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5f77"><dfn id="p5f77"><mark id="p5f77"></mark></dfn></sub>

      <sub id="p5f77"><delect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delect></sub>

      <sub id="p5f77"><dfn id="p5f77"><ins id="p5f77"></ins></dfn></sub><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sub id="p5f77"><var id="p5f77"><output id="p5f77"></output></var></sub>

      <sub id="p5f77"></sub>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sub id="p5f77"><var id="p5f77"></var></sub>

          <address id="p5f77"></address><address id="p5f77"><listing id="p5f77"></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5f77"><dfn id="p5f77"></dfn></address>
          <thead id="p5f77"><var id="p5f77"><ins id="p5f77"></ins></var></thead>

          惡所和游女

          發布時間:2020-04-11 來源: 短文摘抄 點擊:

            古代的日本,真的有過激情燃燒的歲月,只問性情,不問身份,對游女的歧視最少。      《極樂惡所――日本社會的風月演化》出版之日,作者沖浦和光算來已是壽登耄耋,所以風月文章寫得并不香艷,反而有點枯燥,但十分有料。
            《極樂惡所》并不是一般地談論風月,它是一部歷史讀物,專寫日本惡所的歷史。
            “惡所”用現代漢語說,大概就是不良場所的意思。它在日本歷史上專指以風化區、下等娛樂表演區為中心的熱鬧區域,和老上海的四馬路加大世界約略相類。以世界眼光看,荷蘭阿姆斯特丹以櫥窗女郎街和情趣用品店著稱的舊教堂區可以看成今日歐洲的惡所。
            從普通讀者的閱讀興趣出發,我覺得這本書里很多日本風俗史上的名詞很好玩。比如惡所、鬧區、盛場、游女、游里、芝居町……
            游女其實就是賣春婦。游女開始漂泊無歸,后來有了居所,稱作游廊,稱作游里,稱作游郭,不過游字不替。“游女”一詞語義婉轉,很有禮貌,就稱呼而言,不像常人口中的“娼妓”那么粗魯,也不像美國女權分子杜撰的“性工作者”那么執拗。臺灣旅滬畫家鄭在東曾經創作“上海游女”系列,題關風月,但意象清潔。如同沖浦和光寫作青樓百事,絕無當下媒體、網絡文字的輕佻。
            過去常有人做“東西方文化比較”一類大題目,把亞洲――至少是東亞――扯在一起。讀過《極樂惡所》,會建立比較可靠的常識,了解日本和中國歷史上的性制度和性觀念差距之大,遠過于地理上的一衣帶水。
            安土桃山時代以上的日本,既不同于歐洲的一夫多妻制,也不同于儒教中國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它的婚姻制度相當松散,性觀念非常奇特。那時候的日本,泛靈論的思想深入人心,萬物皆賦神靈。性愛成為神奇的行為,沒有穢亂,只有奇妙。傳說中的日本大神夫婦第一次相見,擁有“雄元”和“雌元”的男女大神“遂將交合,而不知其術”,于是“時有??飛來搖其首尾。二神見而學之,即得交道”。??是日本的靈鳥。靈鳥報春,不報四季之春,只報交合之春。領導神交的報春??比中國的報春飛燕實用多了。
            同樣,近世之前的日本游女,雖執賤業,卻也有通靈的神秘。她們常常依靠色藝的神通,結交王侯將相,成為貴族法皇的專寵,完全跨越了等級的限制。古代的日本,真的有過激情燃燒的歲月,只問性情,不問身份,對游女的歧視最少。一千年前平安時代的作家寫《游女記》,措辭高尚,態度誠懇:游女“皆為俱尸羅(印度的黑色杜鵑,啼聲清美)轉生、衣通姬(允恭天皇的女兒,身射艷光)再世。上自卿相、下及黎庶,無不接以床笫、施以慈愛。且多有為人妻妾,至身歿得寵。雖賢人君子,難免此行矣”。
            作者說他反復閱讀《游女記》,“始終看不見對于顯貴與游女之交有任何道德上的非難,毋寧說,越是精讀此書,令我越發感覺作者對于與絕世游女談情說愛表現出艷羨之情”。此情只待東土有,國中哪得幾回聞。
            日本史書明確記載來自江口的游女丹波與伊賀先后做了后白河法皇(退休天皇)和后鳥羽天皇的寵姬,并獲賜“局”的頭銜,尊為“丹波局”和“伊賀局”。中國時下流行的警匪電視劇見到警察局長不叫“局長”只叫“局”,諸如“張局”、“李局”。在古代日本,遇到“丹波局”、“伊賀局”千萬不要搞錯,誤認她們是警界英雌。按照中國電視劇的邏輯,她們是“張局”、“李局”的打擊對象,或者在成局以后,是“張局”、“李局”的諂媚對象。
            中國歷史上沒有類似皇上敬重寵愛游女的事例。清朝同治皇帝微服出游,嫖娼后患(性?)病而亡,朝廷的文件說他死于天花,是不是說天子尋芳,死于太花?
            即便進入民智漸開的近代社會,靈怪故事不再盛行,日本社會仍然對游女有很高的贊譽。18世紀初葉的日本學者寫下“地女(良家婦女)之戀路淺薄,色里之戀路深邃”這樣的名句。中國人要到兩百年后,才由現代文人林語堂說出同樣意思的話。■

          相關熱詞搜索: 惡所和游女 炮游女 女游網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ana888.com.cn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