦點。對于新的轉會制度何時出臺,是否全面實施與國際接軌的自由轉會制,足協表示,還要在各俱樂部和地方足協進行廣泛的調研之后再作定奪。不過,種種跡象已經表明,轉會新政呼之欲出。
            在峰會上,已有俱樂部老總毫不客氣地指責足協。比如周海濱事件,利益受損的山東魯能要怨只能怨中國足協,這么多年來明知道國際足聯的轉會規定,卻在國內弄了一套不倫不類的轉會制度,在國內和稀泥。
            據記者了解,這些年國內球員的合同絕大部分都是一年一簽,除了一些核心球員外,其他球員每到年關就戰戰兢兢,生怕自己被裁。在國外,球員合同期滿后俱樂部不續約,球員可以自由另找出路。但是在國內,即使合同已經過期了,球員還得看老板的臉色――好一點的老板,可以少要,甚至不要轉會費。但是如果你不幸遇到了一個不好說話的俱樂部,就只能自祈多福了。
            現在情況可不一樣了,先是亞足聯在2009年推行了“3+1”外援政策(比賽中可以同時上4名外援,但其中必須有1人為來自亞足聯會員協會的注冊球員),韓國俱樂部敏銳地發現了中國球員合同上的“漏洞”,李瑋峰、馮蕭霆這樣的中國球員因此變得“物美價廉”,再加上如今的“周海濱強行轉會”事件,事實證明,中國足協的轉會條文已經是廢紙一張,這在種情況下,改革是必需的。
            目前,明眼人已經發現了一個有趣的變化:作為“轉會事件”的另一主角,山東魯能俱樂部從最初的“怒斥”突然變成發表聲明表示支持,這180度的態度大轉變究竟是為什么呢?誰都明白,中國足協是沒法與國際足聯交涉和抗衡的。“周海濱轉會事件”后,也許會有更多俱樂部冷靜地看待和分析中國球員的自由轉會問題。

          相關熱詞搜索: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